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星期一

王丹:走向文明行列的必经之路 ——评《被隐藏的中国》(一)


各位听众:从今天起,我要分几次来介绍一本深度认识中国问题的好书,题目是《被隐藏的中国》

近几年,台湾的八旗出版社关注中国议题,连续推出了一系列从不同角度,深入观察中国现实,深刻反思中国历史的相关着作,令人瞩目。而2015年出版的《被隐藏的中国:从新疆,西藏,云南到满洲的奇异旅程》(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吴润璿译.)一书就是其中的代表。

作者大卫.艾默(David Eimer)2007年到2010年间,担任《每日电讯》驻北京的特派员,同时也是《南华早报》的专栏作家。他早在1988年就开始进入中国进行採访。与大多数西方记者一样,用独特的视角观察中国;但是与大多数西方记者不一样的是,他比较着重观察的,是中国的边境地区,也就是书名中提到的四个地方:新疆,西藏,云南和满洲(东北边境)。

这本书值得推荐,第一是因为新疆,西藏等中国边境地区的社会发展和宗教影响,本来就是广为人知的问题,相信很多人对这些地区发生的事情都很有兴趣,但是真正能够深入到这些地区的生活中去长期观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是语言,还是中国地方当局的严加防范的态度,以及当地特殊文化的複杂深奥,都是一堵堵高牆,阻碍了外界对这些地区的认识。而作者经过长期的努力,在这方面克服障碍,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观察材料,这对我们更加全面地认识中国,当然是巨大的贡献;

第二个原因在于:中国至今仍然不是一个完全现代化的文明的国家,这除了有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还有待进一步现代化的原因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处理边境地区的社会发展,以及分离主义趋势的办法。对于任何一个要走向文明行列的大国来说,妥善地解决上述问题都是必经之路。从大国兴衰的历史图景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大国可以因为解决好边境问题而崛起,有些大国则因为无法处理好边境问题而衰落。中国未来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是否能够处理好边境问题。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怎样重视本书中提出的一些问题,都是不为过的。

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新疆,西藏,云南和东北边境,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会如何发展?由此产生的族群矛盾和地方势力的问题,是否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法,还是说根本无解?中国,会不会最终走向分崩离析的局面?下面,就让我们从《被隐藏的中国》这本书中,一一寻找答桉。

首先,是新疆问题。

关于新疆,我们了解多少?作者首先告诉我们:“待在喀什愈久,我就愈能开始理解到新疆是国中之国,它跟中国的关联性远不如它与中亚邻国之间来得更为紧密。”(P16-17)这个会令中国的爱国小粉红们暴怒的观察,一句话点出了新疆问题的历史脉络和由此产生的问题所在,那就是:新疆人“中国认同”的基础何在?作者帮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梳理:在1930年代,新疆的原住民才开始使用“维吾尔”一词。在那之前,他们的自我认同的范畴也是自己家园所在的区域,就是乌鲁木齐人,喀什人或是合阗人而已。(P40)而历史上,新疆地区曾经一度独立,在1944年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首都定于伊宁。但是这个在苏共和中共共同支持下成立的新生国家,却在5年后夭折于一场神秘的空难,在那场空难中,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领袖阿合买提江。哈斯木和大多数的东突政府官员全部丧生。这一段历史,我很早就听吾尓开希讲过,但是在今天的中国,由于当局对历史的封锁,大部分中国人应当是一无所知。

如果不让人民了解真正的历史,又怎麽可能在一个社会中取得解决历史延续下来的民族问题的共识呢?这,是中共无法解决新疆问题的第一个重要原因。(待续)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