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王维洛:李鹏更改三峡日记——三峡工程和六四是错误信息上的错误决策



孔子曰:“人无信不立”。李鹏是一个极其不诚实的人。他的谎言促成了1989年对学生运动的武力镇压,他的谎言也成就了三峡工程的上马。李鹏称《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除对个别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如果李鹏没有撒谎,那么他就没有在赵紫阳领导下干过事。在三峡日记中赵紫阳的名字出现次数为零,而江泽民的名字出现104次之多。中国有假数据、假论文、假食品、假药品、假专家、假导师……现在又多一个假日记。

一、李鹏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鹏是个什么样的人?众说纷纭。

华中科技大学现代领导科学与艺术研究中心陈海春教授在重读李鹏三峡日记《众志绘宏图》之后感慨万千,认为李鹏是一个善于把事情干成的人。陈教授把领导者分为两类:有一类领导者在台上时很有个人魅力,但干不成大事,下台后很快被人遗忘;另一类领导者不太有个人魅力,但能干成大事,不直接接触他的人往往不看好他,而直接接触的人却十分佩服他。李鹏就是后一类的领导者。陈教授例举李鹏的优点如:自己很有思路,经常疏理思路又善于总结和调整思路;重视利用信息资源,善于掌控人力组织资源,寻找汇集财物资源;善于利用“尚方宝剑”,推进和办成大事。

清华大学黄万里教授把李鹏视为千古罪人。李鹏制造虚假信息,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有功,把赵紫阳赶下台的事情办成了,但当总书记的梦想没有实现。江泽民当总书记,李鹏得三峡工程上马,这是政治上的交换和平衡。李鹏利用邓小平“尚方宝剑”,结党营私,从老百姓口袋中索取建造三峡工程的资金,至今依然不停。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十分有限,发电的经济效益流入利益集团的口袋中,百万工程移民至今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造成的严重破坏,影响子孙后代。

有人说,李鵬在1989年镇压学生运动中立场坚定,旗帜分明,措施果断得力。但李鹏在六四日記中却為自己辩护,强调当年武力镇压是邓小平的決定。也有人说,李鹏提供错误情报和分析,成为邓小平决策的基础。

笔者属于陈教授所说的没有直接接触李鹏的人,但是对李鹏善于把事情干成、干漂亮的能力,还是有所耳闻。一位到家来访的客人,是当年李鹏在苏联留学的同学,他讲述了这么一件事。李鹏当上总理以后,这批1945年前或1949年前从延安或者其他解放区到苏联留学的革命领导人的后代串联后找老同学李鹏,谈到他们(包括李鹏)参加革命的时间都是从苏联留学回来后、也就是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开始计算的,这个计算方法不合理,很吃亏,因为那个时候分1938年抗战之前参加革命的,1945年抗战胜利前参加革命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参加革命的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参加工作的组别,参加革命年代不同,待遇,特别是退休之后的工资、待遇和医疗费报销的比例不同,差别很大。他们要求将参加革命的时间改为1945年抗战胜利前,因为他们在延安站过岗,放过哨,查过路条(还都是7岁到12岁的孩子)。李鹏很有思路,告诉说,这件事你们去找家华(邹家华副总理,也是这批人中的一员),让家华打个报告给我,我给批一下。这件事就办成了。所以李鹏、邹家华等参加革命的时间是在1945年抗战胜利前,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你不能不佩服李鹏是一个善于把事情干成的人,利人利己,点水不漏。李鹏利用这种办法结帮拉派,从李鹏的三峡日记中可以看到,李鹏推三峡工程上马,靠的就是留苏派。

二、李鹏称:除对日记中个别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原貌

日记是把每天遇到的、所做的事情以及自己想法及时记录下来文字。日记、日记,日有所记。日记最大的优点是所记载的事情是真实的,有时间、地点、人物,可以帮助回忆和恢复原景。

笔者多次阅读李鹏关于三峡工程的日记,最大的感受是:李鹏是一个极其不诚实的人,一个事后更改日记的人。李鹏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的前言写道:“这本书是以我的三峡日记为主线,辅之以我历次有关三峡工程的讲话和自己起草的文稿以及有关文献,再附录当时的新闻报道编辑而成。同时在书中还配发了历来拍摄的相关照片,以求图文并茂,更加生动。我的三峡日记全部是从全部日记中摘选出来的,发表时除对个别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孔子曰:“人无信不立”。《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是否如李鹏所说那样,除对个别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呢?回答是否定的。李鹏在时隔多年之后大幅度地修改了日记。请看下面的事实。

三、李鹏没有在赵紫阳领导下干过事?

