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李金芳:因纪念六四被长期羁押遭受酷刑的糜崇骠夫妇

2017530michongbiao.jpg (516×387)
贵阳民主人士公开纪念八九与要求释放良心犯(本刊资料)



2011年网传茉莉花集会期间,中共对民间实施大规模的抓捕镇压,大多数人权捍卫者在遭遇强迫失踪和酷刑之后陆续获得释放,然而这一年,四川人权捍卫者、八九学运领袖陈卫和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分别被判重刑。2011年冬季,贵州当局对多年来从事民主人权事业的人权捍卫者陈西,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宣布“贵州人权研讨会”为非法组织。陈西从被抓捕到当庭宣判历时不到一个月,贵阳法院判决陈西有罪的依据仅仅是几年来他所公开发表的《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我是民主党人》、《“六四”改变了我也将改变中国》、《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等36篇文章。陈西被闪电式处以重刑,给民间尤其是贵州的公民社会造成重创,然而,民间也并没有因为当局的高压而停止抗争的步伐。正当茉莉花集会后的白色恐怖还四处弥漫之时,2012年六四前夕,人权捍卫者、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糜崇骠等公民走上街头,在贵阳人民广场拉起横幅——“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祭,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强烈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等游行,近千名群众参与围观声援,大家呼喊“民主万岁”、“人民万岁”、“打倒独裁专制”等口号,随后,贵州当局针对糜崇骠等人权捍卫者的迫害再次升级。

2012年5月30日傍晚,贵州省及贵阳市国保、警察近百人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下对糜崇骠家实施查抄。当时已经75岁的糜崇骠被双手紧扭,造成手膊多部位淤伤。警察对糜崇骠老先生进行了长达25小时的持续轮番审讯,审讯中不准休息,不准吃饭,导致其多次晕厥。为了掩盖对糜崇骠夫妇的迫害,随后糜崇骠的两个儿子也与父母一样被非法关押,直到7月一家人才暂时获得有限的自由,但仍有20余警察全天候监控,无法与贵州其他的人权捍卫者会面,电话、网络被切断。期间,贵州当局上门谈话,要求糜崇骠老先生不要再参与纪念六四,不再散发宣扬民主人权的光盘,被糜崇骠以“把人权、民主还给人民,还六四真相”拒绝。于是,警方口头宣称对糜崇骠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半年。

2013年六四之后,糜崇骠在网络上发表一篇《第二次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控告》,在指定监视居住的居所再次遭到警方搜查抄家,电脑、手机、录音笔等物品被抄走,糜崇骠夫妇受到更严格的监控,甚至连睡觉和上卫生间都不准关门,外出买菜也被禁止,如不服从即遭受辱骂和殴打,生病无法及时就医。同年9月糜崇骠夫妇被从指定居所带走失踪,家人四处打探无从得知二老的下落。时间过去10个月后,家人才获知糜崇骠夫妇被关押在贵阳市郊区的一个小区中。此时, 糜崇骠已将近耄耋之年,患糖尿病、癌症等多种疾病,糜崇骠夫妇的健康和生命时时受到威胁。2014年1月,糜崇骠的妻子李克珍因被长期非法监禁折磨突发脑梗,经紧急抢救病情稍稳定,又被强行带离医院继续无限期关押。

糜崇骠夫妇被非法拘禁的5年来,经常遭受无故的虐待殴打。长时不准上厕所,不准喝水,糜崇骠曾被掐脖子几近窒息,被打掉牙齿脱落,被暴打头部卧床半月,李克珍被扭伤致手腕骨裂骨折,被掐脖子无法呼吸。一对追求民主人权的年迈的人权捍卫者,受尽折磨,其家人几年来多方控告无果,唯一的理由就是:糜崇骠不写“保证书”,因为不写保证书,就要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无限期地关押下去。

长期被关押虐待,李克珍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关节损伤等疾病,身体健康状况令人担忧。2017年4月21日,因连续在感冒两个月都未愈并引发糖尿病,要求到医院就医时遭到呵斥不准就医,还将李克珍打得跪倒地上,糜崇骠冲上前理论,历数几年来夫妇俩遭到的非人对待,看守指着他大骂:如果你把我整下课,我就整死你全家。随即对其实施殴打,在糜崇骠被逼退到厨房后,糜崇骠顺手拿到一把菜刀向施暴的看守砍去。目前糜崇骠老先生被转押到贵阳市白花山看守所。
 
糜崇骠自幼因父亲糜藕池曾是民国国民军师长、抗日将领,在中共建政后被以“历史反革命分子”惨遭杀害而受到株连,年幼便被送到贵阳市儿童教养院管制,流浪重庆后被收容劳教三年,受尽人间苦难,直到1987年其父被平反。这样的人生经历使他坚定了人权民主的信念,数十年来为着这个信念无怨无悔。除了参与贵州地区的民主人权活动,八九六四后拒绝遗忘和谎言,坚持每年纪念六四,他还与妻子一起创办了“人权橱窗”,向民众散发《世界人权宣言》,宣讲民主人权理念,直至失去人身自由。

