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倡辱警罪纾缓警民对立 团体忧以言入罪



香港一场占领运动令警民关系撕裂,3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以私人草案形式,提出订立“辱警罪”,阻吓公众人士辱骂执法警员,或展示带有侵犯性的标语。警察员佐级协会欢迎有关建议,认为有助警方执法,但人权组织质疑,若法例通过,会导致以言入罪。(林国立 报道)
经历占领运动、旺角骚乱后,近年香港警民关系持续恶化,3名位有法律背景的建制派议员,经民联梁美芬、民建联张国钧以及何君尧,计划以私人草案方式,就”辱警罪”立法,保障执勤警员不被辱骂,他们已就草案字眼徵询律政司。
草案建议在《公安条例》引入第17H条,”侮辱执法人员罪”,任何人蓄意对执法中的人员使用滋扰性或辱骂性言语,或展示滋扰标语即属犯罪。
草案建议,触犯法例者一经定罪,最高罚款2000元,监禁1年,若重犯或有恶意,就改以公诉程序处理,最高罚款5000元,监禁3年。
梁美芬指,近年社会出现了仇警的情绪,有需要立法保障执法人员。
梁美芬说:由占中开始,大家会看到,似乎社会上营造了一个仇警的情绪,蔓延到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一些执法人员,包括甚至可能在地铁,在一些发告票时,都会看到一些恶劣的态度,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对我们的执法人员,应该给他们应有的尊重。
她承认,私人草案需要经过分组点票,故必须要有非建制派支持才可以通过,她希望非建制派会考虑。
但民主派已表明反对,民主党林卓廷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他们提出的条例条文不清晰,无助缓和警民关系,只会激起矛盾,建制派明知分组点票下,条例不可能通过,只是摆姿态。
林卓廷说:令现在紧张的社会气氛会更恶化,立了辱警罪,警民冲突只会有增无减,而立例建议有很多不清晰的地方,甚么叫滋扰性,甚么叫侮辱性,其实人言人殊,这些事会很容易引起很大的争端,我觉得是一个政治姿态,实质如何缓和社会气氛,是做不到的。
民权观察成员沈伟男也指出,建议的修订比现有的公安条例,定罪门槛低很多,有可能变成以言入罪的工具。
沈伟男说:相对现在公安条例现有的法例,入罪的机会高很多,一直说的是要有一些滋扰性行为,但你要有一个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这个条件下,才会触犯法例,但现在连这个条件都没有,真的有机会以言入罪,假设在游行示威中,市民不满警方的做法,展示一些标语,会否就会触犯滋扰性或辱骂性的元素呢。
警务员佐级协会,早前曾去信特首梁振英,要求就辱警罪立法,协会主席陈祖光接受本台访问时指,支持有关建议,认为可以有助警方执法。
陈祖光说:认为现在这个时间是最适合的时间,争取侮辱公职人员罪,现在的社会情况,很多人当公职人员执行职务时,会蓄意用挑衅的手段,令同事执法上产生阻碍,如果市民是奉公守法,不用侮辱警察或公职人员的行为,就不会犯法,如果有这个法例,是否就可以阻止这些蓄意挑衅警务人员的人呢。
他又认为,只要市民知道侮辱公职人员是违法,就可以有效减少警民冲突,令社会和谐。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