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俄共垂垂老矣 想招吸引新人



日渐衰老的俄罗斯共产党试图通过通俗文化来吸引年轻的新党员,而且要让年轻人相信,俄共跟他们一样关心着腐败和贫富不均问题。
苏联共产党的后身俄罗斯共产党5月庆祝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成立95周年。
星期日,在莫斯科红场,年轻的共产党成员戴着红帽子和红领巾,挥舞着旗帜,其他人则伴随着传统歌曲起舞,一些人宣誓加入列宁主义的俄罗斯共产主义青年团。
年迈的俄共领导人在俄共创始人列宁的墓前安放鲜花。不过,他们坚持说,共产党绝不是垂死的政党。
“今天整个一组人加入了共青团,”俄共主席根纳季·久加诺夫说,“这些人是我们从前吸收进少先队的。最近有6万名年轻一代成为党员。党组织生机勃勃,不断进步。”
不过,俄罗斯共产党跟它73岁的党主席一样,越来越老了。
共产党员和艺术工作者伊戈尔·彼得金-罗季奥诺夫说:“共产党是‘退休人员党’的说法挺对的,不过只对了一部分。这是因为,代际变化正在发生,年龄较大的正在离开,不过离开时总是心情纠结,很不情愿。”
俄共招募彼得金-罗季奥诺夫,让他利用通俗和西方文化的形象来吸引年轻一代入党。在他位于圣彼得堡的画室里,一个宣传招贴画描绘列宁使用一部共产党的便携电脑,口号是:“第二代人在网上。”
在圣彼得堡的技术管理与经济学大学周末的一次展览上,彼得金-罗季奥诺夫展示了他的一些最出名的招贴画。其中一幅画把苏联独裁者斯大林抽烟斗的标准形象改为抽电子烟。另一幅画的是穿着皮夹克和牛仔裤的共产主义祖师爷马克思,还配上施瓦辛格在电影《终结者》中的经典台词:“我会回来的。”
不过,向俄罗斯当代年轻人兜售共产主义绝不是一个小小的挑战。
参加展览的学生吉纳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他说:“没有人能说共产主义是好还是坏。回到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就像挤出来的牙膏没法再挤回去一样。”
一些俄罗斯年轻人关注腐败问题和日益扩大的不平等,但这不意味着他们会加入父辈的共产党。
中国也不是共产主义
莫斯科杜马共产党派系领袖安德烈·克利屈科夫说:“还没有共产主义呢。中国也没有共产主义。我们问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中国会有私有产权和致富机会时,中国人说:‘那是建设共产主义过程中邪恶性最小的措施,等我们达到了共产主义,我们就不会再有这些了。’因此,我们今天说的是不同的做法。”
克利屈科夫是在抗议俄罗斯当局的一项拆迁计划的集会上讲的这番话。当局计划拆毁莫斯科最多达8000栋的苏联时代的建筑,并让一百多万居民搬迁。拆迁计划让人们怀疑有腐败因素,而且触发了示威活动,共产党也参与了示威。
克利屈科夫说:“今天的主要策略是让年轻人有机会实现他们的想法。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复制昔日的苏联。但是,社会主义和社会正义的观念以及昔日苏联的积极向上的态度开始在很多年轻人中间流行,这是社会研究所显示的。”
领导更新换代
为了给党重新注入活力,在本星期的党代会上,俄共成员也许会在24年来首次选举新的领导人。苏联解体后,俄共曾被禁,自从1993年俄共被允许重建后,久加诺夫就一直是俄共主席。
参加2018年莫斯科市长选举的俄共候选人克利屈科夫是党主席的一个可能人选。
他说:“问题不是我取代他。选举党的领导人的问题是由党代会决定的。在不远的将来,也就是5月26日或者27日,党代会就会做出决定。”
不管下一代党的领导人是谁,没有多少人预计当年曾是列宁革命党的俄共如今会对俄罗斯的统治精英构成真正的挑战。
虽然俄共领导人否认他们是“体制内反对派”,但俄罗斯共产党在多数国内政策和几乎所有国际政策上都支持克里姆林宫。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