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山东单县棉纺织厂工人维权无果 拟向法院提起诉讼


山东单县棉纺织厂2004年破产,工厂4000职工的安置、保险、养老等问题至今仍没有解决。有工人反映,当地政府采取推诿及维稳手段打压维权职工。近日,500多失业职工准备联名向菏泽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维权。

山东单县棉纺织厂的职工刘女士日前向本台求助,指他们纺织厂的职工维权十余年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

为了将单县棉纺织厂的280亩土地倒卖给房地产开发商牟取暴利,2004年,该厂在当地政府和厂长的暗箱操作下宣布“破产”,这一行为导致4000名工厂职工失业,生存保障和养老都没有了着落。

刘女士告诉本台记者,今年4月,她们前往单县政府要求解决有关问题,和过去很多次一样,仍然没有任何结果。不满的员工于是决定向菏泽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目前已有500多人参与:

“4月12号我们又上县政府要说法,就要求见领导,他不光不理我们,还抓起来6个人拘留了10天、15天的。我们忍无可忍及觉得要告他们。我们去菏泽中院要求立案,第一次去他说要跟领导汇报,现在反正我们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包括这些人的签名。昨天夜里,我们几个在一块大体统计了一下,交上身份证复印件的大概500多人,随时准备给他送过去。”

刘女士说,当地政府对待他们这些职工不是敷衍,就是维稳。2005年,因单县政府和驻厂工作组采取拖延推诿的手段,对职工不管不问,职工曾在当年7月将105国道单县收费站堵塞,从而导致20多名职工被关押、训诫。她说:

“政府不讲道理,我们没办法,不给我们一点说法,而且就是镇压。我们把105国道收费站堵上了,影响他们的交通,他们就抓了我们20多个进行训诫,然后就想尽各种办法打压职工代表。”

记者转而致电单县政府,对方说他是值班室的,对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

记者:“我是想问,前一段时间单县棉纺织厂的员工来维权。他们说,没有解决问题,十几年都没有拿到安置、养老的相关待遇。现在政府在协商解决吗?”

对方:“这个我知道的好像是曾经开过会,研究过这个问题。但是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记者:“您不知道现在结果怎么样?”

对方:“对,我们这里不清楚。我们这里只是值班室。”

刘女士感叹,她所希望的只不过是老有所养,病有所医。而她现在已经55岁,在单县棉纺织厂的工龄超过30年,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工厂,但现在却连基本的保障都没有。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