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卢峰:中国年轻世代的「口罩诅咒」



中国人不易做,做中国的年轻人更是难,即使有幸到外地留学开眼界依然被内地的「雾霾」笼罩,不能随便呼吸清新、自由的空气,否则随时惹祸上身,前途难料。今年刚从美国马里兰大学毕业的杨舒平小姐就成了最新的「受害者」。

前几天,杨舒平小姐参加马里兰大学2017年毕业礼,还被选为毕业生代表发言。这本来是个美好的经验,很值得跟其它同学、年轻人分享。而杨小姐显然也努力做了功课,写出了一篇有个人感触、有宏观视点、有热门话题、有涉及中西文化冲击的演说。在台上演说时也相当有自信及流畅,以大学毕业生来说算是表现良好,绝不失礼。

谈清新空气刺中「强国」要害

可是,演说视频及内容公开后在中国大陆引来的不是掌声赞誉,而是排山倒海的批评、质疑、攻击。好斗的官媒如《环球时报》固然批评杨舒平的言论侮辱中国及媚外,大批网民也枪口一致的指她在宣扬「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官办的留学生团体指演讲令内地留学生无比尴尬。连最权威的官媒《人民日报》也批杨舒平的演讲充满偏见。从这样的态势看,杨舒平虽然已就演讲道歉,并说自己无意批评祖国,但她的麻烦只怕才刚刚开始。

杨舒平究竟说了些甚么令北京官媒以至内地网民怒火中烧呢?其实不是甚么惊天动地的事,她没有要打倒中共或平反六四,没有批评中共是专权政府,杨舒平只是把自己在美国五年体验到的清新、自由空气如实说出来而已。这里引一下她的说话:

「这里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甜美,觉得份外珍贵……我的眼镜上不再有雾霾,呼吸不再困难,也没有了压抑,每一口呼吸都是愉悦的。今天我站在这里,仍然忍不住想起那种自由的感觉。」

「在马里兰大学融入到不同小区的机会让我接触到了许多不同角度的真相。很快,我意识到在这里我有机会可以自由地说,我的话是有价值的,你的话也有价值,我们所有人的话都是有价值的。」

这些话听在美国及其它来自民主开放国家的学生耳里大概不会有多大反应,清新、自由的空气早已是生活的一部份,不会大惊小怪。可对中国政府、官媒以至盲目爱国的网民而言,杨舒平的话却「大逆不道」,因为这些话戳中了中国的痛处,刺中了「强国」的要害,令「强国」努力打造的高大形象土崩瓦解,从一个看似走在时代前头的巨人变成终日要戴着口罩不能轻松呼吸自在说话的侏儒。他们怎能不勃然大怒并不惜开动舆论机器围剿杨舒平呢?
  
捱惯「一言堂」铭记自由珍贵

其实,杨舒平的话与其说批评,毋宁说是一种culture shock(文化震荡),一种到达新土地领会到的新视点。对在内地成长、经年累月受官方传媒及教育操控思想的年轻人来说,大城市空气污染、雾霾是常态,外出戴上口罩以阻隔污染物是常识,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当他们踏足像美国这样空气清新的国度,可以随意把口罩除下时,他们怎能不觉得惊讶及难以相信,怎能不印象难忘呢?

当然,更大的震撼是美国自由、敢言的「空气」。在内地的教育及传媒境中,思想控制是正路,官媒、高官才有话语权,一般民众却得谨言慎行,因为说错话、站错队后果严重,轻则被灭声消除微博或其它网上账户,重则有公安上门抓人治罪,甚至人间蒸发。年轻人的父母大概早已教导他们要听话不要乱说话,学校、师长大概也有提醒他们不要碰争议问题。可当留学生到达美国,一下机就可以随便上facebook及在网上浏览,在学校可以讨论争议不同的问题,不管性别种族歧视到气候变化到是否该弹劾政府领导都能畅所欲言。可真是人人有权发声,人人有说话的自由,捱惯「一言堂」的年轻人如杨舒平怎能不觉得这份自由空气弥足珍贵,成为他们毕业时铭记的经验。

遗憾的是,杨舒平等年轻留学生在外国留学能尽情呼吸清新、自由的空气顶多只是一个悠长假期,难以持久。当他们学成回国,下机的一刻又得再次戴上口罩,重新适应雾霾、高压的空气,不能再自由自在的呼吸,不能再随心随意发言。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