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通报批评14高校,中纪委触角伸进校园?



在习近平反腐运动中充当先锋的中纪委最近把触角伸向了高校校园。在经过几个月的巡视调查之后,中纪委最近点名批评包括北大清华等十四所知名大学,指责它们“(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等)四个意识不够强”“思想政治工作薄弱”,并要求这些大学的党委“认领责任”。以反腐为工作重点的中纪委为何将触角伸向高校?中国高校收紧意识形态,将如何影响它们和西方高校和教育机构的合作?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Robert Daly戴博先生;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美国维吉尼亚大学东亚语文系系主任Charles Laughlin罗福林教授;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认为,在中纪委高校巡视组给被检查的高校所下评语中,有一个有趣的共同点,给每个高校的评语的第一句话都是“‘四个意识’不够强”。这句话,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大学教授都不懂;但它在中国却意味着大学师生的新版“天条”。所谓的“四个意识”,就是2016年1月底中共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这里讲的“政治和大局意识”主要就是指“服从核心、听从中央”。国内官媒对中纪委巡视高校所作的解释是,这是中纪委职能重点的转移,从腐败发生后事后追究,转为加强日常的政治监督。从中纪委的巡视报告看,政治监督不单纯是监督学校的官员,也包括监督所有老师;不只是监督教职员,也监督学生;不仅仅是监督行为,也监控思想。这表明,经济层面40年的改革开放,并不妨碍专制政权强化政治和思想控制。
程晓农说,美国的大学与中国的高校合作办学,主要是在中国建立教学点或分校,由美国的大学安排课程,用英语讲课,其学生的大部分本科毕业后,会和留美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一样,在中国求职。对美国本土的大学来说,这样做主要是增加本校在中国的知名度,吸引更好的中国留学生,经济上的收入对校本部来讲不重要。这些合作办学项目多半侧重理工和经济、金融专业,因为不涉及意识形态而与“四个意识”没什么关联,但它们一、二年级的基础人文课程将受到中国官方的干扰,必须改用中共的意识形态洗脑教材。
戴博说,中纪委进驻这些大学,说明中国的大学和媒体一样,都是为党服务,不是为知识服务,不是真正的大学,就像媒体不是真正的媒体一样。我认为,中国高校有贪腐,但不是阻止发展的最大因素,更大的因素是言论和思想自由问题。纪委管思想的确将影响西方高校合作的积极性。
戴博说,现在,中国生源带来的资金和资源对州立大学的确重要。但是,它们虽然需要钱,但不会为此而牺牲,不会因此而违背所有原则。但是,一个现象必须要指出,就是部分中国学生在美国校园试图限制美国大学的自由,比方马里兰中国留学生的毕业演说和达赖喇嘛在加州大学演说所引发的中国留学生的激烈言论都是例子。这样一来,美国大学会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中国生源。
戴博表示,我注意到一个变化。九十年代来美的留学生都希望改变生活,希望留在美国,他们尽力学习美国文化和价值观,尽力融入美国社会;但是新一代中国留学生很多不是前来求学,而是要拿到镀金文凭以便回国谋得高就。他们不一定对美国有兴趣。我担心他们不接触美国,不了解美国,不如上一辈留学生起到稳定中美关系的作用。
魏碧洲认为,大学本来由中宣部和教育部来管辖。为什么中纪委要进驻高校呢?实际上,这不是第一次,而是从2012之后便开始了。这与习近平的思路一脉相承。去年,习近平内部讲话中提到四个意识,就是要时刻记住党的话。中纪委进驻就是落实党在高校的责任。中纪委打教育界也有一定的道理,后者贪腐的确很严重,比方科研经费复报、滥用和走后门现象泛滥。而学校企业的贪腐更是甚嚣尘上。总之,学校以赚钱为目的和导向的确带来很多歪风邪气。但是这些问题只是找中纪委来解决,从党的角度来实施还是让人感到比较奇怪,该管这些事的政府在哪里呢?
魏碧洲说,美国好莱坞为了中国市场而迎合中国政府,出现自律现象,同样的现象如果也出现在美国的大学里将是可悲的。我们看到,随着川普的当选,美国大学的政治保守派和自由派出现激烈交锋,这是健康校园文化的表现;而中国则是天壤之别的一言堂。现在,中纪委进驻负责监督思想和言论,落实到党委,用两套人马监督行政。对于这种制度下出来的研究成果和学生,估计西方学校可能需要找到应对的方式。
罗福林表示,中纪委进驻高校很有意思,不过提出的四个所谓意识都是模糊抽象的意识形态术语,并没有讲到教学课程内容。我的理解是,行政纪律是中纪委的关注点,而不见得是意识形态控制。
罗福林说,虽然总体来说中国高校成功控制言论和学术自由,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仍然有教授和学生不断对抗高层的政治压力,尽量争取自己的思想和言论权利。我几年前在北大和清华都有合作,虽然有压力,但是很多教授包括行政人员和领导都抵触中央,尽量保护自由。
至于意识形态控制是否会影响西方人前往中国留学的意愿,罗福林表示,中国是共产国家,外国人到那里去留学不是为了学习思想,而是学习文化和语言。中国在吸纳留学生方面有雄心勃勃的野心,但是,政府严格控制思想,使得它的大学不可能成世界为一流,这是一个严重的矛盾。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