李鹏三峡日记收编了自1981年1月5日至2003年6月28日之间有关于三峡工程的日记。从1981年1月5日至2003年6月28日一共8094天。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中央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全会审议并通过了李鹏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全会决定,撤销赵紫阳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委员和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职务,对他的问题继续进行审查。同时,选举江泽民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以1989年6月23日为界,从1981年1月5日至1989年6月22日一共2975天李鹏在赵紫阳的领导下干事;从1989年6月23日至2003年6月28日一共5119天李鹏在江泽民的领导下干事。换句话说,在这期间,百分之三十七的日子赵紫阳是李鹏的头儿,百分之六十三的日子江泽民是李鹏的头儿。
李鹏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一书中,江泽民的名字一共出现104次,赵紫阳的名字出现零次,似乎李鹏没有在一位姓赵紫阳领导下干过事,和赵紫阳在关于三峡工程上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工作关系。同样,已经下台的胡耀邦的名字也只出现两次,而一个与三峡工程没有任何关系的诗人贺敬之的名字出现六次之多。

四、李鹏和赵紫阳在三峡工程上的交集

4.1赵紫阳任命李鹏当电力部长、副总理和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组组长文化大革命结束时,李鹏为北京电业管理局局长。得利于邓小平、邓颖超等“自己孩子放心”的干部政策,得到火箭般的提升。1981年李鹏当上了电力部部长,成为赵紫阳内阁中的一位新成员。1983年6月,李鹏被破格提拔为副总理,进入赵紫阳内阁中的核心,主管大型基本建设项目。1982年邓小平对三峡工程表态:“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实现三峡工程低坝方案成为1983年国务院的头等大事。和新部长、新提拔的副总理李鹏谈话、布置任务、提出要求是赵紫阳作为总理必须履行的责任。

1984年2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专题研究三峡工程的重要会议在中南海召开,赵紫阳和李鹏都参加了会议。赵紫阳在会上谈移民问题,“可以把淹没移民区和安置区划成一个特区,有关地区统统划出来由中央直接管”,并建议由李鹏、宋平、杜星垣和钱正英拿出一个具体报告来。3月15日,李鹏等向国务院递交了《关于开展三峡工程建设的筹备工作的报告》。4月5日,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150米方案,并任命李鹏为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组组长。在这过程中赵紫阳和李鹏必然有一个或者多个关于这个决策的意见交换。

4月28日,李鹏以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小组组长的身份,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宣布正式成立“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当年李鹏的讲话中不可能不提及赵紫阳,就象他日后言必江泽民一样。

4.2三峡行政区的筹备建设

1984年7月31日,胡耀邦在北戴河主持召开了中央书记处第147次会议,专门讨论“三峡特区”问题,赵紫阳和李鹏也都参加了会议。10月26日,赵紫阳主持召开国务院第47次常务会议,再次研究三峡工程问题特别是三峡行政区的问题,李鹏也到会。11月8日至14日李鹏带杜星垣、宋健等考察三峡地区,期间于13日李鹏在湖北省宜昌市召集四川和湖北两地省、地、市负责人会议,传达国务院第47次常务会议精神,开启三峡行政区的筹备组建。考察归来,李鹏向国务院提交三峡工程180米的中坝方案,而不赞同国务院已经原则批准的150米方案,李鹏应该亲自向赵紫阳汇报中坝方案和交换意见。

国务院在没有征求全国政协意见情况下擅自批准三峡工程,引起全国政协极大不满。特别是在1985年春全国政协大会召开时,政协委员大闹怀仁堂,在大会发言中公开挑战三峡工程,批评共产党和中央政府没有接受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对中央决策机制提出直接挑战。面对这种情况,赵紫阳总理和负责三峡工程的李鹏副总理必然也有一次意见交换。

