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

柴路:反腐与效忠挂钩旨在强化独裁专制



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习近平踌躇满志,爬上党魁宝座。5年来,尽管他没完没了地炮制诸如“中国梦”、“正能量”、“四个自信”、“四个全面”、“五大发展理念”等等无厘头的口号,无休无止地发表所谓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系列讲话,但其最阴鸷诡祟的招数,还是风声鹤唳的“打虎拍蝇”运动。据大陆百度网显示,十八大以降至2017年4月上旬,落马的省部(军)级以上的官员有208人;205名中央委员、171名补委员所组成的十八大中央委员会,已有29人落马,平均每2个月落马1人(1.12人)。至于厅局级以下及至县、乡级的官员的落马人数则数以万计。
  
习近平本人把他的所谓的反腐运动,当作显赫的政绩来炫耀。其在2016年1月12日十八届中纪委六次全会上讲:“2015年,国家统计局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1.5%的群众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成效表示很满意或比较满意”,“这再次印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顺党心、合民意”。
  
实事求是地说,大陆民众对于中共官场整体痛恨,不管是高官还是小吏,每有垮台,他们都深感解恨痛快,因为他们蒙受官僚阶级欺压讹诈久矣。早在数十年前就广泛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官场犹如大粪坑,想不脏臭都不行;衙门里面都吸血,公仆队伍缺人性;全杀全关有冤枉,隔一抓一有漏网。”所以,习近平上位反腐伊始,民众普遍抱有厚望,以为他能够实行政体改革,彻底铲除滋生贪官污吏的制度温床。随着习氏专制独裁理念的逐步暴露,国民越来越醒悟——习式反腐,政治挂帅,效忠第一,以“看齐”“站队”为圭臬,其真正的目的,显然是要强化个人独裁专制。时至今日,包括中共各级官员在内的广大国民已经彻底明白:习近平“打虎拍蝇”,并非真反腐真肃贪,为的是要借机,清除异己,腾窝让位,安插亲信死党,构筑自己的神坛。因此,在老百姓的眼里,所谓的“打虎拍蝇”,不过是中共权力圈的“内斗游戏”或曰“狗咬狗撕B”,与百姓毫无关系。难怪有网友说,即便中南海地陷,中共政治局常委全下地狱,国民也只会哂然一笑,无所谓。
  
2014年10月23日,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干部在政治上出问题,对党的危害不亚于腐败问题,有的甚至比腐败问题更严重。”2015年6月30日,他在会见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时又强调:“讲政治是第一位的”。习氏逻辑导向显而易见,就是要坚定不移地恢复毛泽东的“政治挂帅”治党误国的恶招邪术,只要政治立场正确,就一好百好,哪怕是恶贯满盈的巨贪国贼,不仅安然无事,还会被继续提拔重用。
  
那么,习氏“讲政治”的宗旨要义是什么呢?在这方面,习氏说得很清楚,给予了明确的界定。那就是:“对党绝对忠诚要害在‘绝对’两个字,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党叫干什么就坚决干,党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习近平2014年10月31日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讲话)其表面讲是“对党绝对忠诚”,实际是要求对他个人绝对忠诚,与他习近平保持高度一致,他习近平叫干什么就坚决干,他习近平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为此,习近平在2016年1月29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倒腾出了“四个意识”,即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同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将“四个意识”定为“党规”,并为习近平加冕“核心”桂冠。
  
于是,“效忠习核心”,“向习核心看齐”,从此便成为中国大陆最具所谓“正能量”的“时代号角”,被视作衡量、鉴别、臧否一切人、物、世象和问题的惟一标准。对此,各级官僚阶层争相肉麻吹捧,鼎力造势,以求获取“习核心”的恩宠和重用。在这方面,被擢升为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堪称典型和代表。查阅其从今年初就任天津市委书记之后的《天津日报》,他几乎逢会必为习近平站台背书,大唱颂圣谀曲。譬如,“核心就是旗帜、就是方向,就是信心、就是力量,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最重要的政治要求和政治原则、最重要的政治大局。”“要绝对忠于党、忠于党的核心、忠于党的领袖”,“口忠心不忠不为忠,口忠行不忠不为忠”,“以‘无我’示忠,以‘小我’示忠,以‘成仁之心’示忠,以大担当示忠。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大大小小的中共书记拼命吹捧神化“习核心”,其实也是吹捧神化他们自己,因为他们也是自己所在党委、党组或支部的核心。
  
更有甚者,在人民、国防部等官方网站上,竟然出现了更令人浑身暴起鸡皮疙瘩的口号:“拿到习主席讲话如获至宝、学习习主席讲话如饥似渴、讲起习主席讲话如数家珍,运用习主席讲话如鱼得水”,“学习主席讲话、听习主席指挥、当习主席的好战士”。这与毛文革时代的“三忠于”(忠于毛,忠于毛思想,忠于毛路线)、“四无限”(无限热爱毛、无限崇拜毛、无限信仰毛、无限忠诚毛)、“四个一切”(一切想着毛,一切服从毛,一切紧跟毛,一切为着毛)别无二致。如此一来,“习核心”也就成了“习神仙”和“习皇上”。
  
