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对体制失望 赵枫生出狱淡然人生

左图:2014年1月7日,湖南省永州市异见人士赵枫生被关押在衡阳县看守所里。(小彪推特)
右图:2017年4月28日,被判刑4年的赵枫生提早获释,但仍需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维权人士提供)
左图:2014年1月7日,湖南省永州市异见人士赵枫生被关押在衡阳县看守所里。(小彪推特) 右图:2017年4月28日,被判刑4年的赵枫生提早获释,但仍需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维权人士提供)


被以煽颠罪判刑4年的湖南公民赵枫生,上月底获提前出狱,近日发表声明感谢外界关注。他表示,不打算申诉案件,因为不会改判,但无悔发表文章被判监。(海蓝 报道)
赵枫生周二(9日)对本台表示,上月27日他可以出狱,由于不准与家人通讯,惟有要求狱方通知家人,但被拒絶,而且国安说家人去接也没法见到,所以家人没有到赤山监狱迎接。当天离开监狱时检查严格,除要裸检外,连脚底也检查,防范写有字句。国安接他出来后,让他自己回到江华县家人住处。他没有手机或身份证,不太熟悉路途,直至半夜才返到家中。
他又指,今年1月,监狱刑法作出修改,比以前更严厉,他原本可以更早出狱。几个月前,狱方跟他谈过,说可以提早释放。被问到狱方有否要求他认罪及不申诉作为条件,赵枫生指,现在不方便回应,档案内有记録,以后才说得清楚。不过,他没打算申诉,因为这类案件没有翻案机会。
赵枫生说:我觉得没太大意义,因为我跟他们那种普通的刑事不一样,他们那个有点冤假错案,没有证据或搞错。我们本身就是一起冤假错案,判的时候没打算让你(改判),他给你判决,你要他给你申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押在监狱22个月期间,内里有潜规则。赵枫生指,他们会被牢头欺负,并且需要劳动,如不服从便要被五花大绑或单独囚禁等。出狱后曾检查身体,没有大碍,暂时要休息一段时间,未太适应外面的社会。早前曾返回户籍所在地申请身份证,稍后才拿到,现在没有手机,也没法购买车票到别的地方。近日很多朋友担心他的情况,不方便致电各人,所以写了声明,告知大家近况。
此外,国保跟他谈过基本安排及未来的情况,他还有剥夺政治权利3年。赵枫生认为,他本身没有什么政治权利,所以影响不大。他会照样上网,写文章及发表言论,政治权利是限制出版。对于发表文章导致被以煽颠罪入狱,他坦言并不后悔,只是从大监狱去了小监狱。
赵枫生说:这倒没有(后悔),我觉得很正常,其实一个是说,只是监狱大小的问题,里面是小监狱,外面是大监狱。另外就是说,其实有这种认识,去坐牢我觉得是迟早的事情。
现年40岁的赵枫生,2013年11月曾发表文章,包括“北伐檄文”及”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等,11月28日被湖南衡阳巿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翌年1月7日,被检察院改以涉嫌“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批捕。同年6月,案件两度在衡阳巿中级法院开庭, 庭审5个月后, 被衡阳中院改以煽颠罪判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上诉维权原判。
自2004年起,赵枫生一直为社会底层尤其是农民工维权,其后成立“农民研究所”及“农民中国网”等。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