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7日星期三

李旺阳逝世5周年 数十人被控

李旺阳(资料图/public domain)

今年的6月6日是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逝世5周年的日子,除了他的妹妹和妹夫被严控外,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消息称,当地约50人打算去拜祭也被阻止,全部被软禁。有关注李旺阳死亡事件的人士称,其死亡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

自从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逝世后,他的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赵宝珠被大陆当局严密监控, 至今每当在敏感时候,自由都会受到限制。 6月6日是李旺阳逝世5周年忌日,本台多次致电其妹夫赵宝珠,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李旺阳生前好友以及关注事件的人士,例如朱承志、周志荣、欧阳经华等,电话不是没有人接听,便是处于关机状态。到截稿前,记者都没有办法联络上他们。有关注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网友,则在微信简单回覆记者说身边有国保在,不方便接听电话。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消息称,约50名湖南的维权及民运人士,原本打算去邵阳拜祭李旺阳,可是全部被软禁。至于李旺阳妹妹李旺玲以及妹夫赵宝珠,早上在当局严密监控下,前往邵阳市大山岭陵园墓地拜祭。李旺玲在拜祭期间失声痛哭,一度被10名公安包围。

有不愿透露身份的湖南民主人士向本台反映,当地加强了监控,基本上都不能去拜祭李旺阳。

湖南民主人士说:“ 我们没办法去拜祭李旺阳,因为被看得太紧,很多活动都不能参加了。我们异议人士注册的微信群,基本上都被封了。李旺阳过去曾经跟我关在一起的,他被自杀以后我都不敢相信。一个一直这么坚强的人怎么会自杀?听到死讯那天我很痛心,也流了很多眼泪。”

居住在上海的六四受难者汪建华一直关注李旺阳的死亡真相。他指出, 李旺阳的忌日离“六四”非常近,因而这几年来外界一直很难有机会在忌日当天去拜祭。他又感觉到今年当局的维稳似乎比过去还要紧,各地很多的人士都被控制了,而他也早被警告。

汪建华:“临近敏感的六四日子,目前有很多人发了各种各样的消息说被抓、被失踪、被旅游、被看住都有。国保有给我要求,说不要接记者的电话、尽可能不要外出和聚会。反正到处都是监控,当局随时随地都在监控。今天我感觉六四比往年更紧张,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内控很厉害。”

汪建华又说,湖南邵阳官方说李旺阳自杀的理据太薄弱,未能释除外界疑问,即便事件已经过去5年了,他仍然质疑自杀的说法。

汪建华说:“李旺阳被自杀以后,我也对他的死有疑问。一个人脚站地上,手扶着窗会上吊致死,你说这个事可能吗?不可能的事呀!是胡闹!真相早晚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凶手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因为是杀了人。不但凶手本人要严惩,我感觉凶手的家属后代都要蒙羞。”

于1950年出生的李旺阳,祖籍湖南,是中国独立工会最早的活动分子。他因为在邵阳组织“工人自治联会”参与六四事件,而被囚禁累计达22年。因长期的折磨,以致双耳已经完全失聪。 2011年5月初刑满出狱后,仍然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 1年后,在朋友的帮助下脱离了监视,并接受香港媒体访问,讲述对六四事件的看法,并发表“砍头也不回头”的言论。不排除由此令邵阳当局大为紧张,再次加强了对李旺阳的监控。

2012年的6月6日,正在医院治疗的李旺阳被发现上吊死亡,家属和外界质疑死因,认为是“被自杀”,引起国内外的关注。尽管邵阳当局及后公布委派的法医专家鉴定是“自缢”,却无法得到外界接受,外界并要求调查李旺阳真正的死因。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