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星期日

访89学运领袖,时评家王德邦

图片: 维权人士王德邦。 (参与网)


香港东方报业集团“东网”于去年四月增辟以纯内地独立时评家核心的“中国评论版”,针砭时弊,月旦社稷,开风气之先,引民智裨益,其辛辣时评每每被海外主流中文媒体转载引用,甚至被西方大报摘录综述。东网的改版,在大陆互联网翻墙爱好者群体中,很快赢得了崇高的声誉,同时,自然引发了中国互联网政治审查部门的强烈反弹:东网去年7月23日报道:“内地知名媒体人、《中国财富》杂志记者宋志标,由于为东方报业集团旗舰网站‘on.cc’大陆评论版撰写专栏,近日被杂志社要求离职,成为首位因给境外媒体撰稿而被当局惩处的内地记者。” 此外,另一位东网中国评论版主笔,内地着名媒体人,北京外国语大学传播学副教授乔木,日前也由其本人向《不同的声音》披露,因定期在东网中国评论版《入木三分》专栏发表揭露批判性时评,乔木先生日前被校方罢免教职,贬为图书馆馆员,并遭有关部门警告不得与外媒接触。

值此东网“中评版”创刊一周年之际,《不同的声音》邀请到该版面重量级时评家,《以蠡li测海》专栏主笔,八九6.4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之一王德邦。来自《维权网》的王德邦简介:

王德邦:原北京师范大学85级哲学系学生,八九民主运动期间是高校对话代表团北师大代表之一,运动后期被推选为北师大学生自治会理论宣传部负责人之一。六四镇压后受到审查与严控。自2005年开始从事自由写作和致力于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及公民社会的建设,《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因关注异见人士、律师、维权人士、访民等群体人权被侵害的事实,近年来多次被传唤、抄家、强迫失踪。
《不同的声音》记者在访谈开始前的桉头工作中了解到,王德邦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是师生关系,当年修过刘老师的大课。除此之外,89学潮期间和此后漫长后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漫长打压时代,王德邦和刘晓波是肩并肩的长期战友。王是刘晓波发起的《08宪章》的首批303签署人之一,也是获邀参加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的“刘晓波的朋友”之一。

话题就从与“刘老师”的交往开始......

在六四天安门学生领袖中,王德邦属于决定“留下来"的大多数天真烂漫者之一,为此,26年来,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从未间断。本台前年6月12日报道:

“6月9日早上8点多钟,“八九”期间北师大学生、维权人士王德邦跟四位亲属在桂林与人合作建房时遭到桂林城管出面暴力拆毁...王德邦通过桂林的一些朋友关系了解到,当地有关负责人说:“这个姓王的很麻烦。若让他到这里来建房住下,以后你们就麻烦大了。不能让他到桂林来。” ...与王德邦亲属同时建的另一房屋没有受到任何干扰,现在已经盖上9层高了。而王德邦与亲属们所建房屋更在村中,却遭到不断推毁...城管有关负责人明确说,这不是他们要推毁的,他们只是受命而行。至于具体究竟是哪里来的指令,那负责人说不便透露...王德邦...因参与八九民主运动,1993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时被剥夺上研究生的教育权。从此王德邦愤而南下海南自谋生路。多年在企业打工作管理,后到北京一民办中学教书。2005年后从事网络写作,关注中国维权运动...王德邦长期被有关当局严密监控,多次被传唤,两次被抄家......”
与刘晓波的北师大学生,08宪章战友,六四学生领袖,香港东方日报中评版主笔王德邦的下半部分对话主攻时政,这也是北师大全国重点学科哲学系本科毕业生王德邦的强项。受访者在东网《以蠡测海》栏目的最新时评是《终结维稳体制是肃清周永康遗毒的当务之急》。现摘要朗读如下:

从人类法制发展的历史来看,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认识自然与社会水平的提高,规范人们行止的法律日益走向明细科学,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直接表现于裁量一个人行爲的罪与非罪的法律明晰标准上。而「稳定」这个词却是模煳不清,缺乏明细与系统性的规范,是个可以随意被解释的概念,因而无法成爲人们行止是非与功罪的界定标准。这样一个没有严格内涵与外延的词,更没有系统性、科学性规范的概念,被当权者拿来作爲裁量公民行止的标准,其随意性与危害性可以想见。纵观当今世界,没有几个现代国家在法律条规之上还祭出个笼统模煳的稳定来裁定公民行止的。这种以稳定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径,正是背离法治、践踏人权的专制极权意识的表现。而周永康执掌公安部与政法委的10年中,更是将这种逃避法治与践踏人权的维稳机制推到了极致。

