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木然:從同學微信群看價值的撕裂程度


現在的同學,都愛組個微信群,這或是方便聯繫,或是增加同學感情,或者還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功利主義目的。同學十幾年或幾十年過來,總也不聯繫,有了微信,也就有了聯繫。在微信裏,天南地北,說話聊天,也別有一番滋味和情調。

但事情總是不那麼簡單,剛畢業的同學,因為工作和學業,都存在著各種不同的物質壓力和精神壓力,聯繫多的,大多是同學情誼。聯繫少的,或者是沒時間在群裏說話,或者是退群,如果不好意思,也就在群裏呆著,打上靜音,幾乎不看。畢竟外面的奮鬥,總是慘酷,同學剛進入社會,也幫不上什麼忙。

有一首歌唱道,再過二十年,我們再相會。現在也可以說,再過二十年,我們在微信群裏相會。這個時候,或者人生奮鬥成功,或者人生奮鬥失敗。大多數人,既不成功,也不失敗,前程已經是那個樣子,人生事業已經定位,再想發展,也是難。大多數同學,或者混個小中產,或者混個准中產。只有極少數人,靠努力、權力、金錢、機會走上了高位。不過沒有社會背景的人,即使走上了高位,也是高處不勝寒。

經歷決定見識,經歷也決定價值觀,經歷也會扭曲價值觀。人生經歷的過程,就是價值觀選擇、強化、扭曲、生成、固化的過程。社會有多少價值觀,同學群裏就會有多少價值觀。社會的價值多元化,網絡價值展示的價值多元化,也必然在微信群裏顯示出來。

受主流意識形態的影響,加上大學期間主流意識形態的強化教育,給大部分同學主流意識形態價值的打下了價值基礎。進入社會後,一些同學進入體制內,主流意識形態就成為他們選擇的核心內容。在主流意識形態之下,還有准主流意識形態,那就是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在體制外的人,大部分也會選擇主流意識形態和准主流意識形態。只有一小部分人,或者幾個人,保持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些獨立思考的人,就成了群裡的另類或者異類。

同學群裏就出現了溫情脈脈對獨立思考同學的「語言群毆」。講自由,就有同學說,自由是有責任的。不能只講自由不講責任。講民主,就有同學說,中國已經很好了,那些搞民主的國家要多亂有多亂。美國搞了幾百年的民主,不也是亂哄哄的。講平等,就有同學說,資本主義國家也不平等,資產階級佔統治地位,那些政客都是為資本家服務的,絕對不會為窮人服務。再講美國的好,就有同學說,你願意去你就去,別當漢奸。再繼續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就有同學說,這個國家這麼好,你還不愛國,你的心態不好,那你去西方好了,為什麼還在中國呆著?

千萬別向西方人那樣污蔑中國。上百年來都受欺負,現在好了,中國強大了,再也不受氣,不被人欺負了。講腐敗和霧霾,就有同學說,西方也有腐敗。再講多了,就有同學說,真是知識愈多愈反動,看來毛澤東主張反右是對的,反右就是反你們這樣的人。吃黨的飯,砸黨的鍋,這樣對你對國家都不利。要愛黨愛國愛人民,這三者是一致的,不要割裂。

人類歷史的進步,馬克思說是經濟,自由主義說是觀念。經濟發展變化,人們的觀念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觀念對人的影響,遠遠大於經濟對人的影響。進入微信同學群的人儘管進入了中產階級或准中產階級,但觀念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西方有中產階級是社會穩定的力量,也是自由民主的主體一說,這在中國卻南轅北轍。這也可能是食洋不化的結果,也可能對中國社會複雜性缺少認識的結果。

但無論如何,在互聯網時代,博客、微博、微信等自媒體的價值撕裂程度還是觸目驚心。微信同學群都撕裂如此,何況社會。也可能價值預警比經濟、政治預警更加重要。價值撕裂,人心就散了。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