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吴淦父亲欲见子遭拒 控诉看守所违法


709案被捕维权人士吴淦的父亲与律师,周四(25日)一起到天津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吴淦遭到拒绝;他与律师愤而向天津第二检察院控诉看守所违法。(吴亦桐 报道)

吴淦的父亲徐孝顺与维权人士王荔蕻,周四(25日)下午陪同律师葛永喜到天津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吴淦被拒。据葛永喜向外发布消息,指看守人员作出的理由,是接办案单位通知限制律师会见。

葛永喜和徐孝顺等为此前去天津市第二检察院控告看守所违法,再遭检察院推诿,但葛文喜坚持提交控告材料。徐孝顺向本台讲述有关经过,痛斥天津司法部门高喊“依法治国”的同时,却依照“上级指示”办案。

徐孝顺说:今天(周四)到天津第二看守所这边,葛律师又被拒绝了,葛律师问他们甚么原因不让会见,反正就是上边要求不让会见。没办法,我们就到天津第二检察分院,后来他们要对葛律师审查一下,我说这个还要审查吗?

徐孝顺由周一(22日)开始,就天津检方起诉书内容指控吴淦的“12宗罪”,在网络上向12位维权案的当事人和网友公开徵集图片、现场视频证据来驳斥当局的指控。吴淦、律师李和平和谢阳等人,曾声援湖南怀化麻阳县强拆案受迫者家庭,案件成为当局指控吴淦的第5宗罪,当局指控吴淦先后在麻阳县委县政府门前举牌,又到怀化市检察院递交控告信,污蔑、诽谤麻阳县委书记,挑起不明真相的一些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满。

该案件的当事人黄雨霞在接受本台访问表示,她家在2009年遭强拆,耕作田地被侵占,多个家人因抗争被判入狱,奶奶遭逼迫致死,吴淦在网上看到黄雨霞一家的遭遇后到当地声援。她不明白为何帮助受害者的公义之士却要坐监。

黄雨霞:屠夫(吴淦网名)看到我们家人可怜嘛,他说你们家被迫害这么厉害,我们作为网友真的看不下去了,我们能帮就帮一把;天津(当局)对屠夫的指控太无理取闹了,他们真的把中国的法律看成一堆屎,他做的是好事,怎么可以把屠夫定罪?

另外,国际特赦组织在周四,就谢阳取保后依然处于当局监控的现状发表声明,指谢阳在5月8日的庭审中,作出与早前会见律师时自述受到酷刑完全矛盾的表述,令人质疑谢阳受到胁迫。而据谢阳妻子陈桂秋透露,谢阳取保后一直被国保监控。

陈桂秋上周四(18日)在美国出席人权听证会之前,谢阳的微博帐号突然发布一组与岳父见面的照片,但目前谢阳仍不知所终。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谢阳,撤销对他的所有指控,并在判决书公布之前,明确订立谢阳的法律地位。谢阳早前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对本台表示,谢阳的审判显而易见是一场交易,当局现在用迟迟不宣判将谢阳套上无形的绳索,以胁迫谢阳听从国保指令。

陈建刚说:谢阳前期作了让步,后期官方就是为了拿著他、揑著他,因为判决一天不出,谢阳就得一天听人家的,让你录个像你就得录个像,让你发个言就得发个言,让你发个微博就得发个微博。

湖南律师文东海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中共当局2年前开始炮制709案,旨在打压维权律师和公民,当局亦为此付出巨大成本,国内国际形象急跌。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