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反右60周年百人联署追责提倡社会和解


今年的6月8日是中国当局发起“反右运动”六十周年,中国民间要求平反的声音此起彼伏。日前,四川异议人士谭作人发起联署行动,要求当局彻底平反右派并给予经济补偿,同时呼吁社会和解,联署已获逾百人支持。

1957年,中共中央号召知识分子提意见,但后来却掀起了一场所谓“反右运动”,数十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失去公职,下放农村监督劳动甚至身陷囹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主持了右派摘帽平反,但当局只承认反右扩大化,却拒绝承担反右错案的责任。

联署发起人谭作人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反右运动是对中国知识分子一次“无端的”伤害,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始终右派的问题没有引起整个社会的足够重视,但是几十年的劳改生活,“右派”们在生活中间被大量被边缘化,身体健康也受到影响,很多人过世的很早,右派的问题是没有得到明确。”

谭作人告诉本台,反右运动违反宪法,当局应当反思及认错,对反右受害者作出经济补偿,历史应该还他们公道,同时社会也需要和解:

“这次我主要提了三个意思:第一个就是要求国家面对这个社会的遗留问题,解决他们(右派)的待遇问题、国家赔偿的问题、养老的问题,对整个社会的右派的问题引起重视。再一个是大家在最后时期,在社会的推动下,引起社会的和解。对政府我们是要求知道真相,官和民不是讲和解,但是对社会而言我们需要和解。”

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从1957年到1958年,至少有55万知识分子和干部被划为“右派分子”,备受凌辱和煎熬达20余年。此后,一系列疯狂的事情接踵而来,中国大陆被带进一个史无前例的时代。

联署另一位发起人、四川著名右派和作家张先痴告诉本台,因为这封联署信,当局还派出街道办事处的人员找他谈话:

“目前这个形势对我们搞这个事有很大困难,特别是最近这两天,社区有些人到我们家里说三道四,但是我们绝不会放弃。”

张先痴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在劳改农场度过23年辛酸岁月,这段经历被他写成《格拉古轶事》,于2007年在美国出版。

中国政府管制下的中国媒体对反右运动闭口不谈,但民间有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政府直面历史。有联署人评论指,中共建国后不只是犯了反右这一个错误,所以它不愿为右派彻底平反,以免“开启清算历史旧账的缺口”。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