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两点心、方然:袁奉初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及坐牢纪实



袁奉初,原名袁兵,湖北赤壁人,一个80后青年,是人称的“赤壁五君子”之一。由于受家庭影响,他从小崇敬孙中山,接受了三民主义思想。当他看到当今社会的腐败与黑暗,就立志要改变中国,完成孙中山未完成的事业。面对被盗国贼日益破碎的山河,袁奉初认为台湾的民国为大陆走出黑暗指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因此,怀揣“救国救民、光复民国”的袁奉初开始奔走全国各地,广结仁人志士,一起追求民主自由!

在2012年南方街头运动兴起之后,袁奉初立即来到广州加入其中。在广州袁奉初结识了郭飞雄,他是南方街头运动的重要参与者和领导者之一,在南方公民圈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南方街头运动是指在广州、深圳等城市以举牌抗议为形式的民众运动,发端于经常在广州黄花岗烈士陵园聚会的民主圈。黄花岗烈士的精神激烈着王爱忠、欧荣贵、杨崇等人勇敢的“从网络到广场”。这种新兴民主运动的兴起,与以往的维权运动、群体性事件有着本质区别,它是纯粹的政治诉求,而以往的从根本上讲都是利益诉求。南方街头运动的意义在于,它是自六四以来,民间第一次敢于在公共场所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对中共提出不满;它让百姓及世界看到在中国一派和谐之下掩盖的民众不满,是沸腾的锅冲开锅盖冒出的气泡;它勇敢的撒开了中共重重黑幕的一角,让人们看到了一丝光明,鼓舞了更多的人开始走进现实反抗中共的残暴统治,引发了后来各种民主运动的兴起,从而使大陆的民主运动进入一个活跃期。

2013年元月发生南方周末事件,郭飞雄积极组织人员声援南周编辑,袁奉初与刘远东、野渡、袁小华等人积极参与了这次活动,表达了对中共干涉新闻自由的不满以及对新闻记者的支持!

2013年2月袁奉初与徐琳、刘远东、郭春平、成秋波、孙德胜、黄敏鹏等人在广州市街头抗议北韩核爆被行政拘留7日。

2013年4月16-18日袁奉初与郭飞雄、孙德胜等人联手武汉、岳阳、长沙、株洲、衡阳、广州、深圳、东莞等地网友进行“八城快闪”活动,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要求官员公布财产。

2013年5月25日,袁奉初参与黄文勋“光明中国行”活动,与袁小华、陈剑雄、李银莉等人在赤壁一同被捕,自此袁奉初开始了自己的牢狱之灾!

起初,国保以袁奉初、袁小华、黄文勋、陈剑雄等人“非法集会”为由,将他们行政拘留15天。在赤壁拘留所关押三天之后,国保将袁奉初羁押到咸宁拘留所。在咸宁拘留所,袁奉初被严管,不准放风,不能洗澡。当时正值炎热的夏季,蚊虫叮咬,使他彻夜难眠。

十天后,袁奉初以“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在转送赤壁看守所的前一天,咸宁拘留所的工作人员,通知袁奉初家人缴纳了760元生活费。众所周知,狱中的生活是艰苦的,每天二两米饭配水煮南瓜,一天竟然收76元。面对被逮捕的正义人士,面对其家人的伤心悲痛,党国的公仆不但麻木不仁,而且竟然还做出这样毫无人道的违法行为,真是丧尽天良。

在转到赤壁看守所后,由于袁奉初坚强不屈,于是受尽折磨。几班人马对袁奉初采取车轮战,疲劳审讯、逼供、诱供、威胁、恐吓,耍弄尽一切手段,无所不用其及。每天早上08:30将他提到审讯室,拷在凳子上,不能动弹,晚上21:00再放回,中途也不给休息,连续审了一个月。审讯人员见袁奉初不肯配合,就指使牢头狱霸对其凶残暴打,最厉害的一次将他脸部打的縫了7针。

在赤壁看守所里,也是每餐二两米饭,不是水煮南瓜,就是水煮萝卜,不放油,有时连盐都懒的放,俗称“水上漂”。在里面关押时间长的,没生活费的,基本上都便血。家里面或者朋友送的生活费自己也用不到,全部由牢头狱霸支配。因为看守所只和牢头狱霸对接,牢头狱霸根据钱的多少,适当给你买点生活用品或饼干、方便面等。

在赤壁看守所要劳动,即折“金元宝”(烧给死人的钱)。每天都规定的有任务量,如不做或做不完,管教就指使牢头狱霸对其进行暴打。“金元宝”是一种镀锡制品,在制作过程中灰尘特别大。因为生活、劳动都在同一个房间,加上房间又不通风,常年累月对服刑人员身体伤害很大,监狱管理者根本无视劳动保护这一基本人权!

