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中国律师李和平在天津看守所“整月遭受刑具折磨”

The before and after shots provided by Le Heping's wife
2012年的李和平(左)和被释放后的李和平(右)

这是一种更像出现在中世纪地牢中的监禁方式,但它发生在一个现代文明国家。
这种中间通过一段短短的链子链接的手铐和脚镣,是有文件清楚记载的中国警察用于消除被拘留者意志工具的一种。
有指控称,一位中国最有名的人权律师被迫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穿戴了这种刑具。
被监禁近两年的李和平最终于周二被释放,他的妻子王峭岭终于能够仔细看看自己丈夫在这段时间里遭受了怎样的对待。
她告诉我,"2016年5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戴上了这种手铐和脚镣,中间还连上了铁链。"
"这意味着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偻着,包括睡觉。他在整整一个月时间里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遭受这种刑具折磨。"
王峭岭说,"他们(警方)想让他(李和平)认罪。"

中国的"法律战争"

从某个角度看,李和平是幸运的。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2015年发布的一份关于中国酷刑折磨的调查称,曾经有人遭受这种刑具折磨长达8年。
2014年,"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2014年在一份报告中披露了生产刑具的中国公司,其产品中就包括这种一体式的手铐脚镣。
国际特赦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告诉我说,"这种刑具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并且很容易导致身体伤害。"
Steel Police Handcuffs and Leg Cuffs图片版权MADE-IN-CHINA.COM
Image caption一家网站上售卖的一体式的手铐和脚镣。李和平妻子称他被戴上这种刑具长达一个月。
"它会限制被拘留者的行动,而且在毫无法律授权的情况下达到了比手铐更厉害的效果。"
李和平是2015年7月遭到逮捕的众多人权律师中的一位,中国将这次行动称为"法律战争",外界将之称为"709大搜捕"。
对于那些敢于在共产党自己的法院里挑战其权威的律师来说,威胁、恐吓以及暴力一直都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风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说,他把通过独立司法体系保证宪政权力的理想视作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中国所谓的"法律战争"传递了清楚的信号。
对于李和平这样代表遭受非法征地者、遭受宗教和政治压迫者声音的人来说,威胁不仅仅来自腐败的地方官员以及强大的商人,还来自这个国家本身。
李和平被捕前和被释放后的照片对比说明了他的狱中遭遇。
一张拍摄于2012年的照片中,他是一位自信而愉快的律师。
释放后的一张照片中,他显得十分消瘦,而且苍老。
王峭岭告诉我,她几乎已经认不出自己的丈夫。
她说,丈夫在出狱后还向自己描述了遭遇过的其他虐待。
"他被强行灌药。当他(李和平)拒绝服用被提供的药物后,他们把药丸塞进他的嘴巴,"王峭岭说。
"警察告诉他这是治疗高血压的药,但我丈夫没有这种病。"
"服下这种药后,他感到肌肉疼痛,头脑模糊。"

持续问讯

"他被打过,警察还不让他睡觉,并对他进行令人精疲力竭的讯问。"王峭岭说。
"他还在一天里被强制站立15个小时,不能移动。"
国际特赦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说,这些虐待手段都可能被视为"酷刑折磨"。
"这些精神和肉体折磨手段的目的是为了让李和平认罪,"倪伟平说。
"中国加入了《反酷刑折磨公约》,对这些指控,中国当局应该立即启动公正的调查,评估是否有酷刑折磨发生。"
王峭岭说,尽管遭遇了这些所谓极端的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从没认罪。
"他害怕在看守所拘留期间被折磨至死,再也见不到家人,因此他和当局达成了一份秘密协议。"
"他被给予缓刑,但他不会认罪或者承认颠覆国家政权。"

禁止接受采访

中国官媒后来披露的内容显示,法庭判决李和平"反复利用网络和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损害和攻击国家政权以及司法系统"。
在被判决之后,李和平现在不能从事法律工作,他还签署了一份协议,承诺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尽管遭遇持续的恐吓,李和平的夫人拒绝接受类似的管束。
Xi Jinping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习近平把通过司法独立保护宪法权力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便衣警察仍然在她家周围,她在前往约定采访地点的途中被跟踪。
王峭岭的说法无法得到独立证实,但这些描述和其他一些在这场大抓捕中被捕的律师描述相同。
另一名被捕的律师谢阳也表示,曾经受到过殴打,被戴过手铐脚镣,被迫长达数小时站在一个地方不懂。但法庭后来说谢阳收回这些指证。
我们打电话给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求证关于李和平曾经受到酷刑折磨的指称。
看守所称,"我们不接受任何采访。如果你想采访,请通过正当法律渠道。"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