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9日星期二

黄世泽:C919并非中国甚么大成就



中国在1986年终止运十计划后,首架窄体喷射客机C919试飞,并成功降落。其实C919就算在中国,都只是为了试飞,取得有效期至5月31日的飞行许可,离批出适航证明(type certificate)仲有一段路,中国传媒已经大吹大擂。但平心而论,当巴西已经有飞机一早进军北美市场之际,中国在大量依赖外国部件下的C919,并没有甚么好宣传,更不要与日本以及巴西两个都在积极开发同类客机的国家相比。梁振英指C919提供航天工程机会,可以为香港年轻人发展方向,更显得梁振英的无知。

首先,首航可以降落,并不代表可以立即批出适航证明,否则休想通过美国FAA,和欧洲EASA两关。日本三菱重工的MRJ系列,在2015年已经完成首航,至今进行了五次试飞,但日本政府仍然要求三菱重工作出安全改进,预料2020年才能取得适航证明,并且将飞机付运给全日空。如果中国为了面子,乱批适航证明,一旦出现空难,就肯定是人祸,中国商用飞机工业就休想走出去。C919何时可以大规模售予海外市场,这才是问题,而很明显,这不会短期就能批出相关证明。

在金砖四国之中,虽然以航天技术先进程度而论,肯定是俄国最为领先,俄国拥有自己的引擎技术,更是金砖其余国家都做不到,只不过,真的能在国际商用市场大展拳脚是在巴西,Embraer的E-jet系列客机,用家有加拿大、德国、美国这些本身也是航空大国的国家。加拿大、美国、德国的航空公司,有自己波音或Airbus不买,而买巴西飞机,除了巴西飞机相对较平,在营运成本亦较廉宜外,亦因为巴西的制造商,可以通过美国和欧洲的安全要求。

俄国虽然航天技术在世界上数一数二,但俄国和乌克兰仍然未有民航客机,可以大规模售予西方国家的买家,因为这些前共产国家的客机安全纪录令人诟病,俄国航空公司都得要大规模向美国和欧盟购买客机,这也是因为俄国无法自理安全和监管问题。在中国这个很多交通安全问题也未搞好的国家,谁会相信他们能妥善处理好民航客机安全问题,令西方国家的航空公司,放心购买C919或其它由中国公司所生产的客机。

民航发展未学行先学走
相反,现时中国在民航发展上,其实是未学行,先学走。日本三菱重工虽然近年才开发和推出MRJ客机,但不少旅客,其实都在有日本和台湾组件的飞机上穿梭各国,三菱重工、富士重工业、台湾官方背景的汉翔,以及台湾长荣,全部在Airbus和波音各大重要项目上扮演重要角色,由机翼以至引擎组件制造到改装飞机都有,日本、台湾、巴西在物料和组件设计技术是充份掌握。

反之,中国是未有经验下,依靠大量采购美国和欧洲公司的组件,便宣称有自己的航空工业,但涉及机翼、引擎以至飞机总体运作的重要技术,西方国家一定不会主动向中国提供,在缺乏核心经验和技术,所谓的C919项目,要么变成会发生空难的项目,令航空公司蒙受损失,要么为通用电气、Honeywell等公司提供不少定单之后,只是用来回避现时中国官方对购买飞机作出的各类外汇额度管制,可能有个别官员得到好处。

但如果讲到如梁振英所言,如香港人在航天工业带来机会,那等中国能像台湾和日本一样,在Airbus和波音那些新飞机项目上扮演重要角色,制造关键部件时再谈吧。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