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国际反酷刑日709家属大控诉



周一(26日)是国际反酷刑日,人权组织发布709大抓捕酷刑报告。709家属指致力于反酷刑的709律师却成受酷刑者,律师家属呼吁联合国启动调查机制,并实施国际制裁。(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在国际反酷刑日,多个国际人权组织再聚焦709案出现酷刑的投诉,指中国政府没有履行禁止酷刑缔约国公约,特别是在709案中,办案人员对709被捕人士施加肉体和精神折磨酷刑。
709案律师家属王峭岭表示,丈夫李和平一直致力于推动反酷刑工作却成酷刑受害者。
王峭岭:以前酷刑对我们来讲只是一个名词,在这个过程里面它用各种变态的方式、扭曲的方式来折磨,让人的意志被打垮。我的丈夫在里面遭受了将近两年的各种各样的酷刑,他就说在里面的人没有不想死的;他说我所体验的还是一个皮毛,这个酷刑对人的伤害,我们没有经历的人是无法想像的,这些手段的扭曲、变态、残忍对人的心灵、肉体的伤害程度之大是无法想像的。
流亡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告诉本台,谢阳所遭受的酷刑曝光后引发国际关注,当局最害怕谢阳亲自证实酷刑,因此在谢阳案5月8日庭审获取保后,仍派30名国保全天候控制谢阳。
陈桂秋:谢阳打电话给蔺律师,这其实就是一个国保的安排,从而让外界造成一种他很安全的假象,可以迷惑大家很长时间。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5月31日被正式逮捕的另外一位709律师江天勇,早前也传出受酷刑双腿至重伤消息。官方早前出示江天勇解聘律师声明,并宣布江天勇已另聘律师,江天勇妻子金变玲质疑江天勇是在酷刑逼迫下做出不得已的选择。
金变玲:中国政府早就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可是中国政府从未遵守国际法,在709案中每位律师都遭受非人对待,公检法司却为非法酷刑行为打掩护,实施酷刑已成国家行为。做为709家属,我呼吁联合国和国际机构对709酷刑进行独立调查并对中国政府制裁。
而最令人担忧的是被捕近两年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的709律师王全璋,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其父母多次至高检和高法控诉,皆遭拒绝。李文足质疑王全璋有可能被酷刑致残或遭遇不测。
李文足:中国既然是签了反酷刑公约,但他们就是说一套做一套啊,真的很令人绝望。
另外,除李春富、李和平外、被关押在天津办案基地的李姝云、任全牛和勾洪国等709人士皆被灌食不知名药物。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