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星期五

709案王全璋亲属向最高法院控告遭拒




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以及王全璋的父母和姐姐周四上午到北京最高法院提出控告,被法警拦在门外,未能获准进入法院。709案目前已步入尾声,多名涉案人员的家属称,他们仍然受到严密监控,并纷纷表示,这些维权律师在押期间曾遭受酷刑折磨,被强迫灌药,然而官媒对此矢口否认。
递状遭拒
北京人权律师王全璋于2015年8月被失踪,至今杳无音讯,生死未卜。由于王全璋长时间与外界失联,律师无法会见,李文足表示尤为担心其丈夫的人身安全。
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表示,此次来到最高法院就是担心王全璋遭受酷刑,对当局的违法行为提出控诉,但遭到在场法警的推诿,法院也没有接受李文足的控告材料。
李文足:他们告诉我说,这个案子他们管不了,他们不管,有七八个法警一直用记录仪拍我们,把我们扔在马路边,他们就进了办公大楼,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没出来,只有法警,不让我们进办公大楼,在大楼门前旁边的马路上接待的。在检察院和法院看到太多的冤民,他们要递交控告材料,通常材料不会收就把人赶走了。
李文足说,由于王全璋父母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因此在法院外停留不久就离开了。
美国之音记者在最高法院外观察发现有访民喊冤,呼喊口号,被在场法警驱赶。记者在大楼外马路对面拍摄,被公安干扰。公安称采访需要找新闻局,然而新闻局电话未能拨通,记者试图进入法院要求会见新闻局负责人未果。
当天下午,美国之音记者试图联系负责王全璋案的天津法官周虹,其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
5月12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来到位于小红门的最高法院信访办递交控告材料,遭到接待法官的推诿,而法官所说的“领导”一直没有出现。当天有数名外交官到达现场,李文足和王峭岭在最高法院信访办外接受了媒体采访。
物业卷入
5月26日,王全璋父母从山东来到北京,向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王全璋父母在北京住所同样被严密监控,物业出面逼迁,一度断水断电。
李文足:我们每天出去就是几十个国保跟着我们,全璋父母来了以后,我给他们租了一个短租房,在18号楼,王峭岭女士在19号楼,我在她家借住两个月了,因为这两栋楼挨着,每天几十个国保在我们两家门口守着,出去有很多人跟着,他们来到北京的第二天,他们的短租房就遭到逼迁,还被强迫断水断电。
李文足表示,经过交涉,物业同意端午节期间暂时恢复水电。
美国之音周四多次拨打该物业部门电话,无人接听。
家属呼吁
目前,709案被抓捕人员仍有王全璋、吴淦和江天勇三人尚未结案。
去年12月在长沙南站失踪的江天勇目前指定监视居住期满。5月31日,覃臣寿律师来到长沙要求会见江天勇,公安出示一纸江天勇的手写解聘书,称不再委托覃臣寿和陈进学律师辩护,并不予会见,长沙公安更称,已邮寄江天勇的逮捕材料。
王全璋为原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目前仍羁押未判。他妻子李文足表示,王全璋被捕近两年,一直没有消息,也没有会见律师,家属长期遭受打压迫害和跟踪监控。她表示,这次提交材料没有得到受理,她要继续维权,直到709案所有被捕者获得自由。
吴淦的父亲徐孝顺近期来到北京,加入了709案家属维权的行动。
李文足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709案所有涉案人员及其家属的遭遇和处境。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