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陈永苗:民国台湾应该对朝鲜宣战



台湾为世界卫生大会邀请函问题,召开新闻会,是为中华民国维权。还有是不是可以考虑自己缔造国际舞台空间。例如可以为美国新变局或者美国东亚政策变局开国际会议,为美国打下手。目前西方世界与中共能召开国际会议的,大多是社会经济议题,而政治议题过于敏感,不敢涉及。在政治议题,尤其是不那么指向中共的政治议题,可以做文章。好歹还有二十多个邦交国,还有美台关系的升温。自行缔造国际舞台空间,不要在现有中共占据绝对优势的吃白眼,从小规模做起。

民国的国家自信,与美国的支持程度成正比。49后到中美建交,美国支持在台湾的民国,一方面拥有国际法地位的自信,另外一个方面,为了对付苏联和中共,其手段开始矮化中华民国,例如与中共文化大革命唱反调,在台湾倡导文化复兴,例如为了对付共党,国民党进一步入魔比抗战胜利后更加强化党国。当美国转而扶持中共政府作为民国的唯一合法代表后,民国的国家自信就枯萎了。连台湾的民主化也是在为了遏制和止损中美建交给民国台湾带来的疏远。其后台湾和民国的话语生产,一直受制于中共的话语霸权,就连台湾的台湾主体性提出也不例外。民国需要自我肯定,自我为城,例如国际舞台空间问题,可以从小规模开始,自行缔造。

美国对北韩的军事冲突中,民国可以考虑尾随于韩国日本加入美国阵营。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民国北洋政府对德宣战,派出劳工到欧洲战场,干一些补缺拾遗的事情,大大提高了北洋民国在国际舞台的地位。如今中共与朝鲜严重冲突,几乎军事战争,民国台湾站在韩国日本后面加入美国阵营,不会导致中共的警惕。

在北朝鲜冲突中,大陆民间的屁股别坐歪了。在当下民国在台湾,有利于台湾崛起的,才是国家利益。美国驱狼咬狗,当共党被美国搞得与北朝鲜“狗咬狗”时,唯一正确的国家利益就是社会(免于核污染)和民国。

“狗咬狗”,也确实间接附带地保护了一些国家利益,但这国家利益不由狼狗来代表。

这种间接性和中共保护国家利益的不确定性,与其对国家代表权垄断会成为鲜明的对比。也就是谎言该破了。

国难时期自由化力量经常为专制所捆绑,转而拥护,屡见不鲜。例如胡适对抗战期间的蒋介石。专制力量经常借国难,乃至制造国难来维护专制,所谓“多难兴邦”,是为小红帽与狼外婆的故事。必须指出,即使是在国难期间,专制力量维护国家利益与否,是高度不确定的,更多的是出卖国家利益,或者更倾向于出卖国家利益来维护专制统治。而社会知识主流如果因为国难而陷入专制怀抱,而缺乏对卖国维稳的制衡。拥护专制来维护国家利益,往往是爱国热情的不合适投射,烧香拜错坟头,认贼做父,国更不国。因此在国难时期,不做一个建言派,作一个异议和反对派,批判专制是更深层地爱国,切割统治集团的自私和国家利益福祉,遏制专制卖国。比胡适更加幸运的是,在美国民国共同体框架下,在民国国体存续的情境下,可以把中国从中共那里掰出来,实现统治集团和社会的分割,把爱国当做爱社会,危害社会的当做卖国,危害统治集团的,极有可能就是爱国。国家在于大陆社会和民国的合一。党国的国难,就是国家和人民之幸运。体现为按照美国对中国大陆民主的立场为立场,人人皆有美国梦:解救大陆人民于倒悬,以民国的名义。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