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戴耀廷:民主转型:以选举突破威权



近几十年,在专制或威权政体与民主政体之外,出现了一种混合的政体,既不是单纯的威权统治,因会进行有竞争性的选举,也不是真正的民主政体,因威权政府透过选举制度设计及操控的手段,包括不对等的资源及主导传媒报道,令选举在不公平的情况下进行,让执政集团总是可以胜出选举。这种政体称为竞争性威权政体。

威权政府愿意引入有竞争性的选举,目的是要透过选举,向内及向外增强其统治的正当性。威权政府在大部份情况下都很有把握胜出选举,但也曾出现反对力量在选举中胜出,威权政府基于不同原因承认失败,最后能产生民主化的结果。因此,竞争性威权政体是有转型至民主政体的可能性的。

为何选举能有机会让民主力量突破威权统治以达到民主转型呢?在进行有竞争性的选举时,所有政治力量,包括当权者及反对力量,都可以更清楚掌握到对手的性质、立场、强项及弱项。执政力量及反对力量中的不同派系,因得到这些新的信息,会因而考虑进行新的结盟,导致政治权力分布有可能较选举前出现非常大的改变。这也会创造出新的处境,有可能出现难以预见的事态发展及结果,故选举有可能令政体的性质产生质变,由威权过渡至民主。

香港是典型的竞争性威权政体,中共一直透过选委会内的四大界别及立法会内的功能组别,牢牢操控特首及立法会选举。故民主派虽能在选委会及立法会的选举都取得一定数量的议席,但整个政体仍是威权统治。

中共容让香港有选举,问题较复杂。中英谈判期间,在英国的倡议下,也要争取港人民心,中共接受了立法会由选举产生,但行政长官却是可以由选举或协商产生。到了起草《基本法》,尤其是在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之后,为了挽回民心,中共接受了特首及立法会议员都是由普选产生为终极目标。

原先打算在2007年就实行双普选,但在回归后,港人一直人心未回归,故中共把实行普选的日子一推再推,终决定在2017年先普选产生特首。但《基本法》早已种下机制,令中共在即使实行普选时,仍有足够权力去筛选候选人,令选举为统治增强正当性,但又不会失去控制。这也是8.31决定要达到的目标,完全符合竞争性威权政体的特质,既要有选举,但又要确保在选举中必胜。不过既有选举,如不少竞争性威权政体一样,香港的民主派仍是有微细的机会,透过选举去突破威权统治,实现民主转型。

组竞选联盟 策动全天候选战

参考世界各地的经验,要在竞争性威权政体中取得民主转型的突破,一个基本条件是反对派的各个力量,都能放下大家的分歧充份合作。但这还是不足够的,要取得民主转型的突破,相较于在民主的政体内,反对力量需更加团结、更高超的策略及技巧、及更强的使命感。

要成功,反对力量需更进一步,各政党及公民社会团体,须组成一个竞选联盟,策动一场全天候的选举运动。这选举运动需做到以下几方面:(1)策动大量公民登记为选民并鼓励选民积极投票;(2)推动策略投票以使选票能更集中;(3)向选民发出清晰讯号,反对派是有决心去赢得这次选举的;(4)规划有效的选举工程,让反对派的候选人对选民更具吸引力;(5)向选民展示出反对派是有能力执政及有效施政;(6)广泛散播胜利是完全有可能,只要能赢得选举,就有望突破威权统治,完成民主转型。

8.31决定后,中共无意重启政改,要突破现在政治的困局,香港的民主派别无选择,需参考其它竞争性威权政体反对派的经验,由现在开始,团结起来,共同策划及打好一场全天候的选战,在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2021年的选委会选举及2022年的特首选举,一步一步去实现民主转型的突破。这也就是「风云计划」所要达到的目标。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