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喬木:公知的三種結局


遼寧阜新31歲的警員王聖元,最近在網上發表針對「公知」的言論,引發熱議。他的大概意思是,公知和親美的「帶路黨」同屬一夥。公安在平時的維穩第一線,需要的時候根據言論記錄,上門抓公知;中美開戰時,公安雖沒有坦克,不能到前方打仗,但在後方有的是子彈,見到公知和帶路黨就殺。

王雖然是個體的網路言論,但考慮到他的警員身份,仍然可以反映當下一些人和部門,對公知的態度。王是公開的治安警察,無獨有偶,幾年前流亡美國的異議作家余杰,在國會關於中國問題的聽證會上,爆出一段大陸國保警員,即從事國家保衛、政治保衛的秘密警員、對他說的話。

余談到一次對他審問時,由於拒不配合,有位國保頭目揪着他的領子說,別看你們在網路上趾高氣揚、蠱惑人心、危害穩定,全國像你們這樣的公知不就200個嘛。如果局勢危急,挖個大坑,把這200人全埋了,一下就太平了。

這段話傳出後,網上出來許多版本的200人名單。有些人聲明一直主張和平轉型,無意和當局對抗,怎麼也上了名單?還有些人不忿,自認影響很大,一直在發聲呐喊,推牆促變,名單上怎麼沒有他?沒上榜的想上榜,上榜的有的不想敏感化,有的引以為榮,還有的在爭排名和影響。

公知是公共知識份子的簡稱,指的是知識分子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以外,介入公共事務,對公共問題發表看法,往往是具有自由傾向和現實批判的言論。社交媒體剛興起的時候,公知的言論在網上頗有影響,有些粉絲眾多的大V公知更是呼風喚雨、設置議題,左右一些社會問題的發展和解決。但是隨着網路的整頓分化,特別是這幾年政治的變化,公知的好日子似乎一去不復返了。

官方對公知的態度,從最初網路興起時的敬畏、忌憚,到現在全面掌控網路後的蔑視、驅趕。警方更是認為公知是麻煩製造者、不穩定因素,必欲除之而後快。民間對公知從過去的應者雲集,隨着這幾年的網路嚴管、輿論分化,對公知的批評、揭露和不屑,愈來愈多。對內鼓吹正能量,對外反美、主張崛起的周小平等人,更受歡迎。就是公知內部也不斷分,革命黨和改良派、口炮黨和溫和派內鬥不止。

在這種情況下,曾經內外通吃、名利雙收的公知,面對着三種結局:

一是污名化。經歷了抓大V、上央視、嫖娼和造謠的指控,再加上騙錢和境外勢力勾結的揭露,公知已經像小姐、教授、開發商、煤老闆一樣被迅速污名化了。甚至不像土豪那麼直接,不像官員那麼實事求是,當官就是為人民幣服務,或讓人民為我服務。許多公知口是心非,言行不一,說是愛國,卻老批評政府。表面上鼓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民主、自由,實質上卻想搞美國那一套,還美其名曰是普世價值,其實就是一幫漢奸賣國賊帶路黨。

二是存在難。過去公知網上發帖、撰文、被採訪,網下講座、出書、論壇嘉賓、帶隊遊學,經常上頭條、出專題。一個人的讀者比人民日報的訂戶還多,一幫人的粉絲,比黨的隊伍還大。經過幾輪網上網下、從平台到內容的整肅,公知總體上已銷聲匿迹,公開管道和公共言論已難以存在,只能在微信群和朋友圈苟延殘喘,隨時還會被解散、遮罩、封號。能在微博微信公眾號上存在的,早就不是公知範,而是風花雪月、吃喝玩樂、旅遊見聞的俗人一個。

三是走轉改。這本來是中宣部近年來對宣傳工作者的一個要求:「走基層、轉文風、改作風」。借用到公知頭上,就是走人跑路、轉行賣貨、改弦易轍。許多公知跑到國外去了,有些沒有專職工作,難以用言論寫作換飯吃,只好利用殘留的名氣網上賣東西。別的不好賣,就賣壯陽藥,不能精神上振作,就器官上勃起。看到有些體制內的公知被迫出局的慘狀,另一些趕緊改邪歸正,鼓吹正能量,研究大國崛起、一帶一路、國學儒家。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