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乔木:我的父亲与政治基因



周末收拾屋子,翻出一些家信,想起父母的一些事。


很多年前在外上大学的时候,父母会合计着一起给我写信。父亲在开头写“吾儿如唔”,落款写“父名不具”。


母亲只上过三年小学,说他的名字写错了,他不叫不具。父亲说我是他爸,不具就是不用写了。母亲说,不写他怎么知道是你写的信,还是写上的好。


后来,我经历了感情上的一次重大挫折。写信回去诉说自己的痛苦绝望,死了活了的。父亲回信痛斥:


“老子花钱供你读书,你却儿女情长、寻死觅活。大丈夫处世,当愁功名不立,何患无妻?看你是饱暖思淫欲,吃饱了撑的。生活费减半一月,自我反省!”


2000年,我辞职在清华读博时结婚。没有积蓄,基本靠家里。那时流行赠白金钻戒,广告云: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父亲坚决不同意买,认为首饰随人贵。穷人戴个真的,也会被怀疑假的。伊丽莎白女王戴个假的,都会认为是真的。后母亲用私房钱5千元购买(那可是2000年啊)。但除了婚礼,妻害怕丢失被抢,不复戴。


几年前父母来京带孙女。父亲除了古诗词,也与时俱进,教孙女英语字母,基本上是数学和物理课上的积累,阿尔法和a、贝塔和b等分不清。


一日我们下班回家,父亲说26个字母都教会了,让孩子背:abc什么的都正常,只是最后的u-v-W,读成了u-v-不大溜。虽予以纠正,孩子现在读到W,还下意识的打磕绊。


孩子大,父母返回陕北老家。母亲白内障、心脏手术,精神也不好,没有医保,平时看病吃药,主要靠姐姐们照顾。她老觉自己是个拖累,舍不得花钱,也不愿出门锻炼。


父亲劝她,敢花钱拉动经济,身体好支持子女。


2015年,我质疑某明星吃空饷,媒体的报道传到父亲那里。视力衰退的他,平时看书都要用放大镜,仍坚持用笔写了一段话,让家人拍照发给我:



“响当当的名校北京外国语大学,对有思想有正义感并给学校带来声誉的学者进行排斥,却寄希望娱乐圈的人来捧场。而一些不辨是非、不分青红皂白的网络混混们也唯娱乐明星是从,可见中国社会失去了理想和追求,浑浑噩噩活在一片歌舞升平中……”


哦,老爸,原来咱俩不光都是A型血,价值观也一样。不像咱那著名的陕西老乡,父亲的生物基因遗传给他,政治基因却没有遗传。

文章来源: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