4.3赵紫阳和李鹏于1986年一起视察三峡地区

李鹏的三峡日记重点记载了对三峡地区的十五次考察,其中1986年4月21日至5月5日为第三次考察,同行的有钱正英、李伯宁和魏廷铮等,时间持续半个月之久。根据魏廷铮的回忆,赵紫阳和李鹏先是兵分两路赴三峡地区进行实地考察,赵紫阳带了一批人,包括王任重、杜润生、林乎加、杨汝岱、关广富等人从北京经湖北到万县,李鹏则带了钱正英、李伯宁、黄有若和魏廷铮,经四川达县再坐火车到万县。4月26日两队队伍在万县汇合,然后又一起从万县坐船沿途考察各县至宜昌,登中堡岛看三峡坝址,在宜昌访问葛洲坝工程,然后坐火车回北京。李鹏和赵紫阳在一起考察长达九天。万县的地县干部对这次赵李的共同考察也有回忆文章。

在共同考察途中作出两个重要决定:第一:撤销三峡省,第二:对三峡工程进行可行性论证。李鹏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带着钱正英和李伯宁等人,并没有权利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必须是在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主导下才能做出的。在这九天的共同考察中,李鹏三峡日记中没有记载过赵紫阳的名字。

回到北京后,赵紫阳向邓小平汇报,邓小平说:“修三峡有政治问题,不修三峡也有政治问题,不修的政治问题更大。”事后赵紫阳必然要向包括李鹏在内的内阁成员传达邓小平的意见。李鹏日记中必然要有记录。

1987年,胡耀邦下台,赵紫阳任总书记,辞去国务院总理一职,李鹏担任代总理,赵紫阳和李鹏有工作交接,包括三峡工程。

五、李鹏三峡日记中为什么没有赵紫阳

既然李鹏和赵紫阳在三峡工程上有这么多的交集,为什么在李鹏的三峡日记中却没有赵紫阳这个名字的出现?有人会说,李鹏有火眼金睛,早在1981年之前就已经看出了赵紫阳将来肯定是个反党分子,所以在日记中特意没有记录和赵紫阳在三峡工程上的交集。事实证明,李鹏并没有识别革命和反革命的火眼金睛,例如他在三峡日记中三次提到周永康,五次提到田凤山,一次提到陈同海,而这三人现在都是共产党监狱中的阶下囚。

李鹏在三峡日记中为什么没有提到赵紫阳?只有一个解释:李鹏在赵紫阳出事后更改了日记。在李鹏的原始日记中,赵紫阳关于三峡工程的每一次讲话、每一个电话、每一个文件都应该有详细记录,就像李鹏日记中记录江泽民的每一次讲话、每一个电话、每一个文件一样。只因为赵紫阳反党反社会主义被开除党籍,而且还是李鹏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这个决定的。这样的人就应该从李鹏的三峡日记中消失。《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并非如李鹏所说,除对个别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呢,而是做了大篇幅的改动。如果用一个字来描写中国,“假”是最好的答案,假数据、假论文、假食品、假药品、假专家、假导师……现在多一个假日记。

六、李鹏的不诚实对中国历史的影响

孔子曰:“人无信不立”。李鹏长期作为国家领导人,身居第二位的领导人,他的不诚实,对中国历史进程影响很大。如陈海春教授所说,李鹏是一个善于把事情干成的人,虽然李鹏不太有个人魅力,但能干成大事。笔者以为,李鹏之所以能把事情干成,除了他会结帮拉派,就是会向决策者提供错误信息,从而使他想办的事情能够成功。邓小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一位重要领导人,他的改革开放政策导致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不同程度的改善,功不可没。李锐说。邓小平一生干了两件错事,一是六四,一是三峡工程。而这两件都是李鹏想干的事,都是李鹏向邓小平提供信息。邓小平在李鹏提供的错误情报上做出了错误的决策,李鹏想干的事都干成了。

