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黑龙江律师迟夙生正常办案 遭法警粗暴抬离法院晕倒



近年来,中国的维权律师在办案过程中屡遭当局粗暴对待。5月9日,黑龙江律师迟夙生在正常办案时,遭法警强行抬出法院受伤送医,律师的随身物品也被扣押。有法律界人士谴责当局,相关保障律师执业和办案的法规不少,但司法机关却往往有法不依,践踏和漠视律师的合法权益。
黑龙江律师迟夙生于5月9日,在辽宁省抚顺市的望花区法院代理一起案件时,因质疑法官的说法,而遭到2名法警要把她的电脑没收。然而,不满法警行为的迟律师拿起手机拍下对方的相片作为证据,这时来了约8名法警一哄而上,抢下迟夙生律师的手机,并且架着她的胳膊快步就往门外拖。
就在这个时候,迟夙生律师突然晕倒。但是法警并没有第一时间放开迟夙生律师,而是继续拖,及后被送到抚顺市第二医院抢救。
迟夙生律师在沈阳市的朋友周先生向本台反映,迟律师已经出院,目前在沈阳市的一家旅馆休息。周先生说,即使迟律师已清醒过来,但是身体也很虚弱,要先留在当地密切留意情况,再想下一步是否要为这个事情启动法律程序追究。
周先生说:迟夙生律师现在的状况是这样,心脏还是不舒服,然后头晕。身上的脚部,腰部、后背等都有一些瘀青的外伤。她现在是清醒过来了,但是有时候这个创伤不一定立即爆发出来,需要全方位观察看一看到底有没有毛病。
事发后,迟夙生律师所属的律师事务所立即透过公众号发出消息,表示迟夙生律师已经60岁了,抚顺望花法院却对一位如此敬业又手无缚鸡之力的花甲老人竟然使用如此暴力手段。要求法院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满意的交代,并且对迟夙生律师的身体和安全负全部责任!
记者向该律师事务所的法律工作者了解时,对方表示在讨论后,不排会有具体的法律行动。
维权律师葛文秀斥责法院的野蛮行为。他说,过去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和办案方面的法规并不完善,却很少听到有律师在办案时被拖出法院。近年来,当局一方面修例,加强对律师的保障,却接连发生律师遭到办案机构人员的无理以及粗暴的对待。
葛文秀律师认为,关键是公检法如何看待律师,并不是制定更多的法律条文。
葛文秀说:(粗暴对待律师的行为)太泛滥,也太普遍、太随意了。随意到什么程度?他们在眼里根本就没有律师的地位。所以我就觉得不是一个法规完不完善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一个如何毛待法治;如何看待律师的问题。你想要法治,就要遵重律师。
不少律师在网上发文批评望花区法院粗暴对待迟夙生律师,认为黑龙江律协以及全国律协有必要要介入事情。
访民鲍海燕在网上看到迟夙生律师的消息后,也转发了相关的内容。她认为,不管是男还是女,都不应该使用暴力,更何况迟律师已经是60岁了。
鲍海燕说:我们一直在网络关他们这些维权律师,他们都是帮肋基层老百姓维权,所以会受到政府打压。我看到迟夙生律师已经是60岁了,你看这些司法人员还打她,从法院抬她出来。真的这个法院,哎呀!怎么说好呢!
在黑龙江执业的迟夙生律师曾连续三届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她曾接办了多宗敏感案件,例如李庄案、“齐二药”假药案等,有“死磕派”律师之称。因为敢言,她的微博经常被删帖子或禁言。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