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吴祚来: 人们在等待美国之音“断播事件”的真相



如果此次美国之音断播事件没有处理任何高管,那证明勒令停播的是政府高层要员,或美国之音的高管,除非美国国会议员动议,否则无法得到真相。如果此事是张晶(亚太主编)受中共方面自作主张,那么,张晶可能会受到处分,甚至免职。追问真相的人们,必须前往白宫网站的相关请愿网页登记,才有可能依法讨要一个说法。

一、美国之音“断播事件”
4月19日美国之音对富商解密者郭文贵直播采访突然被中断,至今人们仍然没有得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引发公众舆论广泛的关注与批评,一些听众与网友则直接到美国白宫网站上登记,要求美国国会调查美国之音断播郭文贵爆料事件的真相,也有媒体报导,有议员开始接触美国之音相关当事人,以期介入调查。

美国之音对中国听众有广泛的影响,它成为自由精神的象征,它象征美国自由民主的精神,美国政府通过美国之音来照亮中共治下的幽暗,给中国听众提供丰富而详实的资讯,它象征着海外或墙外的自由的声音,而这一声音背后是强大的美国政府,它可以有力量地批评中共侵犯人权,代表美国政府不断发出批评的声音。所以它也给中国百姓提供了某种精神寄托。

这次断播事件为什么掀起波澜?因为人们似乎看到了中共那只看不见的手,伸到了美国,并对美国之音形成实质性的干预,正如时政评论家胡平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既然这次中共干预成功,那么,以后它就会如法炮制,所以这次开了一个坏头,后面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人们现在不明白的是,到底是美国之音中高层直接决定了这次断播,还是美国政府里的要人直接干预了这次直播,因为美国之音毕竟不属于中共宣传部管辖,肯定要通过美国之音中高层来决定郭文贵的直播终止。无论真相如何,这一事件都对美国之音形成实质性的负面影响或伤害。现在人们质疑与追问,不仅要看到真相,也是要捍卫美国的新闻自由,以及对听众观众的尊重。

某种意义上,是受众决定了美国之音的存在与价值,如果没有公信力,没有对自由与真相的尊重,没有关心中国前途与命运的听众,美国之音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美国之音不是一个官方声音的传声筒,它的存在必须依赖听众的信任与支持,所以,美国之音应该接受国会的质询与调查,并给公众听众一个信实的“说法”,当然,也是对美国纳税人的一次负责任的交待。

通过媒体报导,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美国之音高层仍然在坚持说他们没有屈从任何外部压力,只是按照编辑方针不允许美国之音节目上的嘉宾在没有提前通知当事人给他们回应机会的情况下对有关人做严重指控,这包括对政府高官的指控。

“广播理事会观察”(BBGWatch)博客文章对美国之音作出的解释提出质疑是有力的:美国之音领导层对美国经过民主选举的政客,如川普总统和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报导就没有恪守同样的编辑标准。美国之音的许多报导也并没有事先通知相关的美国政客给他们以回应的机会。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看到了美国之音的双重标准,对美国的政要直接批评毫不留情,也不会在同一平台同一时间里,给予其反驳的机会,而对中国政要,如果有影响力的批评者公开其不当资讯,则要审慎对待,否则似乎就是不公正。美国之音的管理层是不是应该公开这个潜规则呢?中国政要本来就应该公开自己与家人相关的财富资讯,现在被海外知情人公开了,应该予以支持,而对于中共政要,美国之音完全有条件让他们通过直播或其它时间,予以自辩,如果他们不愿意或放弃自辩,而只是一味指责或阻止爆料真相,那么,美国之音就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了,通过自由的平台,来维护极权社会政要的各种秘密。

所以对美国之音的调查与追问是必须的。

人们在白宫网站签名,希望能够追问美国之音断播事件的真相;另据媒体报导,公民力量的杨建利和民运领袖魏京生,已经要求美国国会展开听证会。已有美国国会议员与龚小夏接触,广播委员会也已约谈龚小夏。亚太执行主编张晶(Managing editor of East Asia and Pacific Division.)则如常领导美国之音中文部的运作。另据《明镜邮报》报导,参与直播采访郭文贵的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龚小夏、资深编辑东方、负责网路传播的资深记者杨晨已开始被休息一周。

二、中共对美国之音直播的阻挠

因为郭文贵手握大量涉及中共高层的资讯资料,一旦公开,中共高层担心无法承受其冲击,所以通过各种方式阻挠其公开,特别郭文贵是通过美国之音这样有影响力的平台,更让中共政府无法接受。

中共的办法一如既往,并已具时代特色:

一是让与郭文贵有直接影响的中共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通过视频坦白自己与郭文贵的交往,以说明郭文贵是不法商人,直接把国家高官拉下了水,通过网路水军大量传播,并在国内通过微信方式传播,同时让大量网路人员注册推特帐号,发表不利于郭文贵的各种消息。
二是,通过中共可以操控的国际刑警组织(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已成为这一组织主席),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并告知美国之音,不能采访一位受通缉的“不法分子”。但美国之音或其它媒体并没有这样的条文规定:“犯罪嫌疑人”不得接受采访的规定。
三是各种约谈,驻华府的中共使馆官员约谈美国之音总部人员,北京外交部有关官员则约谈美国之音驻北京的机构,软硬兼施,以阻止郭文贵的直播得以实施。

