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吴小晖也是“白手套”?习近平出手 安邦受重罚


保监会日前对安邦保险集团子公司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人寿)处以重罚,将近来负面消息频传的安邦再置于舆论焦点。早前曾有媒体猜测,安邦董事长、曾是邓小平外孙女婿的吴小晖或是中共某些势力的“白手套”。

上周曾传出吴小晖被抓、被调查的消息,之后安邦又与财新传媒“互撕”,就在外界猜测安邦或成为习近平、王岐山金融界反腐的对象时,中共保监会在上周五(5月5日)对安邦人寿下发监管函,叫停两款产品并禁止新产品备案三个月。《财新网》引述一家保险公司高管认为,这一处罚对于一般的保险公司而言,等于“足球比赛不许换人了,期间还可能被红牌拿下,跟其他球队完全没法比,跑也跑死了。”

该媒体分析认为,在安邦人寿前期销售大量万能险、而2017年万能险规模骤降情况下,为应对退保、到期等情况就需要不断获得新的保费,以获取足够现金流,但保监会的这一处罚显然阻截了安邦人寿的现金流,“在当前监管压力加大的形势下,安邦将如何应对,业内表示不容乐观。”

有分析认为,这是习近平当局对安邦与财新“互撕”的一个官方回应。《财新网》曾在4月28日刊登封面报道《穿透安邦魔术》,指安邦保险高达619亿元背后存在虚增资本、自我循环注资等“猫腻”,并拆解安邦37家迷魂阵一样的股东结构,指背后实际均为吴小晖浙江老家的亲属团。4月30日,安邦声称要向财新传媒及发行人胡舒立提出诉讼,指财新多次要求广告和赞助不果后以不实报道抹黑。不甘示弱的财新传媒在5月1日发声明谴责安邦污蔑。

自“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返回大陆起,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行动在金融界卷起的风暴逐渐成形。普遍认为,这场风暴中仍有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角力的因素。

《希望之声》也曾报导,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兴起的“红二代”、“官二代”金融界敛财风潮,造成的恶果包括人民币超发及对内贬值、物价飞涨、实体经济难获贷款因此无法发展、失业率高涨等。习近平、李克强不仅要面对这一遗祸,而且还要解决反腐引发的“高危资金”外逃。另外,江泽民集团核心成员还利用掌控的金融界资源通过股市等发动“经济政变”,给习近平政权搅局。

近期围绕安邦保险与吴小晖发生的事情,很可能是这场金融风暴的一部分。《纽约时报》在2016年的《安邦之谜:村民股东、白手套和隐匿的权贵》一文中曾提到,“49岁的吴小晖之前是一名汽车销售员和低级别反走私官员”,在带领安邦转型之后,他“如今已是中国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但他在安邦的报备文件里并不是企业所有者”。

报道怀疑吴小晖的身份,提到“在中国,富人借别人的名义在公司里持股是很常见的。这种人在中文里被称为白手套,他们往往是值得信任的亲属或熟人。”

《纽约时报》另外一篇报道翻查到安邦集团2004年10月26日首次股东会议的会议记录。其中显示:安邦最初7家企业股东中,有6家的股份或高层管理职位是掌握在吴小晖、陈毅之子陈小鲁及他们的亲戚手中。剩下一家股东是国企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吴小晖此前曾在浙江销售该公司的汽车,据称是该公司最大的承包商。邓小平的外孙女卓芮几年后也加入安邦,成为多家企业的所有者之一,“但这些股份往往掩盖在一层又一层的壳公司之下,鲜为人知”。

安邦近年来广受关注还因为它活跃的海外并购。它从2014年起陆续收购纽约艾塞克斯豪斯酒店(Essex House)、美国的几家四季酒店(Four Seasons)及欧洲的保险公司等,共涉约40亿美元。2016年又曾提出收购美国信保人寿(Fidelity & Guaranty Life)、喜来登酒店(Sheraton)等,虽然最终撤回了这几项要约,但涉及总金额高达逾200亿美元,仍引发关注。

在美国的原《香港商报》助理主编龙镇洋对《自由亚洲电台》分析认为,安邦在海外的并购行动可以被解读为为外逃铺路,邓小平外孙女及陈小鲁等“红二代”都有自己的势力,安邦风波显示高层之间的斗争依然在继续。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一位媒体高管陈先生指,这几天财经界的传言很多,叫安邦系股票最近不能碰。他并认为,官方对财经领域的持续动作与2015年的中国股灾有关,“因为2015年那个股灾那一轮,一半以上的金融大鳄都是参与的了嘛”,“一方面主要还是为了搞钱,但是另一方面也是带有政治目的,这些最顶级的大鳄就基本都起出来了,那后面的应该就是政治势力了嘛。”

吴小晖曾与邓小平外孙女卓芮(又名邓卓芮)成婚,据说育有一子,夫妻关系已中止。但这一说法近来受到质疑,也有说两人夫妻关系仍存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