中共对异议人士的迫害可谓花样百出。在赤壁看守所关押半年之后,于2014年11月又将袁奉初等人羁押于嘉鱼看守所。嘉鱼看守所环境更加恶劣,管理手段更加黑暗,新犯人进去要先罚站和挨顿打,俗称“走过场”。监室面积很小,只有大约二十平方,关押十几个人,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极不卫生,空气也极不好。他们故意把袁奉初和一个死刑犯关押在一起。这个死刑犯也许是心理扭曲,也许是其他原因,动不动就说要弄死谁,等晚上哪个睡着了就把他的眼睛挖掉。有一次他莫名其妙的纠集四个人对袁奉初进行了一顿暴打,造成袁奉初胸部、背部,脑部都受到重伤。自那之后,他就经常扬言“老子是将死之人,杀一个人也无防”。鉴于这种严重情况,袁奉初不得不将此事报告给管教与驻所检察官,可是他们竟然爱理不理,一直不给明确答复。

就这样时间到了2015年12月,袁奉初终于从嘉鱼省看守所调回赤壁看守所,情况才有所好转。外界朋友送他的生活费可以自己支配了,也没有再挨整,但还要强制劳动,晚上值班。所谓“值班”就是半夜要起来值两个小时班(防止嫌疑犯半夜起来自杀或者伤害他人),袁奉初经常十一二点睡觉,到零晨二点再爬起来值班到四点。可以说在看守所关押的这几年时间里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终于袁奉初在2016年4月9日迎来了法庭开庭审理自己案子的日子。在开庭的前几天,管教对他非常好,嘘寒问暖,连续几天找他谈心,劝他辞退律师,可以保证他关多久判多久。咸宁法制办主任(也许是咸宁国保)也找到他,说想帮他免费请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一定能让他减轻处罚,估计一开庭审理就放了。家乡乡镇领导也把他父母及其小孩带来,岂图以亲情感化他,劝他配合工作,被他一一断然拒绝。之后管教又指使监室里面的那些牢头狱霸、平时与他关系好的人来劝他,叫他不要犯傻,否则会重判,他依然不为所动!

开庭那天,袁奉初的代理律师刘正清秉持一个法律人的良心和操守与公诉人据理力争,针锋相对,这对他的量刑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他的首任代理律师隋牧清,拍摄了囚笼中的第一张照片,对扩散袁奉初被抓的消息,引起舆论关注起来了积极作用。陈科云律师也非常关心袁奉初,在他坐牢期间,经常到看守所看望他,了解他在牢里的近况。在中共大肆抓捕维权律师实施恐怖统治的今天,他们仍能坚守公平正义,维护法律尊严,显示出他们难能可贵的勇气与担当!

袁奉初在庭审现场做自我辩护时,义正言辞地说到“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世界普遍认同的价值观,中国要想被世界认可,必须要废除僵化、死板、畸形的政治体制,还政于民,让我们的国家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经济市场化、文化多元化,只有这样国家才有出头之日,民众才有幸福之时。若一条道走到黑,只有被历史规律埋葬,让世界潮流淹没。我作为一个堂堂正正合法的公民,在自己的国家,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力,履行公民应尽的义务,践行公民应尽的责任,何罪之有?”

最后,袁奉初在2016年5月9日被当庭宣判四年有期徒刑,25日袁奉初和袁小华一起被送往咸宁监狱服刑。在咸宁监狱他们两个在入监队(学习坐牢规矩)待了两个月,其间他俩都遭受过人格侮辱和体罚,每天干着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动不动就要忍受那些干部与牢头狱霸的辱骂、殴打和电击。

在入监队,袁奉初有幸结识了民运先驱彭明先生。彭明先生非常照顾袁奉初和袁小华,经常给他们菜吃,还把他的书籍借给他们看。彭明先生,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人格魅力极高,而且在服刑期间写了五部著作,由于受当局干扰,迟迟不能发表,就连那些在入监队养尊处优的厅局级干部都非常崇拜他。彭明先生身体非常健康,精神面貌极好,每天早上五点起来跑步,非常注意锻炼身体。

入监队期满后,7月袁奉初被分配到咸宁监狱四监区,在那里做了3个月的新投犯。监区把新投犯不当人看,每天干的是最苦、最累、最脏的活。白天累一天,晚上回监室还要罚站到22:30。管教授权牢头狱霸管理他们,而牢头狱霸动不动就会打骂他们,稍有不满就会遭受牢头狱霸的电击。每天劳动任务很重,如果做不完,晚上回监室,牢头狱霸就要打骂,并罚站到24:00。监狱里面潜规则横行,管理干警贪腐成风。有关系的或送礼的,都被安排在轻松岗位,计分考核还很高,行政奖励照样拿,减刑假释非常快;而哪些没关系的,没送礼的,只能艰难服刑,即使表现很好,减刑机会也很少,这就是中国监狱的现状。

虽然袁奉初与彭明不在一个监区,但他始终关注着彭明的消息。没想到16年十一月却听来了彭明去世的噩耗,令他痛心不已。对于彭明的死,监狱内传的沸沸扬扬,众说纷纭,至今尚无定论。

2017年5月17日袁奉初终于刑满释放,迎来了自由。值得一提的是袁奉初和袁小华在监狱里提出过申诉,原因是控方的证据不充分,证据链不完整,只有民警、协警的证人证言,没有其他辅助证据;而且诸多情节属警察的污告陷害,无中生有。但是法院迫于政治压力,听从上级领导意见,公然违反独立审判原则,驳回了他们申诉申请。这充分反映了中国的法治现实,揭穿了中共“依法治国”的谎言!

袁奉初自从走上民主的道路,就做好了奉献的准备。他经历被喝茶、被遣返、被威胁、被坐牢,受到了中共无尽的折磨与羞辱,但这丝毫不能让他退却,为国家为民族,为孙中山未完成的民主大业,他义无反顾!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大陆能像台湾一样,在中华民国的旗帜下实现民主自由,大陆民众能享受到中华民国为台湾民众提供的一切福利!


文章来源:公民议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