近期《明镜邮报》获得了更为详实的报告,我简略介绍如下:
中国外交部外媒处处长马女士告知美国之音:郭文贵在大连被批捕,是犯罪嫌疑人,涉嫌行贿,而且数额巨大,(提及马建)。这位外交官员说:希望VOA能够以新闻的职业道德标准处理这次采访和其他报导(中间提到19大和美中关系)。

美国之音回答:VOA是在按照美国之音宪章规定来做,全面准确真实平衡地报导。

4月18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员打电话给美国之音负责对外联络的纪锋,据说用语比较客气,但明确要求美国之音不能直播专访郭文贵。

《明镜邮报》还曝料了更多细节:
纪锋随即将中共官员的意见报告给了张晶、龚小夏等人。张晶则转报告给了人在非洲的台长艾曼达贝内特(Amanda Bennett)、负责日常事务的常务副台长(日裔)管原彦(Sandy Sugawara,deputy director of voice of America.)、副台长(台裔)赵克露(Kelu Chao,associate director for language programming),从此,美国之音内部就是否如何直播专访郭文贵出现了分岐。

张晶主张将直播节目改为15分钟,并要求资深编辑陈健通知负责《时事大家谈》统筹的宝申,以安排其它节目填补空出的时间。陈健当即拒绝转达令。李肃也不予配合。而宝申18日当天明确表示:除非你派两个保安将我架走!观察人士对《明镜邮报》指出,红色通报出现之后,加深了美国之音管理层就此事出现的分岐。

上述细节说明,中共促成的红通令,确实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美国之音管理层据此来限制直播时间,原定的三小时被张晶要求减缩到十五分钟,最终是一小时的时间。

美国之音管理层是因为敬畏“红通令”,还是敬畏红通令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或者白宫有更重要的官员对此进行了严厉的干预,最终造成断播?当事人张晶最应该首先站出来说明过程与真相。

三、一些细节仍然可以看出断播事件的问题症结

美国之音应该知悉中共的潜规则,以及相应的潜台词。

什么是中共的潜规则?当纽约时报曝料时任总理温家宝家人拥有巨额财富,这份报纸的记者就无法获取中国签证,所以,美国之音驻京办事处最担心的应该是自己的利益受损害,如果郭文贵曝料了中共一二号人物,那么,美国之音无法承受中共的处罚或驱逐带来的后果。

所以,当美国之音北京办事处与外交部相关官员交谈时,问及直播郭文贵是不是会有处罚,对方的回答非常模糊,“wait and see”,等等看,还是“等着瞧吧”?潜台词的意味非常明确。

我们通过流传出来的美国之音直播现场视频,包括直播前的准备时间视频可以看到,现场主持人之一龚小夏女士非常紧张,她提示是不是准备好了“红通令”内容,而且在直接提问时,不断追问郭文贵的身份背景。

这些均应该是满足中共方面的“强烈要求”,即,无论郭文贵如何曝料,都要同时让公众知悉,郭是被国际刑警通缉的物件,并通过追问背景,使他面临一些可能的窘境,甚至曝光一些隐私背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共觉得这是公平的,有职业操守。郭文贵在传播自己的资讯的同时,中共需要传达的资讯,也传达给公众了。

但龚小夏或美国之音高层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郭文贵这次直播,直接触及到了中共最高敏感点:事涉中共一号人物习近平和重要的人物(王岐山),当然这两个人物是不可能到现场或联线对话的,所以,美国之音高层就下令断播,并为此找到一个借口:事涉中共高层政要,无法核实的资讯被曝光,有损美国之音公正形象。而这一借口当然无法成立,前面提到的“广播理事会观察”(BBGWatch)博客文章已有权威的驳斥。

还有一个细节也让人产生联想:美国之音断播事件发生之后,外交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针对记者的提问,总是闪烁其辞,并认为:美国之音都没有问及此事,你问什么?

为什么中共外交官员会把话题推给美国之音?现在只能推断:事前外交部与美国之音已达成默契,如果不能阻止直播,那么,直播过程中,不允许出现涉及最高领导人的曝光内容,如果出现,则会严厉处罚美国之音(如果仅仅曝光一般官员,中共会全然无视)。中共外交官员看似无礼,但其无礼的背后,却能看出他们已对美国之音形成某种干预、制约与责任推脱。

中国政府的潜规则或潜台词,我们容易看到,但美国之音的背后的隐情,我们不得而知,而且我们应该有知情权,因为这涉及到是不是有人滥权,甚至有官员被中共有关方面收买。我们现在只能看到非常有限的资讯,就是美国之音一线记者与编辑与中高层之间的分歧,甚至可以说是进行了“斗争”,一线记者编辑维护的是美国之音的权威与尊严,还有职业操守,而美国之音的高管或是基于美国之音的现实利益(是不是可以驻守中国),或者美国政府会不会生气,扣减VOA经费。

如果是政要对美国之音高管发了内部指令,其高管一时也不会泄漏出来,继续保持沉默,以保护单位利益与自身的职位。所以,唯一的可能是国会或议员出面,进行调查与质询,使真相坦白于公众,使美国之音与美国政府挽回信誉。

【 风传媒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