在陈西被抓捕判重刑、贵州人权捍卫者普遍被打压监控之下,糜崇骠等贵州的人权捍卫者们依然勇毅地走上街头,公开纪念六四,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吸引千余名市民围观声援,成为世界性新闻。贵州当局恼羞成怒,置宪法法律于不顾,公然对糜崇标夫妇实施抄家、指定场所监视居住、长期任意羁押、虐待殴打等种种违法犯罪行为。而贵州其他的人权捍卫者如廖双元、吴玉琴、黄燕明、李任科、卢勇祥、雍志明等人,自陈西被抓捕判刑,尤其是公开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公民行动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格监控,所谓的敏感时期都会被限制人身自由,日常通讯受到严重干扰。这不仅是贵阳当局针对糜崇骠及贵州人权捍卫者们因纪念六四和坚守良知、争取公民基本人权的行动进行打击报复,更是对他们数十年来身体力行坚持不懈地宣讲、践行民主人权理念实施打压迫害!

值此六四二十八周年之际,强烈要求贵州当局还糜崇骠夫妇自由!停止一切针对其他人权捍卫者的迫害!须知,用暴力和谎言建立起来的强权终将不会长久,而在公民争取人权和民主的过程中,那些灭失人性的残害总有一天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和追责!

附:行政诉讼状

原告:糜祖恒,男,1979、9、7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改茶路71号,糜崇骠、李克珍夫妇之子,电话:13765118610

被告:贵阳市公安局,地址: 新添大道北段7号,电话(0851)86844034,负责人:闵建,局长

请求事项:
1、确认被告对糜崇骠(网名;糜崇骠)、李克珍夫妇的拘禁行为违法,判令被告立即释放糜崇彪、李克珍夫妇,恢复其人身自由。
2、判令被告在国内五家以上主流媒体公开发布向糜崇骠夫妇道歉的声明。
3、判令被告赔偿糜崇骠李克珍夫妇精神损害赔偿金壹仟万元。

事实与理由:

2012.5.28,糜崇骠与一众朋友在贵阳市人民广场展示横幅,横幅上书“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释放良心犯陈西”等标语,并将现场情况拍照上传至互联网。第二天糜崇骠夫妇便遭被告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抄家、搜查、劫掠,同时夫妇二人均遭被告警员残暴殴打、酷刑,而后糜崇骠夫妇被辗转数地非法拘禁三月余。

2013、6、19,出于报复糜崇骠纪念六四及不理睬被告威胁、继续进行民主、法治、人权的宣讲活动,被告再次在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糜崇骠夫妇抄家、搜查、殴打,而后将其夫妇非法拘禁于数个住址(目前拘禁地址是:贵阳市乌当区新添寨水街蓝波湾2单元503室),并派出四十余名警察、保安轮流与糜崇彪夫妇同居一室、共同生活,昼夜看管夫妇二人,持续至今。

糜崇骠已75岁高龄,身患癌症、糖尿病等多种重疾,李克珍也已年近七旬,身患多种疾病,行动不便,而被告警员、保安人性泯灭,毫不理会糜崇骠夫妇的年龄、健康状况,在拘禁、看管糜崇骠夫妇期间多次对其夫妇二人残酷殴打,致糜崇彪的牙齿被打掉五枚,夫妇二人甚至曾被殴致生命垂危。

综上所述,原告认为: 1、糜崇骠拉横幅纪念“六四”事件及长期进行民主、法治、人权宣讲活动均系符合宪法、法律的合法行为。 2、被告滥用警权,长期非法拘禁糜崇骠夫妇,且多次对其施暴,被告行为不仅违法,更是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 3、即使糜崇骠的行为确实构成违法犯罪,也不应祸及亲人,无辜株连拘禁、殴打其妻子。 4、即使糜崇骠的行为确实构成了违法犯罪,应对其采取合乎正当法律程序的法律行动,而不是使用黑帮的残忍手段对其非法拘禁、酷刑及株连亲人。 5、被告之罪行,不仅是所谓”法治中国”的耻辱,更是现代文明的耻辱!

两年来,作为糜崇骠夫妇之子,原告忍见垂暮之年的父母遭受警方如此人性尽丧的迫害、摧残,身心备受煎熬,故甘冒遭被告强力报复的巨大危险,也要将被告诉诸贵院并将其罪行公诸于世。恳请贵院依法主持公道,判如所请。

此致 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糜祖恒,
代理人:隋牧青,广东耀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5、7、1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