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何清涟:吴小晖力争“赵家人”身份为哪般?



中国新一轮金融市场整顿,“赵家人”安邦赫然在册。5月5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保监会监管函(监管函〔2017〕14号)》,因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一款产品规避监管规定,扰乱市场秩序,禁止该公司三个月内申报新产品。官方媒体一致声称,这是中央“针对资金脱实向虚与资产泡沫化而进行的金融反腐”。
安邦自卫战的重点为何放在争身份?
从2017年开年至今,共有18人被处罚“市场禁入”,李友、郭丛军、冯小树和鲜言等4人“终身禁入证券市场”。“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发表评论称,这些重罚的背后,是近年来不断积累的金融乱象以及不可忽视的潜在风险。监管部门频频出招也许只是一个开始,可预见的是,金融反腐的轮廓将会愈发清晰。
相对其他公司受到的惩罚,安邦被禁三个月内申报新产品比较轻,但要害在监管函最后一句:“我会将视你公司整改落实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这句话的伸缩区间甚大,能够让保监会不要“进一步采取监管措施”,安邦得找到护身法宝。对于吴小晖来说,最有力的护身法宝还是他那“赵家人”大佬外孙女婿身份。理解了这一点,就会理解最近安邦法律部为何声言要“起诉财新传媒及其旗下《财新周刊》、财新网等媒体多次对公司董事长吴小晖进行人身攻击,捏造其‘有过三次婚姻’的不实报道,炮制其‘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等谣言,……严重侵犯公司权益及吴小晖先生的名誉权。”
上述安邦公司法律部4月29日发布的声明,是回应同日晚间财新网发布的《穿透安邦资本魔术》一文。回应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董事长吴小晖的婚姻私事,另一部分为安邦公司的公事。这回应给人的感觉比较怪诞,一是公私不分,安邦形式上并非吴小晖的私人企业,公司代替董事长起诉媒体对其婚姻的报道,应该是诉讼主体错位;二是财新关于吴小晖婚姻报道是两年多以前的事情,发表在《安邦大冒险》(财新《新世纪》 ,2015年2月2日);三、安邦法律部声明不是对刚发布的的回应,而是对财新“一系列报道的抹黑与误导舆论”的回应。总体上看,争“赵家人”身份是安邦的诉讼核心。
这种奇特的法律部声明说明,安邦遇到极大的压力,身处危局。如果不借重邓府外孙女婿这一“赵家人”核心成员身份,难以化解。
危局有多严重?
北京安邦保险集团大楼外面有人擦玻璃(2017年3月16日)
北京安邦保险集团大楼外面有人擦玻璃(2017年3月16日)
从2015年开始,安邦的媒体曝光率就很高,国内有《财经》、《南方周末》与《财新》,国外有《纽约时报》,不断报导安邦的“资本大冒险”故事。这些故事的内容每年都增加一点新内容,主题就是一个:安邦12年之内资产扩大100倍的秘密,就是“利用银行销售大量不安全的理财保险基金来获取资金”, 通俗一点解释,就是安邦用高利率从民众那里吸纳大量资金,用于境外的房地产投资。有时还玩虚假注资,比如2014年安邦为满足监管要求一举增资499亿元。安邦的增资资金从何而来?郭婷冰利用公开的工商注册资料、企业年报资料等写成《穿透安邦魔术》一文,剖析了安邦2015年一年海外投资1000亿的谜团。作者从引入巨额增资这一步关键之棋开始,到剖析安邦“股东结构迷阵”背后的“吴小晖家族控制”,再到条分缕析安邦相关股权安排、增资安排的手法,指出这种 “幼蛇吞巨象式的控股”方式,是“左手倒右手”的虚增资本式“自我循环注资”。
安邦公司这种用短期借债来从事长期投资的经营手法,极有可能因一个环节的资金短缺而崩盘,让购买安邦理财产品的民众血本无归,可算是中国金融业危机隐伏的一个典型。中国的金融乱象遍布在房地产、债务、保险、股市、银行等领域,牵一发而动全局,一旦在某个环节上发生金融风波,就可能危及所有家庭的金融资产和房产价值。现阶段,中国政府被迫将维持金融安全当作头等大事,局做得特别大的安邦不可能不在整顿名单之上。
相比其他公司受到的处罚,安邦的处罚算是轻的。但吴小晖心中却非常清楚,如果不是有那道邓府外孙女婿的免死金牌护身,难保周全。因此,他在与财新网的多年恩怨中,重点抓出一条关于其婚姻的不实报道来说事,这显然是得了毛泽东抓纲治国真传:路线(身份)是个纲,纲举目张,只要有赵家人身份在,不怕天塌下来。
邓府婚姻是吴小晖最重要的政治资源
