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高智晟:再问习共当局:王全璋律师是死是活?



人要表达的天性给历来的独夫们许多的不便。表达是天赋人权,更是人生命的基本特征,它与政治制度没有关系。但在邪恶的反人权暴政下,表达权是要被野蛮剥夺了的。在中国,不为独载者准许的自由表达是人世间最危险的事,709勇士及其亲眷们的惨烈遭遇证实着这危险的实在存在。

所有共产党政权有个一律的愚蠢目标:消灭人性,这正是这种政权迅速"成功"而又迅速败亡的全部原因和结果所在。迄今历史里尚无能在人类群体中消灭了人性的成功记录,中共例外不了的。

人性的伟大和绝不可战胜是实在的。倘有一个匹夫认真起来,便是全世界邪恶力量的合股攻击,照样会在这匹夫坚立的人性面前束手无策。习共当局在709事件上的疲于奔命和终至可耻失败就证明着这个简单常识。

709暴虐人权事件终于的失败局面再次证实着中共权贵们永不得进化的愚蠢、无能及流氓本性。曾几何时,公安部、党姓媒体,文武鹰犬一齐扑至,何其的凶悍外加壮怀激烈,可曾想到过会是今天这般无声死气的失败局面里收场!而无耻本质决定着他们失败的极不甘心,王全瑋律师的不卜生死便是这极不甘心的实证,这不甘心也正继延着反动当局于这一事中的罪恶及狰狞丑态。这现实局面也决定着文明世界继续不懈关注王全璋命运的意义。我们决绝不能懈怠各人能有的追究,追究他的死活信讯及其人道境遇,直至他回了家,直至反人类罪犯们的罪恶得到追惩。

对一个无辜个体的非法迫害,就是对所有正常人良知及基本尊严的粗暴践踏。匹夫尚有路见不平挺身相救之勇,强盗们于全世界瞩目里的凶残暴虐得以长期维持,这是针对人本身肆无忌惮的犯罪,是全人类的奇耻大辱! 坚持追问王全璋死活究竟,这在任何人群里都还正当着,即便他们公开否认自己是人,这追究也还要决绝地继续下去!

这样的追究与高尚和勇气无涉,正相反,于每个个体私权利的正当保卫里,这样的追究是有现实必要性及急迫性的,谁可保证同样的罪恶不会发生在自己或亲人身上!我们恒以不放弃追究的坚韧,是保卫己身及亲人安全的最起码应有的私念!

向来的恶劣记录是,理屈词穷时就拔枪,终于黔驴技穷时就就耍流氓。709事件终于又至耍流氓阶段,不幸王全璋律师和屠夫先生就作了这耍流氓的牺牲。

人类个体于苦难的痛是不相通的,也正因着这不相通,以恐怖压逼威吓旁人警示后来的意义就枉然。而另一方面,人类的许多痛又是联系着的,也因着这种联系,强盗们之万喙息响,天下死寂的"中国梦"一时就不得实现,709他们的惨败又作了这经验的实证。

人类世界必须存在律师行业是强盜政权的又一个苦恼。由于法律调整着人类所有最重要的生活关系,诸如人身、财产、商贸、社会政治活动等关系,而法律及其调整本身又极具专业性,因而产生了律师行业。
中共恐怖组织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律师作为一个现代意识下的实在产物,仅靠着非法抓捕一批他们中的杰出者,已毫无意义了,因为它首先是作为一种现代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文明观念存在于绝大部分正常人的意识中,消灭这种意识与消灭人性一样的不可谱。

一群绝不向野蛮打压屈服的律师的保有,决定了法治意识在许多精英分子意志中的坚立,这是未来法治中国的基石及光明的保障。他们是中国未来法治生命力的象征,是中国未来法治生命生长的看得见的根脉且已生成了不得被拔除之势,这是我们保卫王全璋们的另一个深刻意义。这也正是强盗们的恐惧及疯狂打压所是,目的正是永留中国于野蛮与黑暗里,709暴虐正是这反动事业的日常举措。

世界上所有共产党政权存在的经历都已显明了的是,它们是人类现宪政政治、人权、法治等普世文明价值的死敌。律师作为现代文明司法体制下结构性组成的行业为所有共产党政权所不容,这也是个格外清晰的历史常识现象,是不为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需要人们有足够清醒认识的,这认识定义着我们必须奋起保卫709勇士的安全外,建立必须服从民意的政治制度是全体人民人身安全及长远的根本福祉所系!

2017年5月24日于陕北村里。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