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
--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
征文

“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

 

我的故乡四川成都的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陈兵等四人因为制作“铭记八酒六四”酒入狱,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审查起诉,面临判刑。

今年3月,四川的“业馀驯兽师”陈云飞被判刑四年,我写了篇推文:《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全文如下:
 
四川才子刘师亮(1876-1939),原名芹丰,又名慎之,后改慎三,最后改师亮,字云川,别号谐庐主人, 清末民初四川内江人,以“蜀中幽默大师”之誉闻名于世。
 
传说中,他自幼好学,善做对联。当年,光绪和慈禧的讣告到成都,官方照例停止娱乐,以示哀悼。他写了一副挽联:“洒几点普通泪。 死两个特别人。” 横额是:“通统痛同。”被成都巡警道周孝怀,以刘师亮联意不恭,违犯警法,判处拘留三十天,后改为罚款三十枚银元示儆。
 
二十年代,他在成都创办《师亮随刊》,曾以对联 “民国万税;天下太贫。” 讽刺民国。民间传说刘师亮曾大白天提着灯笼在街上走,别人问他这是干啥,刘说:『没光明,看不见。』

当朝的四川“业馀驯兽师”陈云飞 ,六四18周年当天,因在《成都晚报》上刊登“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监视居住半年。陈云飞以一系列行为艺术闻名于世。今年3月陈云飞却因拜祭六四遇难学生,被成都武侯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四年。

苛求自己的陈云飞,既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又是侠骨柔肠的志士。一次,黄琦的父亲病逝,陈云飞去帮忙,当他打开挎抱,拿出1000块钱交给黄妈妈时,黄妈妈差点掉下泪来,因为陈云飞的挎抱里,装了一大抱冷馒头。

隋牧青律师:陈云飞寻衅滋事案今天下午当庭宣判,陈云飞获刑四年。陈云飞微笑着打出胜利手势,表示要上诉,理由是判刑太轻。

我们将陈云飞憨逗的脸谱重新定格,舒畅的眉宇下,挂着的那脸憨笑,可以感动中国吗?

陈云飞和刘师亮,同样是“蜀中幽默大师”,其遭遇却截然不同。时光过去近百年,中国官方容纳幽默的程度反而后退,说明当朝的正义性已荡然无存。

清明时节拜祭逝去的亲人,是中国民间千年来的习俗。陈云飞无罪!一个连幽默大师也被判刑的政权还有未来吗?(推特文)

前天,网友江棋生先生给我寄来了他的大作《活得更像一个人》,嘱我转载在我主编的民主中国网刊和参与网上。

江棋生先生在文中说:“28年后的今天,许多国人已经不难明白,要活得更像一个人,就是要坚持以权利和良知为本的做人的底线要求。能够持守这样的做人底线,就能活得像一个人;逐步抬升对自己的底线要求,就能不断活得更像一个人。”他还说:“活得更像一个人,这是爱生命、爱生活的真谛所在。活得不像一个人,人的尊严从何谈起?人生幸福从何而来?能有什么知足常乐?活得更像一个人,一切别的人生追求就有了基石、平台和主心骨。活得更像一个人,才有真正意义上的活得更健康、更开心、更滋润、更优雅、更有价值和更有品味。”

这些话使我想到他的“六四”情节。许许多多的人,因“八九六四”而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一路走来无怨无悔,至今已坚持28年。正因为他们的坚守,使他们不怕被喝茶、被传唤、被抄家、被监居、被坐牢、被酷刑、被失踪……前仆后继汇成了一幅动人心魄、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因而,这许许多多的中国政治犯,不愧为活得更有价值和更有品味的人。

