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高新:解聘司马南,打脸习近平!



上个周末,海外一则题为“人大师生强烈抗议,司马南成最短命教授”的新闻内容被中共官方媒体间接证实。该新闻的主要内容是: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通过官网发布一则《情况说明》,内容如下:鉴于6月21日学院在向有关专家颁发聘书一事上存在着程序瑕疵,为保障学术的严肃性,进一步规范兼职教师的聘用制度,经研究决定重新审核兼职教师资格,收回聘书。
这份盖有人大继续教育学院公章的《情况说明》还表示,今后该学院将严格按照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客座教授的聘任管理办法,做好相关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人大继续教育学院高端培训(非学历)办公室工作人员证实,上述《情况说明》所指的是在6月21日上午人大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院揭牌仪式上向包括司马南在内的多名专家学者颁发特聘教授聘书一事。

据人民网书画频道报道,6月21日上午,人大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院揭牌仪式在北京举行。著名学者司马南,中国画研究院名誉院长张道兴先生分别致辞。
6月22日,司马南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展示了一封来自人大继续教育学院的聘书。

该聘书内容显示为,“兹聘请司马南先生为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院特聘教授,聘期三年。”落款日期为2017年6月20日,并附有人大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李海彬的签名。

司马南获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消息传出后,不少中国人民大学师生和校友随即在互联网发声反对,认为社会舆论对司马南严重负面,指司马南“是中国几千年来恶劣文人的代表”。坚决反对聘司马南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网上甚至有校友不仅抗议中国人民大学聘司马南为教授,还称要让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李海彬递交辞职书,向校友谢罪。
有一人大网友说:“聘请政治流氓当教授,足见大学沦落!还好及时收回聘书。〞;〝人民大学确实该反省一下,司马南这个人政治立场不明,曾力挺薄熙来等江派人马!〞;〝存在着程序瑕疵被收回聘书只是藉口吧,我看司马南被闪电解聘,很可能是因他的江派政治背景。〞
而依笔者之见,如果说中共党内至今还有所谓“派系”划分的话,司马南无疑是“习派”政治背景更浓一些。
习近平成为“伟大领袖毛主席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之后,中国大陆的左派网站上特别开辟专栏介绍习仲勋从中共建国之初到八十年代末期几十年之间的陆续发表过的对毛泽东本人和毛泽东思想的极高评价。
报道中引述习近平的话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韶山的骄傲,湖南的骄傲,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知青出身的习近平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在毛泽东思想教育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今天我们对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最好的纪念,就是继承好、发扬好他们开创的伟大事业,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乌有之乡网站当时据此发表据说是司马南以笔名发表的文章欢呼说,习近平上韶山表明党中央坚持捍卫毛泽东主席的地位,坚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中国共产党人决不重蹈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上世纪自我否定历史、“挖祖坟”进而自我毁灭的覆辙。
笔者曾经在本专栏刊有一篇《司马南从薄熙来知己到习近平知音》,文中揭露说如今的司马南在习近平把毛泽东的罪恶说成所谓“探索性失误”的之后,就日夜期待着习近平政权有朝一日会用一纸新的文件,对邓小平领导下制定的那份对“文革”基本上是全面否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进行纠偏。
当时有一家中方发媒体报道司马南对习近平“最近指示”十分兴奋,说是“中共对文革有新表述”。
该报道中说:尽管中共高层极少在公开场合谈及文革,但司马南认为“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文革其实是有说法的”。他所指的“说法”,主要是习近平曾多次在讲话中提到的“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也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司马南指出,新中国前后三十年都有重要的历史经验需要总结,习近平所说的“探索性失误”很好的将历史统一了起来,这种“微妙的做了回应的回应”,与邓小平的理论一脉相承。他认为,如果中共中央出台关于文革的“3号文件”,习近平这种对文革的认识会是主基调。
司马南声称:“有人用‘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不叫反思,而是反攻倒算”。假如诞生一部新的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话,"关于毛泽东的错误"会有怎样的评价?又怎样评价关于文化革命这一段历史?是维持原来的说法呢?还是会有一些新的说法?我倾向于认为,会有一些新说法的。
司马南还说:对于毛泽东的错误问题,习近平十八大接任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之后,有一个新说法。他讲,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平常,事实上很重要。它表明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建国之后全部历史一个总的态度。这个很著名的论断建立在前后30年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这个基础之上。
习近平原话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
司马南当时还不厌其烦地详细解释说:由于主观认识上的局限性,由于在中国这样的国情之下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是一件没有经验可以参介的事情,社会主义本身在人类历史上也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遵循和借鉴,一切都在摸索前进,所以邓小平讲过摸着石头过河, 既然摸,就有可能摸错, 如果摸了就不错,那就不叫摸了。所以,失误是避免不了的,这种失误叫"探索性的失误"。探索性失误的本质特征是,主观上并不想错,但是客观上却导致了错误,这种错误不是谁故意要去犯的,也不是什么道德人格所导致的,尽管这种错误本身与具体制度不能说没有关系,但不是什么根本制度问题,不是由根本政治制度所导致和派生的。
综上所述,自称体制之外,喜欢打“民间”旗号的司马南应该是中国大陆“民间”里对习近平的政治用心理解最为准确,最为到位的一个。说他是习近平在“民间”的政治知音非常贴切。现如今,中国人民大学校方迫于舆论,特别是校内师生们的压力,将司马南捧在手里才二十四个小时的教授聘书宣布作废,司马南本人情何以堪事小,总书记如果过问下来,有它人民大学校方吃罪不起的时候!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