邓小平外孙女婿这一身份,对吴小晖来说相当重要。《人民的名义》一剧放映后,有人直观地揭示了中国人进入名利场的三种方式:赵公子凭借父亲权势“横着进去”;农民子弟祁同伟只能“跪着进去”,先是被逼在学校操场跪下向省政法书记的千金梁璐求婚,岳父死后则向现任省委书记赵立春的祖坟下跪;渔家女出身的高小琴则只是“光着进去”,以肉体铺路。吴小晖如果不能借联姻之力,变“跪着进去”为“横着进去”,就没有今天这格局。
《安邦大冒险》如此介绍:“吴小晖另一个更广为人知的背景,则是其与前领导人家庭联姻。据熟知情况的人士透露,吴小晖善于将这一关系用于商业拓展和声誉背书,让一些不甚知情的政、商界人士为安邦提供便利。”其实邓府外孙女婿身份的作用绝不止得到便利这一点,2012年开始的大反腐,红色家族是道平安符,诸多红色家族成员,除了薄熙来与“谋逆”有关,罪在不赦,其余还真没见有谁倒台了。就连《人民的名义》中那位赵公子的父亲也不是红色家族成员,只是一介资深封疆大吏,到了退休年龄,赐一全国政协副主席这一副国级职别荣养。从这方面来说,那部电视剧还算写实,拿出来示众的贪官,基本上是农民或者平民的儿子。
因此,那些揭露安邦“资本大冒险”的报道再多,吴小晖也不太在意。但若说他与邓卓苒婚姻“中止”,吴小晖就特别不高兴,因为这等于说他不再是“赵家人”了,身份之事与财富甚至生命安全攸关,所以一定得掰扯明白。这就是吴小晖在2015年中国几家媒体集中披露安邦内幕之时,选择最弱势的《南方周末》开刀,逼迫《南方周末》2月1日登了篇道歉声明:“本报1月29日关于安邦保险的相关报道,信息核实有不实之处,就此对安邦保险集团及主要负责人致歉”。但财新登载的吴邓“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却让吴小晖的“赵家人”身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挥之难去。
2014年:太子党退出商界,吴小晖海外扩张
十八大前后,新老太子党纷纷退出商界。温家宝儿子温云松于2009年退出他创立的私募投资基金新天域资本(New Horizon Capital);习近平接掌中共总书记之位后,让其姐姐齐桥桥及姐夫邓家贵出售资产,退出商界(《纽约时报》两篇《被六四改变命运的商人肖建华》(06/04/2014),《习近平亲属退出多项商业投资》(06/18/2014)),2014年最后一天,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刊登了陈杰人的《习近平反腐肃清亲属企业》,称习近平开家族会议,让其母出面令其姐姐习安安及姐夫吴龙解散其公司新邮通讯。识相的太子党也在那一年纷纷离开商界:2014年10月,朱镕基之子朱云来从中金公司辞职。陈小鲁则宣布自己在一些公司的股份都是代持,非本人所有。
但安邦公司却寻求海外扩张,2014年以后,开始了海外“买买买”的过程。今年4月26日,吴小晖在北京接受《新京报》采访称,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寿总资产达到1.45万亿元。其中,海外保险资产达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超60%,成为中国首个国际化的保险企业,是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中国保险公司。吴小晖这样强调,可能是想以国际化这块牌子彰显实力,却忘记了权贵们的“超级白手套”肖建华被抓,实缘于中国政府为打赢外汇保卫战必须遏制资本外逃。一个起家于国内,不断发行保险理财新品种圈钱到海外投资的驸马产业,小小地捞一把,习近平可能也就忍了,但把局玩得这么大,就另当别论了。据网易新融街消息,5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召开会议,专门落实国家金融安全工作,命保监会、银监会、证监会及各大交易所要做出明确部署,在全国范围开展第二轮金融整顿。第二天,本文开头所引述的那道保监会文件就下达了。
安邦在国内募集的资金那么多,如果垮了,会引发国内金融动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对付吴小晖的目的不在于抓人,而在于逼安邦海外资金回流。安邦的庞氏骗局需要新业务延揽新资金,一旦新业务被停,新的资金源被断,安邦高息揽钱以新还旧的把戏就玩不转,因此不得不被迫从海外调拨资金回国,以维持公司运转。至于以后这笔帐如何算,一是看吴小晖的表现,二是看邓府是否承认其驸马身份。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