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六四”28周年纪念日:北京、济南、株洲等地抓人维稳



参与获悉,201764是中共“六四”大屠杀的28周年纪念日,因为民众进行纪念“六四”的活动,北京、济南、株洲、南京、广州等地以大规模抓人进行维稳。

因为广州维权公民李小玲63在北京天安门纪念“六四”并拍照上网,导致64日凌晨,北京警方出动将周莉、卜永柱、李小玲三人抓走。
 
201764DBcosTYUMAAjynH.jpg (768×1024)
 
 201764DBcosi5UIAA0ScW.jpg (1024×768)
 

4日早上有维权人士发出信息:“突发北京周莉 @lee91741 、广州李小玲、南街卜永柱 @puyongzhu1976 三人于今日凌晨一点多被北京警方带走,其中周莉及做客的卜永柱一起被带走送至派出所,后五点多被送至西城分局办案询问中心。李小玲在德胜门附近被带走,不知下落。现未知三人所为何事所涉罪名。”
 
201764DBcmXPKU0AES0Wc.jpg (800×552)
 
201764DBcmY45U0AA7tkS.jpg (800×768)
 
 201764DBcmYnwUAAIuvIL.jpg (800×450)

在湖南株洲,多位公民因为参与悼念“六四”的行为艺术活动在64日凌晨被带走。有维权人士在64日早上发出信息说:“紧急关注,湖南株洲多位公民纪念六四被带走:迷迭香:关注:昨夜湖南株洲公民悼念活动的行为艺术图片三张「就是我發在這裡的」,内网全面封杀,参与人员今晨相继被带走。”

在山东济南因为前几天举行的纪念“六四”活动,多位公民被抓。64日上午,有维权人士发出信息说:“济南维权人士于新永老师从昨晚失联至今,请大家关注!!他代理的案子还要急等他开庭!!于老师热心帮助过很多弱势者们,请大家多多关注!于新永电话15668428964。”

随后,山东公民李向阳确认:“济南对人权战士大抓捕?刚才(64日下午八时),李红卫女士被当局抓走,现己确认于新永于昨日被当局羁押,高祥明于昨天到现在失联。”

南京公民史庭福因为纪念“六四”被抓,史庭福在64日下午15被抓之前发出信息说:“大家好,我是南京的史庭福,在南屠门口纪念陸肆后,今天下午被国保带走,请关注我的遭遇!我的电话:1391387714713515114398我儿电话13451908691。”
 
201764webwxgetmsgimg(1).jpg (960×1280)
 
 201764webwxgetmsgimg(2).jpg (960×1280)
 
 201764webwxgetmsgimg(3).jpg (960×1280)

史庭福被抓之后,并被抄家,并被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南京市雨花台区看守所。

在广州,公民卓玉桢以自己参与悼念“六四”为“犯罪事实”,于64日凌晨两点前往管辖居住地的广州天河区兴华派出所“投案自首”,派出所至今仍未放人。

卓玉桢发“投案自首”之前在朋友圈的信息:“#投案自首#各位朋友,年年悼念无新意,半小时后,我去辖区天河区兴华派出所投案自首,事由:悼念8964。个人郑重声明,完全出于个人自由意志,不受任何人指使,只为履行公民之正当义务。卓玉桢字,201764日凌晨01:10于广州。”

公民郝利锋说:“因悼念️‘六四’,卓玉桢以公民身份去了我们所住辖区天河区兴华派出所自首,烦请关注。他凌晨2点去的,还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打了兴华派出所值班电话020-87745026,对方回答说没有拘留人,然后其他民警有没有拘留人就不知道了,我说不可以查询吗,对方回答:要证明是家属才可以查,要我去派出所查。不管他今天回不回来,我总要知道他人是在哪里,是否安全。现在派出所承认在这里了,国保叫我过来等人。然后到了这里后这边民警说要等大老板拍板放不放,我说拘留理由是什么,他说没有拘留,就请他做做客。”

除了进行大抓捕之后,各地还对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进行维稳。

在北京,“六四”死难者家属郝建教授说:“今晨去北京万安公墓悼念亡弟郝致京,他殒于(敏感词)午夜11时多。门口看到警车两辆,公墓铁门有专人开关,扫墓人需登记。从大门口到墓碑,围观我的黑衣人有大几十位。我喝令他们离我远点,无果。过着绝望、犬儒生活的我,难道只有在他们的非法骚扰中才确证自己的存在?”

在京维权人士美人鱼到天安门遭维稳。美人鱼说:“我在天安门,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不出示身份证,一过安检就被抓了,不让入内,没有任何证明竟然调出了我的身份,同时上访的别人怎么无事?警察说机器报警了,根据什么报警?天安门警察并不应该认识我呀?”“又到一个安检口没过去,气死我了,人头像比对,只要过安检口就报警,警察说相似率百分之零点一,好卑鄙!”

对此,美人鱼表示:“今天是六·四,我在天安门广场入口,真流氓,不要脸,只要我到安检口就报警,试了两口都是如此,也没检查身份证怎么电脑里就出现了我身份证信息呢?仔细询问武警原来人头像识别,误差率百分之零点一,把访民当恐怖分子来对待这也是中国特色吧!”

著名民主人士胡佳从62开始被离京“旅游”。胡佳在61说:“一年一度 #六四 软禁已‘如约而至’,也是会持续到66。明日离开北京,6日才能返京。”

著名民主人士赵常青从北京回到西安仍然被软禁在宾馆。趙常青:“本来以为回到西安就不会遇到什么骚扰了,结果他们还是找到我……610号之前只能住酒店了。”

著名四川达州民主人士侯多蜀被国保带走。有维权人士发出紧急关注:“著名异议分子,达州侯多蜀,今天11:20在所属教会楼下,被一群国保带走,目前电话无人接听。”随后,64日晚上,有维权人士透露侯多蜀已获释回家。

居住在广州的公民徐琳透露自己的经历:“今天是个不平凡的日子,先是家里的网络断了,连不出去,只能用手机的数据流量上网;继而发现我建的“民主歌曲推广群”被封了,同时很多朋友发来入群邀请,都是因为之前的群被封了;再后来有朋友向我要《放下你的枪》歌曲视频,结果发了后对方收不到;出门上街买东西有人跟着那是多年的惯例了。想必大家还发现其他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总之,他们在用各种方式时刻提醒着我们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加深着我们的印象。陸驷,不仅仅我们的,也是他们的,只不过角色、心态不同罢了。”
                       
湖南公民何家維几天前遭到维稳:“他妈的,我妹家所辖派出所彭姓警官找到我妹妹查问我情况及目前所处何地,也不说任何原因,让我妹误以为我干了什么杀人放火拦路强奸吸毒贩毒的违法事,冲我大吼‘你肯定搞了什么违法事?要不派出所怎会找你。让你住我这,你可别把我害了。’我怒不可遏又无可奈何,只能想法另找地方安家,无奈。”“一进家门,吓我一跳,社区人员和警察一起五六个人都在等我,好大的阵势,我怎么了?操,见我回来了,他们全都笑眯眯的起身打招呼,心照不宣,我直接了当,彭警官讪笑到‘例行公事’,泥马,我有那摸高级别吗?如此兴师动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