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死刑后两年 周永康“白手套”商业帝国崩塌



与原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大陆富商刘汉,在被判处死刑两年后,其遗留的庞大商业帝国——包括“汉龙集团”在内的旗下45户企业被以2.56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拍卖。
据大陆媒体报道,刘汉被冻结的一笔资产在今年2月底被法院拍卖,拍卖标的为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等45户企业;其中,刘汉或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直接持股19户,通过子公司间接持股25户,汇总评估值为2.56亿元,起拍价2.56亿元。
据公开报道,2014年4月23日,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故意杀人罪,判处四川汉龙集团原董事长刘汉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汉龙集团旗下的企业资产加总约为391亿人民币,总负债约为314亿元,净资产约为7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20%。
此次,刘汉及其四川汉龙集团冻结资产,由成都铁路运输法院公告,在西南联合交易所网络交易平台上公开拍卖。
刘汉被指曾受中共高层“保护伞”庇护(图源:Reuters/VCG)
值得注意的是,刘汉的落马,曾经被视为是周永康接受调查的重要信号。
1997年,刘汉在四川绵阳注册成立“四川汉龙有限公司”,此后相继进入水电开发、公路建设、矿业等多个领域。从2009年开始,汉龙集团在世界范围内并购了多宗矿业公司股权。汉龙集团官网资料称,至2012年下半年,汉龙集团拥有、持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资产超360亿元人民币,年销售额超过160亿元,雇用员工超过1.2万名。胡润百富2012年估测,刘汉拥有10亿美元的净资产。资料显示,四川汉龙集团资产规模达200亿元人民币。
在中国,像汉龙集团这样体量的公司并不少,但刘汉接受调查之所以有特殊意义,是因为在其落马之后,汉龙集团原本打算投资的位于非洲喀麦隆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穆巴拉铁矿项目是2013年3月份习近平首访非洲三国时的“NO1”大单,但是最终因为刘汉的落马而取消了该单。在中国,通常经济会为政治让路,而此事落到如此结局,意味着此案的重要性。
大陆媒体曾刊文介绍,刘汉一案并不简单,而是在中共高层“坚强领导”下,由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历经10个月艰苦侦办”,并透露“当地3名政法干部”成为刘汉保护伞,“刘汉的关系网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水涨船高,从最先起家的广汉、德阳,辐射到绵阳、成都,乃至北京”。
“中共高层坚强领导”、“公安部直接指挥”、“政法干部”、“关系网辐射至北京”……新华社这则报道显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意味,里面透露的种种信息更是引起很多一直观察周永康事件的观察人士注意。而且这则报道中最后一句“随着案件的进一步办理,刘汉黑恶组织昔日与政商两界逾越党纪国法、进行种种勾连的内幕,或将一一揭开”更是显得意味深长。
后来多方证实,因为与周永康之子周滨的商业关系,使得周永康成为了刘汉的政治保护伞。
所有案件审理中,有关方面完全没有提到刘汉与周滨的生意伙伴关系,也没有提及刘汉等人是否曾向周永康家族行贿或输送利益。
有观察人士认为,刘汉的事件再次证明,在中国,很多富商的财富是依附于高官的权力之上的。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