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杜耀明:政治恐吓原来是笑话连篇



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近期频频放言高论,教训港人“一国”大义,其震慑力虽然稍嫌不够,但笑料倒十分充足。
王部长对港人有颇多怨言。他批评有港人不愿意接受香港回归中国的现实,又指责香港是全世界辱骂中国最多的地方,以至认为港独的发展已把中央逼埋墙角。凡此种种,一言以蔽之,就是港人不爱国,用部长的说话,就是对北京欠缺敬畏之心。
王部长声色俱厉,煞有介事,不过看在港人眼中(还有看的话),更像在开玩笑。一个有份欺负港人的小京官,摇身变成受害人,还要责骂被加害的港人。
他的玩笑有三方面。首先,港人不接受的是北京偏离“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国策,不满意的是西环治港之馀,还要指鹿为马,要求港人接受北京对港有全面管治权,若不接受的话,便被他认为是反对香港回归中国。其次,北京自毁承诺,不予港人真普选,更干预本港内政,甚至越境执法,并以经济及区域融合,加强香港对大陆的倚赖,港人备受压力,流露愤愤不平,表达切肤之痛,反被指大逆不道。其三,港独的兴起,特首梁振英功不可没,其后北京不惜以人大释法,加上特区政府的法律行动,真正被逼埋墙角的是港独份子,不是中央。
部长的训话说说无妨,说完了就功德圆满,但他自己切勿当真,误以为港人都给他教训了。在大酒店讲室内,部长对着旧爱国新爱国发话,掌声要多少有多少,台下观众个个点头,难免自我感觉良好。但部长认真的话,不如在网上摆个擂台,或者在脸书现场直播,看看“嬲嬲”会否浸到上眼眉,才知道自己说话的力度。
当然,王部长没需要这样做,因为他还有两项必杀技。一是上纲上线。表面上,他劝谕港人要了解国家制度,不是推翻国家制度,而言下之意,港人反对北京干预香港内政,破坏高度自治,在部长看来,是港人不理解甚至是蓄意破坏国家制度的行为。他把异议等同不理解,再把不理解等同推翻制度,问题不断上升,香港亦由受害人变成加害人。
二是政治威吓。王部长警告,高度自治不能危及国家统一,不能让国家感到“两制”麻烦,否则国家便无法继续安排两制。换言之,香港不听话,北京大可随时取消“一国两制”,而既然不让香港打回原形,它只会沦为一个大陆城巿,后果不可谓不严重。
不过,王部长发出警告之后,新闻界当日稍作报道,便再没有跟进。原因很简单,一个认真的威吓,必须显示行动的决心,否则只流于一场烟幕。但部长惊人之语一出后,一不见新华社发稿宣传放弃“一国两制”,二不见国家领导人宣讲加持,三不见外交部发言人有所表态,什么放弃“一国两制”,只是一派胡言的空洞恐吓,还有什么值得跟进。说到底,这不过是王振民的个人意见,只是凡事左三分、唯恐天下不乱的政治姿势,与国家政策无关。
其实谁不知道,到今天,北京既可主宰特区政府的人事、政策,亦可通过大陆企业逐步主导香港经济,加上左派基层组织发展,其在香港政治、经济、社会的实力已稳如泰山。形势一片大好,但王部长竟敢说国家在香港面临危机,还有可能放弃“一国两制”。
不用说,这是把政治威吓说过了头,变成夸张失实、路人皆见的笑话,最后港人吓不怕,王振民却成为大家讪笑的部长。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