在这样的层层级级方方面面党首个人独裁专制的政治生态环境中,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反腐败可谈,统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官场内斗的政治游戏。以史为鉴,洞悉时弊。清朝弘历帝(乾隆)的反贪,与当今“近平帝”的反贪,几乎是历史穿越,不谋而合。弘历当政期间也搞铁腕反腐,先后无数次进行过肃贪治吏行动,其最具代表性是甘肃贪腐大案,被判死刑者多达100多人,其中56名被砍掉了脑袋。其肃贪之狠心,可见一斑。但是,收效甚微,越反贪官越多,越杀蛀虫越盛。弘历原先自诩“勤政爱民”,政风优于康、雍两朝,到头来竟然自暴自弃地哀叹:“各省督抚中洁己自爱者不过十之二三”。就这也是假话,恐怕十难挑一焉!其根源在于,选择性反腐。“忠君”是帝王用人的首要标准。凡皇上宠信的官吏,即便贪腐罪恶弥天,也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并予以加官晋爵。清朝巨贪、头号“老虎”和珅就是证明。和珅的言行举止皆以“效忠皇上”为遵循。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和珅对乾隆“言不称臣,必曰奴才,随旨随令,殆同皂隶”。即使是后来位居大学士,身兼领班军机大臣、吏部尚书、户部尚书、刑部尚书等数十要职,依然像御前侍卫那样恭谨用命,“皇帝若有咳唾之时,和珅以溺器进之”,如此忠诚的奴才,乾隆自然格外赏识,视为心腹,虽举报弹劾不断,乾隆从不过问。乾隆驾崩,嘉庆亲政,将和珅革职抄家赐死,其贪敛的钱财相等于当时清政府的15年财政收入!
  
中共独裁专制统治60多年,从中央到地方,官员滥权腐败、敲诈民脂民膏的积恶成习,已经形成了全党和官场整体“塌方式腐败”和“全员式堕落”,“老虎”满眼,“苍蝇”丛生,真正洁身自好、独善其身的清廉之士,实在是“凤毛麟角”。当年“弘历朝”的“省督抚中洁己自爱者”尚有“十之二三”,而现今的“近平朝”恐怕“十之有一”也未必可能。吾不信鬼神,然又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弘历、近平的反腐套路如出一辙——都以效忠为准则?是否乾隆帝托梦于“习皇上”,予以点拨,不然无法解释哉。看来,“习皇上”是后来居上,“青出于蓝胜于蓝”,其“效忠”、“看齐”、“站队”的手段,远比乾隆更胜一筹,更富有欺骗性和笼络力。饕殄无度的“老虎”,只要拍马颂圣到位,赢得“习皇上”的信任,那就平安无事。上行下效,逻辑共享,对于地方官吏而言,他只要把他那里的“中核心”、“小核心”供奉好了,那他就有了“挡风墙”。譬如,近期不少网友揭露,境外媒体也爆料,某些“大老虎”贪贿巨量钱财,因为与“习核心”关系密切,却依然春风得意,逍遥法外。
  
反之,一旦“核心”看你不顺眼,或者对你生出猜疑,或者闻尔有妄议“核心”言辞,那你就随时随地会被“拿下”,想给你定多大的贪腐罪行都随心所欲。中共的纪检委有的是让你乖乖招供服罪的歹毒手段。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其杀手锏“双规”(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无须通过任何法律程序,便可以把人带走,剥夺人权,关进“黑屋”,或疲劳审讯,或酷刑加身,让你昏天黑地,生不如死,不得不签字画押。纪检委“双规”死人的事件屡有发生。吾有两位官场朋友,均属少见的仁义清廉者,因得罪了县委“核心”,都是被纪检委刑讯至半昏迷状态下在人家写好的招供书上按指印的。至于案件移交公检法,那都是走程序和演过场,烫纪检委做好的“饭”,倘若改口,又要刑讯,想要翻供几率甚微,几乎没有可能。
  
篇末重申吾之观点:反腐就是反腐,与政治意识、政治主张不相干,只要有贪腐的犯罪事实,无论其政治表现多么优秀、多么紧跟、多么赤诚,也必须果断地依法惩处,而不应考虑任何政治因素。中共党魁习近平把反腐与“政治挂帅”、“效忠核心”、“看齐站队”挂钩,无疑是与反腐“南辕北辙”,反的越厉害,官场越污化劣化。唯一的效果,只能是日益强化中共党魁的独裁专制,使中国大陆人权状况更加恶化。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