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林忌:留美学生讲真话被中共追杀



美国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受校长之邀进行演讲,声称一落机抵达美国之后,本来打算戴上五个自备的防废气口罩;然而当她呼吸了第一口美国的空气,她把口罩放下了──「空气是异常清新甜美,感觉畅快极了」;她表示非常惊讶::「因为我感受到自由,以往在中国时上街必须带口罩,否则即会生病」;「我自由了!眼镜不再有雾气!不再有呼吸困难!不再有压抑──每一口空气都拥有自由的快乐。今天我站在这里,我情不自禁回想起得到自由的感受…在这我感受到言论自由的新鲜空气!」
「我来美国之前,从历史课读到了美国独立宣言,然而这些字眼──『生命』、自由』、「追求幸福」,这些抽象的词汇对我完全没有意义,直至来到了美国,我学到了原来自由自在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在美国是神圣的权利,我可以对有争议的事情表达自己的观点,可以挑战导师的观点,可以在网上批评自己的教授」;杨舒平提到自己在美国的生活,感受到的文化冲击,并总结说:「民主与言论自由不是与生俱来拥有的,而是有如新鲜空气一样,是要奋斗争取(与守护)的」。
这番肺腑之言,换来了中共以至美国中国学生的「追杀」;马大中国学生会的前主席朱力涵攻击这是「诋毁中国搏眼球」、「好自为之」、恐吓「小心在美国出门也要戴口罩」;中共党媒攻击为「辱华」、「把美国人对中国的『成见』在一次放大」、「中国就有如朝鲜一样」、「出了国应只会更爱国」、「等你在美国受到侮辱吧」、「人丑事多」、「卖国求荣」……一众中国网民竟恐吓杨舒平「别回中国」。
的确在中国的网络,这些言论都经过了中共的审查,所以「中国网民」能够表达的事情,未必能完全反映中国人的想法;然而自1989年六四至今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学生,却有更多是党国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而杨舒平这种勇敢而值得尊敬的人,却是少数中的少数;中共不但成功推动洗脑教育,不止在中国建立了言论的防火长城,甚至在海外也建立了一套非常有效的制度,即以大使馆与海外中国人所组成的网络,去造势以至狙击任何敢讲真话的华人;于是中国学生既敢怒亦不敢言,而敢言的就必然会被迫害,于是多数的学生更不敢反抗,更不敢讲真话,更不敢质疑中共,甚至用尽一切的力量,去阻止身边所有敢去反抗的人。
上述事情早在香港已经成为常态:中共透过中联办与地区势力的组织,恐吓来香港读书的中国学生;留学生为了在大陆的家人,以至返大陆后的生活,都不敢反抗;很多人幻想透过更多海外留学生,中国人将会追求自由与民主;然而党国为留学生提供的既得利益,加上留学期间的思乡情结,再加上语言与文化上的区隔,令中共成功把绝大多数留学生,都变为党国制度的支持者,而非批判者。
这就是民族主义的祸害──因为把欧美国家与文化,都视为「非我」的敌,而把「中国」视为有如自己的「父母亲」,因此批判中共有如批判中国有如批判自己的父母,而别人的制度再好,终归都是「别人的家」,和自己没有直接的关系之馀,你还会被「歧视」──这些言论,大都耳熟能详,几乎大部份中国学生都会说出类近的观点,有如「倒模」一样。
别人的家都是衰的,我的家再衰也是好的,这就是中共利用民族主义二分法,把中国人绑作自己支持者的手段:你批评中国,就是不爱国;你批判中国的空气是臭的,称赞美国的空气是香的,是「以偏盖全」,是「偏颇」。你不断批判中国,即「敌视中国」,是「歧视」、是「法西斯」;在中国人眼中,把中国说成是有如朝鲜一样,是「侮辱」──认真想想,朝鲜和中国的最大分别是甚么?两个监狱的分别,只是有钱与没有钱,吃得饱与吃不饱的分别;的确两者不能相提并论,但五十步笑百步又有何意义?
要改变中国,在中国大陆的控制范围内做不到,如今却连在香港与海外都做不到,根本不见有人尽力去经营;单靠「纪念六四」或传统的示威游行,对这些中国留学生作用不大。但愿这些有志改变中国的人,要想想新的策略,先从海外开始;如连海外都做不到,又如何幻想在中共全面控制的中国内,能够做得到「建设民主中国」呢?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