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星期一

喬木:改良派口炮黨再論戰


最近中國大陸的改良派和所謂的「口炮黨」,圍繞著名公知于建嶸的房子被強拆,又起紛爭。

和一般的知識分子不同,于建嶸具有雙重身份,在體制內外都有影響。一方面他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的教授、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多所大學的博士生導師,應邀頻頻給各級官員做講座,屬於標準的體制中人。

另一方面,他無意申報體制中的課題,除了薪金所得,不從單位報銷任何費用,自己開展獨立的社會問題研究。同時寫小說、做畫賣畫辦畫廊,投資置地創業,發起參與各種社會和公益活動,救助弱勢群體,網絡不斷發聲,粉絲和擁躉甚多,在社會上具有相當的影響。

此次紛爭源於于建嶸在北京宋莊投資興建的用於研究和開展活動的一幢樓,雖有與當地村民委員會的用地協議,但在主體建築完工幾年後,當地鎮政府以違章用地為由,下令要強制拆除。消息傳出,支持于建嶸的改良派與反對他的口炮黨,圍繞強拆和其他事,展開激烈論爭。

所謂改良派,是指對中國社會的轉型,主張採取改良、漸進的道路,也被稱為補鍋派。所謂的口炮黨,則主張變革、激進的道路,被稱為變革派或革命黨。由於他們強烈反對現存的體制,呼籲推倒重建,但沒有可行的辦法,短時間內又看不到革命的可能,只是停留在口頭的論爭,也被戲稱為口炮黨。

口炮黨譏諷于建嶸標榜直接間接給百萬官員上過課,宣揚依法治國、柔性維穩、文明執政,但最終不能避免自己房子被強行拆除的命運。他的一些言論和事實表明,依法治國實質是為統治辯護,柔性維穩就是尋找借口。房子被拆象徵着於理論的破產和信譽的危機。

而改良派則譴責口炮黨一遇到這種事,不是把矛頭對準濫用權力的一方,而是老批判受害者鬥爭不堅決,對體制有幻想,自食其果。他們並不了解于建嶸這些年的研究,講了甚麽,做了甚麽,就肆意歪曲批判。于從來沒有為體制辯護,而是通過講座和活動推動變化。他始終反對強拆,救助了各地許多失房失地的訪民。社會轉型期各有認識和方式,口炮黨不能逼人革命。

兩派的爭論是這幾年的新現象,原來其實是一派。隨着近年來政治環境的變化,當局的高壓態勢,言論空間的緊縮,一部分人從改良派中分離出來,認為革命不可避免,丟掉幻想,不要補鍋,而是推墻。

過去是改良派和當權派爭論,要求後者政治改革。現在當權派強勢,沒有政改的意願和迹象,也沒有耐心,不提供平台同改良派繼續這樣的對話。而口炮黨和當權派本來就有不可調和的矛盾,從來沒有對話的可能,他們只能在網絡上不斷變換身法發聲,或在牆外吶喊。

現在口炮黨和改良派論戰,顯然不是說給當權派聽,後者樂見兩派爭鬥,或招安,或剿滅。兩派的爭論其實是說給中間力量和民間社會,面對這幾年政治的逆轉,改良派想守住基本盤,等待時機繼續改革;而口炮黨則想擴大力量,認為改革已死,革命只是遲早的事。

從人數上來看,改良派佔優。從態勢上來看,由於口炮黨是進攻方,言辭犀利,咄咄逼人,現實中又不斷有類似于建嶸也被強拆這樣的案例,讓一些人丟掉幻想,加入他們的陣營。加之這幾年網絡高壓之下,牆內暗潮湧動,牆外強烈反彈,態勢上口炮黨似乎佔了上風。

至少愈來愈多的人認為,中國社會危機四伏,如果不主動改革圖變,嚴防死守的結果是,革命又會像歷史上一樣難以避免。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