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

律协助维稳安排 官派律师介入王全璋案


2017年5月26日,王全璋年迈的父母(右一、右二)、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与王全璋的妻子准备出发,到最高法控告709案各级司法机关违法 。至目前王全璋已经失踪逾700天,成为唯一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的709被捕人士。(2017年5月26日,吴亦桐提供)

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辩护人余文生和程海,近日就辩护权被剥夺问题联系北京律协会长高子程,高子程积极表态承诺帮助律师维权后,却再传出天津律协为王全璋安排两位官派律师消息。余文生痛斥律协扮演协助官方维稳角色。(吴亦桐/程文 报道)
709律师王全璋被羁押已逾700天,辩护律师多次申请会见皆遭拒。王全璋的两位代理律师余文生和程海,近日多次向北京市律协会长高子程发出求助函和递交维权申请等。
北京律协工作人早前通知程海,北京律协已和天津律协沟通过,天津律协正在帮助王全璋落实律师。周一(6月12日)程海再致电高子程,高子程转达北京司法局消息,称王全璋已有两位律师,但拒绝告知律师姓名。
余文生接受了本台采访,表示显然天津律协已为王全璋安排了官方律师,而天津律协有可能用一些手段欺骗了王全璋,他们认为这已涉嫌犯罪。
余文生:天津律协已经找了律师了,但现在这个律师是谁我们不知道,不过我和程海律师还是要捍卫我们的辩护权,我们还要去天津的。从法律规定来说我和程海律师就是王全璋的辩护人,如果要解除必须是王全璋本人解除我们之后才能有新的辩护律师。
余文生也透露,6月7日他与高子程会面并递交维权申请时,高当场表态:只要手续齐全,看守所应该让律师会见,法院应该让律师辩护。本台致电高子程,他承认早前表态,但再追加条件「要依法依规」,记者向其询问依「何法何规」后,他匆匆挂断电话。
余文生指709案中当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安排官派律师,而律协在其中扮演违背其职责、帮助官方维稳的不光彩角色。
余文生:也许就是为了唬弄我们律师呢,我觉得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如果他们真起到什么作用的话,只起到维稳的作用。
程海也要求北京律协勿践踏律师权利。
程海:如果北京律协不能很好的维护你们的会员和律师的合法权益,任由天津律协这么乱来,这将是中国律师界最大的耻辱之一。
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警方带走并被秘密监视居住6个月后,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对其正式逮批捕。目前羁押于第二看守所。今年2月14日天津检方将王全璋正式起诉到法院。在此期间天津各级司法机关拒绝两位律师会见、阅卷、通信等要求,王全璋成为迄今为止唯一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的709被捕人士,外界质疑王全璋已遭酷刑致残甚至生命堪忧。其家人也多次到最高法、最高检控诉天津各级司法机关违法。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