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铁流:什么是酷刑 ?也说酷刑


什么是酷刑?我认为无罪关押就是酷刑!一个生于天立于地的正直人,不嫖、不赌、不做坏事,更不杀人越货、强奸妇女、拐卖儿童、贩卖烟毒,公安机关好端端地把你抓进看守实行所谓的“强制措施”;把你和十几人、二十几人、甚至三十几人,关在一间牢房里。这儿空气龌龊,见不到阳光,三餐极低极次,菜里没点油暈,吃喝拉撒全在一起,还長期见不到亲人,又無可读的书報,每天还要坐板学习监规纪律;提訊要戴黑色头罩与手铐,纵见律师也有穿警服的人看着。在這个近似地獄的地方,纵不打你骂你也受不了啊! 

我2014年9月14日因几篇批評刘常委的文章,被抓进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关押了62天,后因輿論大,过问我事情的媒体多,当局把我转押回成都。原说“下个台阶放我”,可是没有放,继续把我关押在比北看(北京看守所)低几个挡次的成都市公安局看守所,这一关又是88天!這88天比北京更难受,不旦空气龌龊,尘灰飞扬,無水洗浴,一间不足20平米的牢房多达28名在押人员,睡觉打楔子,地上天上都是人。为此导致耄耋之年的我血压猛升,急送对口医院——成都市青羊医院住院抡救,竞然戴上两付重达60多斤的脚镣。我向看守提出抗议,看守回答:我们执行习主席“依法治国”指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无論在北京还是成都,审讯我时我从未认过暃!我压根儿无罪,光明磊落,一生正直,守法遵宪,堂堂君子〔可查阅档案,可我档案保密,律师也無权查阅〕。我的事全发生在北京,与成都没一点关係,听说全由北京刘办指揮。在成都,基本上没有审讯过我,所谓审訊主要讲关和放的条件。他们说,“你是北京交办的案件,不能取保候审,必须走司法程序。认錯认罪放,不认关!出去不出去,就看你和我们配合不配合?”
    
82岁的我,一生受苦、受累、受屈、受寃,想健康快乐地活下去,选择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认罪”回归之路——先自由再说。说来大家不会相信,庭审前律师要给我做“无罪辯护”,我却要他做“有罪辩护”,奇不奇怪?律师说我受骗了,我说不会,如若骗我,我当场揭穿。在這点上,他们还讲信用,一开庭就放了我:“判处有期徒刑兩年半、缓刑四年执行”。
    
自此,似乎我成了中共的“缓刑样版”;此后高瑜、蒲志强,今天的李和平律师、谢阳律师是否都如此,不得而知?反正他们都出来了!我为他们高兴,我为他们呼欢!他们年轻,还有抗争力。而84岁的我,经此次折腾,折腾出心脏病!原有享受“特殊門診”的高血压,又多了项“房颤”,如再抓,勿动酷刑,不进看守所就去火葬场了······
    
2017年5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