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程晓容:千万港元〝维稳费〞与民脂民膏


5月5日,一条来自香港的报导令人震惊:据一位亲共社团领袖林生透露,今年4月23日,中共为滋扰法轮功游行,竟然付出高达1,000万港元的〝维稳费〞。林生的消息来自深圳国安的高层朋友。据说,除了发给参与者每人500-600港元以外,还购置大量物资,如统一服装、旗帜、板凳等,另有更多钱进入亲共组织头目的口袋。

林生指,这笔钱是从〝维稳费〞支出。中共打压法轮功的经费不设限,〝花多少报多少〞。因此,有的在港亲共社团长期配合江泽民集团,骚扰破坏法轮功的讲真相活动,就是为了赚〝维稳费〞。据说,参与4月23日滋扰的福建帮某头目,从福建国安部领到了200万港元。

中共明目张胆的欺压善良民众,美其名曰〝维稳〞,主要使用软禁、监视、围堵、暴力侵犯等种种不法手段。〝维稳〞对像大多锁定访民、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等。其中一个〝经典〞便是〝维稳〞陈光诚

从2005年8月至2012年5月,陈光诚家人一直遭受山东省沂南县政府极其严格的暴力监视。在东师古村,陈光诚家院周围是一个监视点,村外还有两个监视点,三个监视点共有五六十人24小时全天候、常年看守。陈光诚说,从县里、乡里到村里,看守他们一家的有村、乡、县干部,有民兵、警察、还有〝其他〞人,总共好几百人。普通看守的工资是每天100元,比当地做工〝来钱快〞。

据报导,2008年,当局用于陈光诚一家的维稳费约为3000多万人民币,这一数字到2011年便超过6000万。依此计算,几年来单单为了〝对付〞陈光诚,维稳费就已超过了2亿元,而这还不包括双堠镇、沂南县、临沂市、山东省四级官员到北京贿赂上层官员的钱。

偌大的中国,被〝维稳〞工具压迫的岂止一个陈光诚?2012年5月,上海律师郑恩宠向媒体披露,自2006年6月5日他出狱以来,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每年至少平均动用了420万人民币用以软禁、打压他和他的亲属。

中国学者蔡慎坤曾撰文指出,维稳巨额投入的背后,是疯狂的腐败。〝每一个安防监控项目,被各路蛀虫吞噬的资金远高于50%!你或许想像不到,价值千元的摄像头被卖到10万元!这就是中国特色维稳本质,叫喊不稳的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攫取挥霍更多的维稳经费,因而中国陷入了一个维稳的怪圈,越喊不稳越有钱,越有钱越不希望稳定,一大批吃维稳饭的人,不断地制造敌人寻找敌人,甚至视许多的弱势群体为不稳定因素,通过冤假错案大规模的强拆,让这个社会充满了仇恨和动荡。〞

中国社科院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曾表示,一些维稳经费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额外支出。〝比如为了拦截一个上访群众需要花费上万元,这笔钱如果用于解决上访群众的问题已绰绰有余,这样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把资源白白浪费掉了。〞

今年3月2日,路透社记者Philip Wen从北京发出报导,讲述了内蒙古多伦县村民王凤云的上访经历。因为地方政府强征土地,为了讨回公道,王凤云九次进京。然而,多伦县政府拘捕并指控王凤云及其丈夫、父亲〝寻釁滋事〞。政府在法庭上出示证据指出,五年来,为了〝劝阻〞王凤云上访,他们花费了33.5万元人民币,包括加班监视费用、〝额外安保〞费用以及十个工作人员的伙食费。这份文件证明,王凤云的行动〝极度有害〞。王凤云维权不成,反成〝被告〞。

再看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在迫害法轮功最初几年里,平均每年耗去中国近四分之一的财力。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团就一次性拨款40亿元人民币,用于在建筑物上安装大型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又一次性投入42亿元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在天安门一地布署搜捕法轮功学员,每天开销达到170万到250万元。此外,还有数百万人被雇为迫害效力。这些开支还不包括向告密者提供的金钱奖励,以及向海外派遣特工和收买海外媒体、组织等开销。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在镇压法轮功等〝维稳〞项目上耗费的巨额国民收入,本应用以改善人民的生活,却被用来迫害各个阶层的好人。这不仅令国民经济蒙受了巨大损失,也在精神道德方面重创中国社会。

〝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中共之〝维稳〞,维持的是专制政权的稳定,打击的是亿万名要求正当权利、维护正义的百姓。此种〝维稳〞,伤天害理。那些助纣为虐、参与〝维稳〞者,做的是亏心事,发的是不义财。巨资〝维稳〞,突显〝刮民党〞的本质。迫害良善,罔顾民生。中共不除,中国和中国人民怎会有光明未来?

文章来源: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