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长平观察:公然酷刑给你们看

China Xie Yang Menschenrechtsanwalt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g Han Guan)
人权律师谢阳多番努力揭露酷刑真相。在本周一的庭审中,他否认自己遭受酷刑。时评长平认为,显而易见的被逼认罪,是公然的精神酷刑。


(德国之声中文网)并不是每一个遭受酷刑的人,都有勇气讲出曾经遭遇的黑暗。即便是真正获得自由之后,由于耻辱、痛苦、恐惧以及逃避的本能,大多数人选择终身沉默。更何况那些仍然身陷囹圄者,讲出酷刑真相将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酷刑。因此,酷刑讲述者需要巨大的勇气,他们是人类抗暴史上的超级英雄。
遗憾的是,尽管摧残人性的酷刑让每一个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感到震惊,但是自由世界的人们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帮助。本周一(2017年5月8日)发生在长沙的谢阳案庭审,就是一个残酷的例证--全世界眼睁睁看着酷刑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让一个坚贞不屈的灵魂发出凄厉的哀鸣。
努力说出酷刑真相
谢阳律师是中国"709"人权律师系列案中被抓捕者之一。他和其他勇敢正值的中国律师一起,多年来为推进中国人权进步不懈努力。这成为他们的罪行。他们被绑架,被失踪,被秘密关押,被要求承认自己为普通中国人的权利而抗争是西方国家的"阴谋"。要让人权律师接受这些荒唐的指控,唯一的办法就是酷刑。
多位人权律师或上电视认罪,或在法庭发表忏悔言论,甚至在"获释"之后仍然配合当局污蔑同道。当局是否真的想让人们相信,这些熟悉法律而又勇敢正直的人权律师,在秘密关押和审讯期间,经过粗暴的"法治教育"而幡然醒悟,立志痛改前非?非也。当局真正想要展示的是:在这里没有法律,暴力就是一切!否则,他们不会一点都不在乎法律程序,拒绝被关押者和辩护律师及家属见面,动辄让被关押者向立誓姓党的媒体自证其罪。
谢阳律师是少数深陷囹圄却还要努力说出真相的酷刑受害者之一。他先后向两任辩护律师张重实律师和陈建刚律师讲述酷刑经历,两位辩护律师也勇敢地向家属及外界转述了实情。他还手书一份声明让陈建刚律师带出公布,其中说"自从2015年7月11日我被抓以来,在这18个月中我受尽了虐待和折磨,但我至今仍然没有认罪,因为我本人无罪"。
帮助谢阳律师家人透露真相的江天勇律师被抓捕,并在失去自由之后接受官媒采访称自己编造酷刑事实。陈建刚律师被非法剥夺了为谢阳律师的辩护权利,并遭到拘捕和控制。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谢阳公布酷刑的努力仍然得到全国上百名律师和众多维权人士的声援。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认罪了"
谢阳案原定于4月25日在长沙开庭审理,因维权人士和外国驻华外交官前往声援而推迟。在本周一的匆促审理中,谢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仅乖乖认罪,还否认酷刑,称公安机关及检察机关对该案进行的侦查活动合法,充分保障其权利。这让旁观者为他感到痛苦,但并不意外。在通过陈建刚律师带出的手书声明中,他写道:"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认罪了,无论是以书面的还是以录音录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或者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或者是因为交换,用认罪换取取保回家,回家和家人团聚。"
舆论纷纷讨论自证其罪的法律悖论,讨论中国司法机关过分依赖口供带来的恶果,但是很少有人提到:显而易见的被逼认罪,是酷刑的延续,而且是公然的酷刑。酷刑不仅是对人身体上的虐待,也包括精神上的折磨。
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对酷刑的定义是 :"酷刑"是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长平
直播酷刑是更严重的酷刑
让一个献身于人权事业的律师当众承认人权事业是犯罪,让一个遭受酷刑的人公开宣称没有酷刑,其精神所受折磨不啻于肉体所受的伤害,或者说精神折磨是肉体伤害的结果和后续,是整个酷刑的一部分。
尤其应该看到,显而易见被逼迫的电视认罪或者庭审认罪,是酷刑的直播,无异于直播一起惨无人道的强奸案。当事人在公开羞辱和强大压力之下,越是以平静的口吻自证其罪,越是凄厉的哀鸣。如果人们看到直播强奸案,只是讨论强奸该不该直播、玩赏被强奸者的仪态,无异于为暴行鼓掌。
江天勇律师因为人权抗争,曾得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见。谢阳等律师勇敢地揭露暴政酷刑,更是得到全世界的关注。今年2月底,包括德国在内的11个国家的驻华大使馆联合致信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要求中国官方调查有关人权律师在遭拘禁期间遭受酷刑的报道。信中说,11国驻华使节对"最新有关被拘禁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遭受酷刑以及其它非人性的、侮辱人格的惩罚方式的报道表示严重关切"。联署信呼吁中国官方对人权人士停止"监视居住"的做法。
谢阳案庭审是对11国驻华使节及其他反对酷刑的国际机构及人士的回应:这里是中国,我们公然酷刑给你们看!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