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天津医生现身视频否认强迫灌药受质疑


2017年5月18日,天津官释放的视频中,出现一张医治单,显示出周彤的名字,但这份被称为是给李和平的医治单,李和平的名字,包括其在看守所时的化名也被遮盖(吴亦桐截图自视频)
2017年5月18日,天津官释放的视频中,出现一张医治单,显示出周彤的名字,但这份被称为是给李和平的医治单,李和平的名字,包括其在看守所时的化名也被遮盖(吴亦桐截图自视频)

多位709律师及公民在关押期间被强制用药曝光,天津官方突然发布1名医生现身说法的视频,该名自称李和平主治医师的人指是治疗高血压,否认曾对李和平强迫用药;而李和平指是首次有709案专案组人员公开亮相。(吴亦桐 / 戴维森 报道)
强制用药事件不断发酵,在周四(18日)凌晨,官方微博“每日新闻新警法”和“新浪天津”,先后发出1段名为“医生介绍李和平诊疗情况”的视频,开宗名义指官方为保障李和平的身体健康,为他配备的医师,检查出李和平患有高血压,遂对其作出药物治疗。
而自称主诊医生的“周医生”现身视频,反覆强调是按照标准治疗李和平,否认网上所传强迫用药;视频还公开了有多个医生和护士签名的医治单、1份只有7日的医疗纪录,以及李和平在看守所内跑步的资料和片段。
视频迅速在社交媒体传播,有网友认为,周医生堪称日本电影“追捕” 中使用药物控制他人思想的“唐塔医生”。多位维权律师认为,就如早前否认江天勇酷刑致脚伤视频一样,当局用以应对国际舆论和压力。
本台就视频的医治单细节,拨打多个电话查询,并对比公开资料照片后,得悉视频中的医生,应该是天津公安医院内科医生周彤,有内科工作人员表示,周彤并不经常在医院内上班,更多时间在其他地方有任务。
天津公安医院内科工作人员说:我们也联系不上,因为他不是固定哪天上这儿出门诊,他在外面有班,在外面值班,没事他才能上这儿来。
王峭岭就官方医生现身视频接受本台访问,她指已经给丈夫李和平看过这段视频,李和平认出这个医生隶属专案组,在他被秘密关押的前6个月就已经出现,这位医生从未告知其姓名。而李和平和王峭岭很高兴专案组的人现身。
王峭岭说:所谓辟谣的这么1个视频,我和我先生看了后觉得很宝贵,这个专案组对外的资讯是密不透风,包括我先生、专案组的公安人员都是假名字,没想到跟专案组关连的这么1个人周彤露面了,这是意外的收获。而且在视频中有1个(份)李和平的可能是7天的纪录,这是709案当中第一份公布的有关文件,我们欢迎把馀下的医疗纪录都公布。
多位中国律师和公民在本月14日,联合发起要求中国人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明709酷刑特别是强制用药问题的联署行动,发起人之一的卢思位和多位律师被司法局约谈,最初的签名邮箱亦被入侵。
旅美维权律师、法律学者滕彪对本台表示,709强迫用药是对文明的公然挑战,应该对此发起各种抗争行动。但709案显示出公、检、法相互勾结和包庇,因此中共当局根本不可能进行调查和问责,应该邀请国际社会启动独立调查和制裁行动。
滕彪说:这个视频也恰好说明他们的气急败坏!这些医护人员,他们一定是参与作恶当中的一环,视频实际上是贼喊捉贼。强制用药很显然是违背国际法律、违背中国自己的法律,这是对文明的公然的践踏,是对基本人权、人性的粗暴的践踏。针对这样的暴行,当然可以用所有可用的手段来应对,包括让国际社会、更多的媒体来介入,尤其是需要有1个独立的、公正的调查小组来对这个事情调查。
王峭岭早前向美国人权听证会提交视频证词,其中特别详细谈及李和平被强制用药细节。李和平并没高血压的病史,但他在被关押后就被医生诊断为高血压,且被迫服用1种高血压药物。在过程中他质疑这种药物,立即被医生、护士还有看管的人员,强制按住四肢作出灌药,这种药物导致李和平身体各处肌肉疼痛,意识昏沉,视力倒退甚至看不见东西。服药时间将近22个月,期间药物的形状、颜色和数量都有所改变。
至目前为止,先后有709律师和公民,包括李春富、李和平、李姝云、勾洪国和任全牛被强迫用药曝光,这些案件都集中在709案的天津办案基地。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