李鹏在三峡日记中记载,1985年1月19日上午,邓小平参加广东大亚湾核电站的投资经营合同签字仪式,并接见了香港中华电力公司董事长道嘉理勋爵。会见结束之后,邓小平把李鹏和朱琳单独留下来,李鹏向邓小平汇报了三峡工程180米方案。之后,邓小平立即表态:“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中坝可以多发电,万吨船队可以开到重庆。以后可有意识地把国家重大工业项目放在三峡移民区。”。

关于这段讲话,邓小平文集中没有收录,共产党党史记录中也没有收录。邓小平在1982年表态说低坝方案好。三年过后,1985年又表态说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好。这和邓小平的知错不改的性格不符,再说邓小平也不致糊涂到这种地步,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至今已经无法证明邓小平的这段表态是真实的。李鹏的三峡日记是在邓小平死后出版的(就和李鹏的六四日记一样),邓小平死前没有任何文献提及邓小平这段表态。1985年1月19日上午在场的一共三人,邓小平、李鹏和朱琳。邓小平已经去世,朱琳因为与李鹏的夫妻关系不能成为证人。这就成为一桩无法证实也无法否认的死案。

有人会说,李鹏的日记上有这段表态的记录,日记应该不会有假。恰恰是李鹏日后更改了日记,李鹏日记中有许多东西是假的、不真实的。

如果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表态如此明确,“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中坝可以多发电,万吨船队可以开到重庆。以后可有意识地把国家重大工业项目放在三峡移民区”,赵紫阳应该不会表示反对,更不会在1986年4月带王任重、杜润生、林乎加、杨汝岱、关广富等人到三峡库区考察,直接往枪口上撞。考察回京,赵紫阳向邓小平汇报,表述缓建三峡工程的意见。邓小平听完汇报后说:“修三峡有政治问题,不修三峡也有政治问题,不修的政治问题更大。”邓小平倾向于建设三峡工程。但邓小平根本没有提及低坝方案好还是中坝方案好,而是把建造三峡工程上升到政治问题的层面。邓小平讲话是很有针对性的,是指全国政协反对建设三峡工程,不满足只参政资政的功能,要求参与政治决策,争取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全国政协的反对意见让邓小平很恼火。以此推理,1985年1月19日李鹏向邓小平汇报三峡工程,应该是关于全国政协反对建设三峡工程、要求决策民主化、反对邓小平1982年关于三峡工程表态的情况。所以邓小平才有“修三峡有政治问题,不修三峡也有政治问题,不修的政治问题更大”的表态。

1989年春,胡耀邦的去世引发学潮。李鹏拉杨尚昆到邓小平家汇报情况,邓小平在听完李鹏的汇报后,就给学潮定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既然李鹏连日记都可以造假,还有什么信息不能造假?李鹏再利用人民日报4.26社论,在政治上绑架邓小平,迫使他抛弃赵紫阳、抛弃平和解决学生运动的路线。

李鹏在六四日记中,把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的责任全部推到邓小平身上。这让邓小平的家人十分恼火。

六四事件过去了二十八年,至今没有平反,就是说决策层至今还认为武力镇压是正确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说,某某和我是这个正确决策的主要责任人。就连李鹏也不愿为这个“正确决策”承担责任。这就足以证明这个决策的错误。

同样三峡工程的决策过去二十五年了,没有一个人愿为三峡工程的决策承担责任,没有人敢为三峡工程建成后出现的诸多问题承担责任。正如李鹏给三峡日记取名一样,众志绘宏图,三峡工程决策,大家一起来承担责任吧。法不责众。
孔子曰:“人无信不立”。李鹏是一个极其不诚实的人,他事后可以更改其日记。中国的干部制度,使得李鹏这样不诚实的人得到火箭般的提升,成为国家第二把手,祸害中华。这说明“自己孩子放心”的干部政策是完全错误的。在这里,胡耀邦和赵紫阳都是有责任的,特别是赵紫阳,在李鹏以教育问题向胡耀邦发难、并迫使胡耀邦下台之后,把李鹏提拔成为第二把手,最后成为自己下台的推手。因此,李鹏三峡日记中,不曾认识赵紫阳这么一位领导,也就和李鹏在六四日记中说自己和动用武力镇压没有关系是一样的——李鹏在事后更改了日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