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纪念六四被扣5年 糜祟标控警非法拘禁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其中部分人在六四28周年半个月前,已被限制自由。(民生观察/拍摄日期不详)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其中部分人在六四28周年半个月前,已被限制自由。(民生观察/拍摄日期不详)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糜祟标与妻子,5年前因参与纪念六四,被非法拘禁至今,家属近日再提出控告。此外,六四事件28周年前夕,贵州人权研讨会数名成员被限制自由。(海蓝 报道)

贵州异见人士糜祟标自2012年5月28 日参与六四周年纪念后,与妻子李克珍被非法拘禁,近日家属与代表律师向各级检察院提出控告。

糜祟标儿子糜祖恒周五(2日)表示,最近一次得知父母的消息,是4月21日父亲跟云岩区国保发生抓扯,因为国保殴打母亲,父亲到厨房拿菜刀把国保砍伤。数日后,当地派出所警察致电告诉兄长,父亲被关押在看守所,其后他寻找父亲,最终在白花山看守找到。其后代表律师到看守所申请会见,获告知两日前已被公安局接走,目前下落不明。

糜祖恒本月5月4日与覃臣寿及文东海律师到乌当区公安局查询,得知案件由青江派出所负责,忚们到派出所了解,警察推搪办案人员出差。其后律师两度向派出所查询,获告知父亲被监视居住,但家属仍然没收到通知文件。而母亲目前仍被监视居住,但与父亲分开,他曾要求见母亲,因为她没犯罪,是警方让她照顾父亲,但至今没法见到她。他又指,律师已将控告信寄到省、巿检察院,控告云岩区公安局4名警官非法拘禁父亲,他们其后说把案件转至云岩区检察院,至今没结果。

糜祖恒说:我们觉得应该用中国法律来走正常的司法程序,不能由那一个部门或那一个地方,把父亲非法拘禁起来,非法关在黑监狱,我们要求要有法律手续来处理父亲的问题。

糜祟标代表律师文东海指,上月他们到贵阳巿乌当区派出所及检察院,查询糜祟标下落,他们不肯透露,仅说监视居住,律师惟有向相关部门提出控告,指其滥用职权及非法拘禁。

文东海说:但具体的问题是,他们把人藏起来,他们把人绑架到另外一个地方,人找不到。我们几个律师去找他,他们也不告诉我们,也没有任何手续,然后我们只能够指控他们,一个是滥用职权,一个是非法拘禁。

糜祟标夫妇自2012年六四周年纪念后备受打压,同年10月被贵州警方带走,断断续续拘禁在黑监狱,偶然可以回家。糜祖恒指,直至2013年六四周年前父母被完全控制。父亲现年79岁,患有膀胱癌及高血压等,而母亲患有糖尿、高血压及关节问题。

此外,贵州人权研讨会数名成员在六四周年前,陆续被限制自由。其中成员张先生向本台指,黄燕明在10多天前,已经被旅游到外地,而申有连近日亦被旅游 。本周三,国保到他家谈话,六四周年前夕开始,他将被限制自由。他又指,今年没听说贵州人权举办六四纪念活动,因为他们提前被旅游。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