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星期四

英国大选2017:伦敦恐袭将带来什么影响?



Theresa May and Jeremy Corbyn图片版权EPA/GETTY
两周以来的第二次,英国首相不得不就恐袭作出回应,而这两次,都是无辜的民众在享乐快乐时间之际遇害。
不过,特里莎·梅(Theresa May)在这一个早上的讲话无疑是一次更加来电的表演。她大胆宣称“够了,不能再容忍(enough is enough)”,并且在结语承诺将对“敌人”采取行动。
这或许不算是一次正式的竞选演讲,但是它仍然带有强烈的政治性。
过去24小时当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改变了这场大选最后阶段的背景,并且将为最后几天的竞选工程定调。政客们的演讲,以及他们将要被问到的问题,都将建基于此。
可是,特里莎·梅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意有所指的演说真的不止是竞选修辞吗?
明显的是,现任首相如果当选,她想要采取应对恐袭威胁的新政策。

“把人民当罪犯”

保守党在宣言中已经承诺会考虑以新的犯罪指控应对极端主义,这可能会延长罪犯服刑的时间,哪怕他们犯的是更小的罪——散播极端主义而非亲身行动。
如果他们能够重掌政府权力,他们还计划设立一个对抗极端主义的委员会,以对其作出定义并铲除。特里莎·梅将这种对抗极端思想的斗争和数十年来削弱种族主义的努力相比较。
假如她以较大多数的优势胜出,她也绝对可能会重新回到她作为内政大臣时曾经提出过但从未成功立法的主张上。
2015年,在一次言辞同样强硬的演说中,特里莎·梅曾经向恐怖主义者发出警告:“游戏结束了。”
London Bridge aftermath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警方与安保人员成为焦点
当时作为内政大臣的她曾计划推动一些更具争议性的政府权限,比如对宣扬极端主义的组织发禁制令,或者是查封令,令政府有权力查封那些被极端主义者使用的物业。
但是,那些主张当时受到广泛批评,被形容是“把有坏想法的人当成了罪犯”。
威斯敏斯特的一个委员会发现,政府在现行法律框架当中“未能填补一个重大的空缺”,因而需要新的法律。

“前所未有的规模”

政府各大臣难以在如何定义极端主义的问题上达成一致,令法令颁布一再拖延。最终,《反恐法案》(Counter Terrorism Bill)因为特里莎·梅宣布进行大选而搁置,这令她今天的这场演说更显讽刺。
然而在最近的这些袭击事件之后,唐宁街10号的想法已经明显因应形势而改变了,而随着威胁增加,政府的应对也必须作出演变。
原因很简单:恐袭阴谋的数量正在成倍地增加,比特里莎·梅一开始制订这些计划时要多得多。
伦敦白厅的一个消息源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恐袭阴谋是处于“前所未有的规模”。
白厅消息源说,在2013年李·里格比(Lee Rigby)谋杀案到2017年3月之间,有13次恐袭阴谋被化解。
从2017年3月至今,有三次恐袭阴谋得逞——分别在威斯敏斯特、曼彻斯特和伦敦桥,另外还有五次被成功阻止。之前是四年间有十三次恐袭阴谋,之后是70天内有八次。
选民选择政党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
但是,随着此次奇特的选举临近最后阶段,要求选出一个能够维护国家安全的领袖是放在枱面上一个绕不过的问题。

警力预算

对于特里莎·梅来说,问题不仅是假如她继续掌权,将会如何对抗极端主义。
另一个使她广受批评的问题是,保守党一直在压榨警方的预算。
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已经反复承诺将会取消裁判预算,并且在这一天炮轰保守党,警告政府不可能“廉价地保护公共安全”。
他还试图回应关于他在安全事务上表现软弱的看法,包括他此前关于“shoot to kill(开枪击毙)”政策的立场,当时他在巴黎巴塔克兰剧场袭击事件后几天曾对该政策表示过质疑。
他说,如果他是首相,他会采取“任何必要和有效的行动”来保护公众安全。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大选战役就会再次全面开动,只不过是带着有些阴郁的基调,并且以安全为重要议题。
假如特里莎·梅当选,她可能会发现,议会现在更愿意重新启动她的反恐计划。
但是,正如她的胜选远未得到保证一样,她那些在过去得到太少支持的想法,现在也远没有看到更好的前景。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