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凸显国际意识形态之争的马克龙勒庞对决



5月7日将举行法国总统大选二轮投票,无论结果如何,它都将给法国留下一道深刻的历史痕迹。此外,这也是一次触动全世界的法国国内政治事件,对决结果将对法国,对欧洲,乃至全世界产生影响。



不论是美国选民,还是法国选民,参与投票活动都为选出一位本国的总统。如果美国选民并不在乎特朗普当上总统会对世界产生什么影响的话,法国选民也不会更优先地考虑投票结果对欧盟前途的影响。马克龙与勒庞对决的这次法国总统大选,是否触动或影响到自己国家以外的世界?当下,意见分裂的法国选民并不一定都能对此有清晰地认识。虽然世界已经“全球化”,但不少法国选民还只是从自身所处的地位和视角看问题,大多数法国媒体尚无精力讨论法国大选与国际间的互动关系。
反欧洲的民粹党候选人勒庞在一轮投票后修改了退出欧元单一货币的主张,但她提出的既保持欧元又恢复法郎的两套马车的货币计划,更让法国选民感到莫名其妙。曾经准确预测马克龙将在首轮投票中以微弱优势领先勒庞的民调显示:马克龙将在这次法国总统选举的最后一轮投票中赢得决定性胜利,获得超过60%的选票。
对此,一些法国以外的国际媒体做出分析并预测:如果马克龙赢得法国总统选举的话,感到欢欣鼓舞的将是布鲁塞尔的欧盟和欧盟双动力之一的德国,失望者将是克里姆林宫和特朗普治下的白宫。伦敦对马克龙当选的反应则是喜忧参半。
的确,美国总统特朗普并不掩饰他对勒庞党的支持。法国大选一轮投票前三天,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发生了针对警察的恐怖袭击,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告:该事件将影响法国大选的投票意向。可是他的这一判断却并没有得到投票结果的印证。这可能也是特朗普直到现在不再对法国大选发表任何评论的原因。
马克龙与勒庞对决的法国总统大选为什么触动全世界?较深层的原因在于:他们之间的政治对决已成为西方世界国际意识形态斗争的一部分,因此世界其他地区怀着强烈兴趣密切关注此次法国大选的投票过程和结果。
英国金融时报网4月26日发表该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撰写文章,题为《马克龙、勒庞与民族主义的局限》。文章认为: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确认了国际政治中的一种新趋势。在一个又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政治分界不再处于左翼与右翼之间,而是处于民族主义者与国际主义者之间。对民族主义者而言,2016年是突破性的一年: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民族主义政 党在波兰和匈牙掌握得了政权,欧盟的创始核心成员仍在抵制着民族主义潮流。
马克龙的获胜前景将被视作法国及欧洲大陆大部分国家将继续留在国际主义一边的迹象。重启法德“发动机”的机会也将受到布鲁塞尔的欢迎,虽然这种兴高采烈也许又会是一厢情愿的,因为之前的几位法国总统也都是挺欧派并主张推进经济改革,但他们却都没能让法国走出低增长率、高失业率和债务不断上涨的循环。
普京曾经高调会见勒庞表示对其支持,俄罗斯一家银行还大举放贷给勒庞的国民阵线,支持勒庞当选已经成为克里姆林宫推动欧盟乱局的一部分,因此俄罗斯对马克龙可能胜选的失望也会更加强烈,因为他是最为强烈支持对俄罗斯实施强硬路线的法国总统候选人。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英国对马克龙胜选的反应则将是喜忧参半更加复杂。虽然英国首相特里萨·梅政府反对将英国退欧比作一次民族主义情绪的发作,强调英国将继续支持自由贸易以及强有力的欧盟。但英国面临的问题是,欧盟显然已将英国退欧视为欧洲内部民族主义的一次体现,并抱持非常坚决的态度。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马克龙获胜,对英国来说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因为马克龙代表了强大和统一的欧盟,是那个梅政府声称想要的欧盟。 但从伦敦自身的角度来看,难处在于这种强大和统一很可能表现为对英国退欧持非常强硬的立场,会要求英国支付高额“分手费”,抵制为英国安排的任何特殊协议,无论是关于人员自由流动还是金融服务的。相反,如果是勒庞获胜的话,将让欧洲转向一个新的危险方向,但可以帮助缓解英国退欧的“分手费”矛盾,使其成为一个小问题,因为勒庞当选法国总统的话,欧盟本身可能都不复存在。
欧盟本身扩大和自身诸多问题使其难以承受“全球化”的冲击,重重危机下的西方国家诞生出越来越多的民粹主义领袖。美国CNN评论指出:如果马克龙胜出,也许将为西方政治家们找到了一条既能受欢迎,又能保持自身观点的非民粹主义新路。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