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人民的名义:解决朝核危机需聆听人民的声音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外交圈内的声音几乎和互联网上一致:不仅对文在寅的温和立场不以为然,甚至掩饰不住对韩国在朝核危机解决问题中地位的轻视。
非常讽刺的,这种对韩国角色的轻视几乎和朝鲜对韩的态度一样。笔者在朝鲜旅游期间,无论平壤的战争纪念馆的解说员还是板门店的讲解军官,众口一词的都是美朝如何、韩国傀儡如何。这也是朝鲜外交的一贯立场,从1990年代的四方会谈前后到今天的危机处理,都是希望开展美朝双方会谈,撇开中、日、韩等利益相关方。中国力主的六方会谈机制也因此形同绥靖,事实上纵容了朝鲜的核开发计划,为朝鲜争取了时间和资源。譬如,最新的,虽然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美朝在马来西亚举行直接会谈的建议  被朝鲜生硬拒绝,但是本周美朝代表还是在奥斯陆进行了一次秘密会面。
不过,当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中国政府接过特朗普踢过来的皮球正在全力斡旋希望以和平手段解决朝核危机的时候,韩国大选落定,韩国选民的选择也许才是整个变局中最富有意义的。正如文在寅新总统的就职演说,他希望"最大限度地与国民分享总统的权力",争取和平解决的道路。也许,不仅韩国,整个东北亚和国际社会都到了必须聆听人民的声音的时候,了解相关国家人民对朝核问题和解决办法的态度和意见,而不是继续囿于各种双边会谈和多方会谈的外交途径,只以朝核为筹码为自己的政治私利服务。
例如,朝核危机加剧以来,日本的安倍右翼政府趁机推动宪改,推动日本本土部署萨德系统。在中国高层的激烈争论和对朝论战中,也只有继续翻老帐,互相指责背信弃义,仿佛1956年8月事件前后中朝双方的相互指责的再现。区别只在于,当时赫鲁晓夫介入调停,而今却是都看着美国行事。对朝鲜来说,轻视韩国甚至中国,展示朝鲜李氏王朝以来特别是晚清时代"事大主义"传统的继续,一切唯美国马首是瞻,虽然朝鲜内部的意识形态仍然停留在1953年的停战状态,美国仍然是一个假想的现实敌人。
Nordkorea Militärparade in Pjöngja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W. Maye-E)
“太阳节”阅兵式
但是,即使在4月15日朝鲜的所谓"太阳节"上,一个关键的核试时间点,金正恩所做的,除了阅兵,便是主持平壤的黎明大街落成仪式。他继续着去年劳动党"七大"和今年的新年讲话,试图以讨好民众、改善民生的政治承诺和看得见的福利,缓和或者弥补核计划带来的经济损失和政治紧张。对他来说,对朝鲜的所有宣传,拥有核武器既是针对美国的终极手段,也是朝鲜主体思想的化身、金氏政权的神化基础。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黎明大街所象征的以及朝鲜今天惊人规模的内部市场经济,代表的恐怕是和韩国大选相似的人民的选择和声音,那是不容忽视的,也是外界如中国可能积极介入并且必须认真聆听的角度。
只是很遗憾,不仅朝鲜的内部转型受到外界的严重忽视,以至于忽视这个可能在朝鲜内部制约核计划的力量,而且,中朝边境地区和整个东北人民对朝核问题的态度和声音也被忽视。笔者上月到中朝边境考察十日,沿鸭绿江丹东市一路北上到达珲春,尔后回到沈阳,驾车2500公里多,所看到所听到的,都是在北京所无法想象的,也是中国现有民意代表体制和媒体难以表达的。这也算是中韩之间的最大差异吧。
China-Nordkorea Grenze bei Dandong (Reuters/D. Sagolj)
望过去就是朝鲜
例如,丹东仅存不多的老一代知识分子,他们多是1977以后的新三届大学生,极其不满丹东目前的落后状况,一个曾经是中国最早实现电气化和煤气化的现代化城市,直到朝鲜战争爆发还以其现代化程度让几乎所有过境的干部和知识分子目瞪口呆,却长久以来被困于中朝关系不彰。尽管丹东已经成为中朝贸易最大口岸,但是并没有任何正常国家边境口岸的感觉。朝核危机二十余年如阴影一般笼罩其上,如朝鲜方面向中方施加的强大手机讯号干扰对日常生活的破坏,压制着当地的投资、贸易、经济和教育发展,人口外流严重,几乎就是整个东北衰落的缩影。他们苦于这种不战、不和的不正常关系久矣。
其他边境城市大率如此。中朝关系并非只有核问题,而是两国关系背着"献血凝成友谊"的沉重包袱,却从未真正实现正常国家的正常关系。中朝边境中方一侧的人民也因此承受着巨大的损失,但是他们的声音却很少被听到、被代表,尽管朝鲜问题可能并发的难民问题才因此越来越重要,正在占据中国中央政府解决朝核问题的首要考虑范围。他们只是意识到了边境地区人口虚空带来的安全威胁,情形与清末几乎一致。
Grenzstadt Dandong - Nordkorea und China - Kohle (Reuters/B. Goh)
在朝核危机阴影下,丹东人口外流严重,几乎就是整个东北衰落的缩影。
所幸,韩国的左翼政党候选人文在寅终于在危难之际被选为总统,至少能够在东北亚地区复杂的政治角逐场上,多少摆脱各国政客的掣肘和密室,发出一点微弱的韩国人民的声音。这或许才是朝向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出路。对中国、对朝鲜来说亦然。如何更好地帮助朝鲜推动改革开放,推动朝鲜人民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选择自己的领导人、甚至尽快推动朝鲜半岛三八线两边人民选择统一进程,或许才是根本解决朝核问题的关键。这是人民的名义,也是需要迫使政客们认真聆听人民声音的时候了。

白信为政治学博士、北京独立政治观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