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谢阳法庭上改口称未遭刑讯逼供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4月25日原本是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在长沙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的日子。当日,近百名维权人士及外国驻华外交官都到法庭外声援谢阳。法院在当天没有开庭并宣布推迟庭审。
2015年7月律师谢阳被抓捕。今年4月初,湖南司法当局口头通知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当局已为谢阳另外指派了辩护律师。据悉,当局变换律师的做法并未得到谢阳家属的同意,而陈建刚此后还被暂停律师执业工作半年。
在担任谢阳的辩护律师期间,陈建刚今年1月与谢阳在长沙第二看守所会面后,曝出谢阳六个月以来在监视居住期间被警方实施酷刑,包括被24小时轮番审讯、反复恐吓、控制饮食、暴力殴打以及烟熏、坐"吊吊椅"等。该笔录引起国内外人权人士和机构的强烈反响。3月初,大陆官媒联合发布消息称,"谢阳受酷刑"是捏造的,并透露经湖南省检察院的调查,证实谢阳没有受酷刑对待。陈建刚反驳了调查结论,并透露被禁止会见谢阳。
据法新社报道,今天在长沙市中级法院法庭上,谢阳表示,"公安机关及检察机关对该案进行的侦查活动合法,充分保障了其权利,同时表示,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并强调'更没有遭到过酷刑'"。他还称自己在香港和韩国接受过"培训"。法官问他接受的是什么类型的培训。他回答说:"接受西方宪政思想的洗脑,目的是推翻(中国)现有体制,发展西方立宪政体。"
今年2月底,包括德国在内的11个国家的驻华大使馆联合致信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要求中国官方调查有关人权律师在遭拘禁期间遭受酷刑的报道。11国驻华使节在信中对"最新有关被拘禁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遭受酷刑以及其它非人性的、侮辱人格的惩罚方式的报道表示严重关切"。联署信呼吁中国官方对人权人士停止"监视居住"的做法。
这封信要求中国官方立即对谢阳、李和平、王全璋、李春富律师及人权活动家吴淦遭受的酷刑指控进行独立调查。
目前身在美国的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她没有接到中国官方发来的任何消息。她说:"法庭允许家属出席庭审,但是我联系不到任何家人。"
美国之音在一篇相关报道引述陈桂秋的话强调说,"开庭审判本来就无罪的谢阳,是对法律的藐视,只接受谢阳的无条件释放,若有任何让他失去人身自由的附加条件,将继续对官方的违法行为进行揭露,绝不放弃"。
《中国人权卫士》研究院法兰茜(Frances Eve)对法新社记者说:"今天这场作秀式的庭审剥夺了谢阳自己挑选的辩护律师辩护的资格并掩盖他遭受酷刑的事实。"
上周日(5月7日),一些社会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他们受到"警告",不许前往长沙。但是这些活动人士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
据"民生观察工作室"及多名维权人士在网上透露,5月3日,谢阳以前的辩护律师陈建刚等六人在云南景洪旅游时被抓到当地一个派出所,数小时后又被十几个携带枪支的公安分几辆车带走。法新社报道称,陈建刚表示后来自己在警方人员的陪同下回到北京。
谢阳的新律师没有回应法新社的问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