周永康的十年正是这种以维护稳定之名来践踏法治的十年。在这十年中,他不仅自己无法无天,生活淫乱、贪赃枉法、洩露机密、结党营私等等,而且率领整个政法系统以抛开法制爲能事,以避开监督爲水平,打着维护稳定的旗号,卸却政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天职,充当公权力肆意劫掠国财民脂、强徵强拆的帮凶,阻塞社会言路,禁锢人们思想,掐制人们沟通,隔绝人们交往,导致社会严重沙化,使中国社会狂奔于背离文明法治的大道,造成了社会冤情如山,怨愤似海,矛盾激化,危机四伏的全局性崩溃状况。

今天,周永康终于被拿下了,但是,他在中国政法系统践踏人权所带来的影响,给整个政法系统无视法治的毒害,却还没有开始清除。看看这两年来,中国执法机构仍然高举着违背法治精神的维稳大旗,大肆拘押迫害上访维权民衆,关押判刑践行宪法权利的公民,在全国各地仍然保留着各种黑监狱、法教班,显见中国整个政法系统事实还延续着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维稳之路。虽然就在周永康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当天,中共就发布了十八届四中全会研究全面推行依法治国的决定,现在又提出要肃清周永康违法违纪的恶劣影响,显示了新执政者矫治过往无法无天状况的意志,但是,近来中国现实中却没有什麽走向法治的改观。如果中国今日要想真正肃清周永康的遗毒,就应针对过往1989年以来高祭起的维稳大旗,以及周永康执掌政法将践踏法治的维稳推向极致的现实,坚决终结违法侵权的维稳体制,切实落实依法治国的宗旨,解散一切滥权违法的维稳机构,全面清理违法侵权的黑监狱、法教班,停止任何超越法制条规的绑架、监控、软禁等等维稳手段,在全国展开对过往遭受维稳体制迫害的冤假错桉的平反。唯有如此,中国才能真正迈上法治文明的康庄大道。

MIDWAY:六四学运领袖王德邦的访谈,以ABA段式最终回到26年前的遥远回忆,那是天安门广场示威学生的一次充满着遗憾,不幸夭折的,与中共学潮调停当局之间一次准备充分的对话。身为当年广场对华团的代表,王德邦在十年前的一篇回忆录《不死的怀念》

针对“4、27大游行”中提出的平等对话,当局为了平息事态,在4月29日钦点了几所学校的几名学生会干部去表演了一场“训导式”的对话...29日对话的公布更激怒了广大学生,他们深感被愚弄与欺骗。于是罢课依旧,呼吁公开平等真诚对话的呼声更高更坚定。当局迫于形势也曾在多种公开场合表示愿意接受对话,于是北京主要院校于5月初纷纷选举代表组成了北京高校对话代表团准备与政府对话。

北师大于5月5日在“三一八”纪念碑前通过公开演讲、学生直接投票的方式选举了5名对话代表,后来实际参加对话代表团的共3名。我有幸成为北师大对话代表之一去参加对话活动。

代表团定在中国政法大学主楼会议室召开会议。6号我去参加会议时代表人数共30余名,主要以社科院、北大、清华、人大、法大、师大等高校的研究生为主,许多是博士生...对话代表团的理论素养在当时无疑是非常高的,有几个还是当时国内不多的法学博士…我还记得当时鲁迅文学院的一位老师曾送来一个关于中国问题的提纲,大家欣喜不已...总体而言,对话代表团相对政府来说还是站在一个进言上书甚至献策的地位。然而如此的对话也被一拖再拖…严重凸显出当局缺乏与学生代表对话的诚意。

这种一再的拖延,使期待中的学生忍无可忍。5月13日,以柴玲为首的一批学生签名绝食以抗议政府的失信,敦促对话的早日举行,事态进一步扩大。当听到学生去绝食时,看着那一个个坚定决绝的身影,我的心沉到了冰窖。谁将这些学生逼上了自杀之路?…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5月14日晚学生与当局的对话虽然失败了,但高校对话团没有放弃努力。大家通过一切可能的途径将要求继续对话的信息传进中南海。有几个晚上代表们因可能的对话而彻夜守候在皇城根下,大家急切期待重新对话的心情真是天地可鉴...然而一切的呼吁请求都如石沉大海。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