我选择漂泊他乡已逾二十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我开始活跃于网络。由于我从事地下文学创作至今已五十多年,所以,从2001年前后,我在筹备建立“独立笔会”和参与“中国维权运动”中结识了大批网友。这些网友中有许多访民,还有不少文友和中国的新老政治犯或良心犯。早期在“天涯论坛”、“宪政论衡”和“递进民主内坛”等网站,我结识了温克坚、范亚峰、杜导斌、王怡、陈永苗、王力雄、东海一枭、郭飞熊、刘晓波、杨银波、野渡等,后来又结识了杨春光、张祖桦、廖亦武、余杰、昝爱宗、王德邦、杨宽兴、李建强、孙文广、胡佳、齐志勇、曾金燕、高耀洁、李喜阁、丁子霖、刘荻、小乔、艾晓明、唯色、黄琦、赵达功、刘飞跃、刘正有、冯正虎、沈佩兰、马亚莲及滕彪、李和平和江天勇等大量维权律师。这些网友,身处中国境内,却给了我无畏惧的支持,给我提供了大量的维权信息。但因局限于网络交流,他们中除了极个别人在中国境外会晤过外,其余的网友,我至今还不能与他们见面,向他们当面致谢。

2006年下半年,由于苏晓康先生退休。刘晓波、张祖桦和我在美国注册了民主中国网刊,致力于为反对派在未来参与民主转型过程,包括谈判和制宪,提供必要的知识、理论和人才储备,以期积累公民力量,推倒专制铁墙,将中国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并进行国家制度的建设和巩固工作。当时,刘晓波先生担任民主中国网刊主编,我担任执行主任兼编辑,张祖桦先生担任编辑。

2008年12月10日,刘晓波、张祖桦和国内303名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得到国内外大批人士联署签名,至今已三十五批,共一万四千余人。《零八宪章》指出:“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梳理中国的民主运动史,最大规模和最有影响力的就是八九民运,其次就是《零八宪章》宪政运动,它把民主运动的诉求,定格在“抗争历程,公民运动”和“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上。

“八酒六四酒案”的涉案人,都是我的老家四川人,而首批签署《零八宪章》中的陈卫就是涉案人陈兵的哥哥。其他几个首批签署的四川老乡,如流沙河、曾伯炎、吴茂华、冉云飞、刘贤斌、欧阳懿等都是我的前辈或网友。尤其是曾伯炎、刘贤斌、陈卫、欧阳懿还是民主中国网刊的长期作者。1968年8月.我曾去过遂宁市,登上过遂宁的广德寺。惜乎刘贤斌、陈卫、欧阳懿、陈兵等遂宁诸君,当时大多还没有降临人世。所以,我与目前在监外的欧阳懿老弟,相约重登广德寺,共饮川酒。我有信心活到那一天。

中国历来有酒文化,川人喜酒,有血性。四川古有苏轼把酒问青天的胸怀,今有“八酒六四酒”的血性和真情。这种28年后依然鲜活如酒烈的血性和真情,已是一种无法忘怀的感奋,它体现了权利意识和公民精神的传承,必将不屈地在华夏大地雄起。

还值得提起的是,“八酒六四酒”传承了古梓州射洪(今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诗人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凄美情怀。酒能祭灵,且让我们斟来“八酒六四酒”,撒祭六四亡灵。

刘贤斌、陈卫、欧阳懿等遂宁三君是中国民主党人。我了解的中国民主党人都很优秀,如武汉的秦永敏,北京的高洪明和何德普,南京的杨天水,杭州的吕耿松、陈树庆和朱虞夫,贵州的陈西等。后来,他们都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虽然,他们中大多数还在中共的监狱中,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正如欧阳懿先生所说:“我就是六四余孽之欧阳懿,酒酒酒!且呼来酒量酒胆如斗。我的1989,我的生命的射线,在酒气酒雾中重现。”

中共历来不把人当人看待,而把人视为被他们驱使的工具。但八九民运以来民智渐开,一大批有血性和真情的人,已成为中共专制政权的掘墓人。

我自16岁开始喝酒,养成地下文学的情节。如今,他乡已是我的自由精神归宿之地,而我的故乡就活在“八酒六四酒”中。


2017年5月28日


《公民议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