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全国各地烟草公司下岗员工维权在北京烟草公司总部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7619日,来自全国各地烟草公司下岗人员维权在北京,他们来自黑龙江、山东、湖南、河南等地的赵振彬、高岩、宁莉莉、古时月、黄建设、蒋建,还有很多许昌的烟草被买断员工一起在北京烟草公司总部维权,奔波在北京各个信访部门。

他们投诉说:“在2003年左右,全国在大规模企业改制和调整中,全国烟草三万职工一夜之间丢掉了赖以生存的饭碗。他们中年龄不一,有临近退休,还有刚参加工作不久,但大多数都是年龄在三,四十左右的青年人,我们在家庭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下岗失业了。我们在失业后不久,就发现我们的企业并未关停,也没破产,在职工的收入成倍的增长,而且我们的岗位竟然被烟草部分领导的子女和亲朋所占据。而且全国烟草乱象如出一辙,因此全国烟草下岗职工都自发的组织了起来,先是从地方逐渐的发展到了北京烟草维权。

做为一名一直对国家对企业有着深厚感情的烟草下岗职工,怀着对企业的深厚感情,同全国各地的烟草下岗人至今为了我们的权益不在受侵害,已经坚持了十多年的烟草权益维护。

每年我们都到北京无数次,我们到现在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地方的烟草贪官并没有纸执行党和国家对于我们烟草下岗人的关爱,他们欺上瞒下,才导致十多年我们烟草维权,我们只所以这么坚持,就是想让疼爱我们的党中央,习总书记知道。

就如最近这次,我们黑龙江省,山东省湖南,湖北省十几人又积极备好材料,在宁愿再次受到打压的情况下,买好车票北上。

今年611日在京汇合后,我们按照分工,把我们的材料汇总,有单人保管,第二天我们迅速按照我们所准备好的行程表,各国家部门进行上访申诉。

我们始终坚信,东方不亮西方亮这道理,以往以前尚未到过的或去的少的部门,我们都递交了材料或者让他们都登记在案。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特别的热,我们这帮人年龄最小也是接近五十,年龄最大六十五岁,却都在为自己,为全国烟草断友鸣不屈,尽量多跑路,多跑几个部门,让更多的部门把我们的冤屈往上传递,一定要让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知道我们烟草下岗职工的饥苦。

这次在北京,在短短的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我们共跑了清华大学,物资学院,人社部,发改委,主要是了解一些政策上的文件,并且讨教了平时大力支持我们的大学教授,给我们传授经验。

我们还冒着酷暑到了国家信访局,中央纪委信访投诉,还到了国家烟草总局进行申诉。

在北京,发改委信访大门紧闭,多方打探,在上班时间接待人民来访的时间里,竟然是大门紧闭,无人给予我们任何说法。

最为奇葩的是,我们为了紧赶时间,迅速调整上访部门,直奔国家烟草总局,在总局信访处门前,国家烟草局信访处吴处长看到我们来后,置之不理,更令人发指的是竟然当大庭广众之下,在国家烟草总局信访处门前脱下鞋子,抠开脚气。并且也是在正常的上班接访时间(20176151548),吩咐他的手下,告知我们现在已经下班了,不接访!(有照片为证)

我们就纳闷了,难道说国家机关没有正常的上下班时间,而任由他们随意调整的吗?真由此可见,官僚主义在这帮官员身上体现的真是淋漓尽致,这也难怪我们的冤屈到现在还未纠正的真正原因之所在。

纵观以上,可见我们的维权路之艰难,可见上情下达,民情上返是多么的艰难,也由此可见烟草下岗人是多么的坚持,这种信念可能伴随我们一生,但始终我们坚信,在有良知的好人帮助下,我们的维权定会很快的成功!

对于全国各地烟草公司下岗员工维权行动本网将持续关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