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笑蜀: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同道



2017-05-21 笑蜀之呈堂证供乙
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自由的朋友。反路易十六的罗伯斯庇尔不是,反沙皇统治的列宁不是,反巴列维王朝的霍梅尼不是,反伊拉克王朝甚至取名”起来抗争的人”的萨达姆也不是。曾高调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窑洞党,当然更不是。
当此转型关键时期,不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反对的江湖各色人等都有,翻版罗伯斯庇尔列宁霍梅尼萨达姆窑洞党不乏其例。甚且等而下之,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亦后继有人。
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同道,那么如何分辨?关键不是看口号多响亮,也不是动机因动机难测。窃以为关键是看手段,看过程。专制最大的邪恶是不把人当人,即野蛮。我们反对专制,我们自己就必须文明,必须把人当人,必须尊重所有人包括敌人的人格和尊严,尊重和包容异见,尊重个人自由。这是我们跟专制者最大的分别,也是基本的反对伦理。有否知行合一,在具体手段、具体过程中坚守反对伦理,践行自己主张的自由与民主,这应是主要的试金石。
由于专制苦难之深,人们对当下专制强烈地憎恨;同时因自身无力渴望代言人,情急下往往饮鸩止渴。谁的口号最响亮,最让他们痛快、过瘾,他们就给谁喝彩,顾不上深究代言人有否知行合一,顾不上对手段正当性、过程正当性之追问。专制苦难造就过度激愤,过度激愤造就人心盲目。如果人心普遍盲目,就容易被代言人操弄;以反专制为宗旨之反对运动,就可能适得其反。取代者纵然以民主之名,结果也往往不过是拜民主教,犹如洪秀全之拜上帝教。专制苦难非但没能消除,反而更甚。
历史已经反复印证,专制并非只有一种。专制是形形色色方方面面。不只反对特定专制而是反对一切专制,包括反对反对阵营之专制,才能净化反对,才能防止革命的异化,才能避免历史的轮回。一定要切记:我们反对专制,不是为了造就反对阵营自己的专制;我们反对当权者对人的侮辱和损害,不是为了在反对阵营侮辱和损害人;我们向当权者争个人自由,不是为了在反对阵营限制个人自由。反对阵营的任何道德专断道德审判,任何对人道、人性、人的自由与尊严的践踏,都一定是新的专制之源。
这新的专制之源可能比当权者的专制更危险。这一则因为当局的专制是显性的,其危害与罪恶众所周知,早无信用不可持续。但反对阵营的专制则是隐性的,往往有反对的神圣光环包装,更隐蔽一般人更难辨别。其次则因为,当权者道德溃败注定了道德重建只能依靠民间,尤其依靠反对阵营。反对阵营既为道德重建的活水源头,则其任何形式的专制包括精神专制都是对这活水源头的污染,可能摧毁社会最后的希望,这后果,难道不比当局的专制坏百倍?
当然政治不能过于洁癖,何况现实中最大威胁毕竟还是当权者的专制。为了反对当权者的专制,需要调动一切力量,包括潜在的专制者,哪怕潜在的罗伯斯庇尔列宁霍梅尼萨达姆。但对他们一定要认清、一定要最大警惕。前门驱虎的同时,坚决后门拒狼。充分利用狼对人类有益的一面,让它们努力捕食蛇鼠;但看紧它们,不要给它们任何咬人的机会。
法国大革命
美篇-笑蜀专栏   转自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