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中国被抓维权律师家属最高法院递状被拒



709抓捕律师案中被捕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王峭岭与被抓后已经获释的维权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前往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信访部门提交控诉材料,接待法官拒绝受理。李文足和王峭岭对现场采访的外媒表示,她们控告地方公检法对王全璋、李和平实施她们所说的违法行为和迫害摧残。她们强调,最高法没有受理,拖延敷衍,但她们将继续采取法律行动。
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和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星期五上午身穿贴着各自丈夫名字的衣服到达最高法信访处,当时有欧盟、德国和加拿大等驻华外交官、多家外媒和众多声援者在那里等候,吸引一些路人围观。
几名法警很快将李文足和王峭岭带进信访办,并警告媒体和围观者不得拍摄现场情况。
此前,李文足和王峭岭在路边接受了媒体采访。
李文足:我的孩子她一看到和平叔叔,就叫了一声叔叔,然后就抱住我问,和平叔叔回家了,我的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控告他们的违法行为。这两年,一直宣称他们在依法治国,但是他们在709案上,所作所为完全与依法治国背道而驰。他们严重践踏人权法治。这两年,他们不光对这些律师,剥夺了他们所有的合法权利,连我们这些家属也被迫害被株连。我们被抓进派出所无数次,被殴打过,每天被几十个秘密人员威胁、跟踪。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对现场采访的媒体表示,她控告办案人员对李和平实施酷刑和强迫灌药。
王峭岭:整个人被摧残的老了将近20岁。走的时候还是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现在是个老人。他被强迫灌药,被灌一种所谓的治疗高血压的药。所有709被逮捕的人几乎都有这个反映,被灌过这个药。他没有高血压。
李文足和王峭岭被几名法警带进最高法信访办之后,外媒和围观群众仍在继续等候,其中许多人是带着举报材料的访民。
李文足和王峭岭出来后对美国之音介绍了她们进到里面以后的发生的情况。
李文足:进去之后就被一些法警截住了。然后把我们带到一个通道,开执法(记录)仪,问我们要干什么,然后要看我们的控告书。我们说,我们是到法院控告,让法官接待我们是正常的。后来跟他们争论了一番之后,就把我们带到接待大厅6号窗口,一位女法官接待我们。她让我们把东西和身份证给她看,问一些问题。一边问问题一边打电话,听对方的指令。后来撂下电话就说:你等着吧,一会儿领导出来跟你谈。撂下这句话后,这个专门接待我们的女法官就不见了。领导也一直没有出现。
李文足表示,她听到女法官重复了在电话里发号施令的领导说要把她们请走的话。
王峭岭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是按照法律确认的公民权利来行使这些权利。他们本应该接受这些材料,可是他们竟然连材料都用这种方法给退掉了
王峭岭表示,去年709家属到最高检表达诉求时,警方如临大敌,对待她们如同恐怖分子,要抓捕,而今天法警急于让她们赶紧离开。
4月28日,李和平被天津二中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与709案件其他当事人一样,官方发布的消息称,李和平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不上诉。但是,王峭岭告诉美国之音,李和平没有认罪,当局在宣判之后把他带到度假村,过了10天上诉期才送他回家。
周五上午和下午,美国之音记者致电最高法信访办和最高法新闻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王全璋为原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目前仍羁押未判。他妻子李文足表示,王全璋被捕近两年,一直没有消息,也没有见律师,家属长期受打压迫害和跟踪监控。她表示,这次提交材料没有得到受理,她要继续维权,直到709案所有被捕者获得自由。
王峭岭对美国之音表示,李和平回家后,拒绝了当局给他佩戴跟踪定位仪的要求。
王峭岭:从天津回来的时候,他们就要给他戴。10号那天在司法所,也要给他戴。但是和平律师严词拒绝了。他说我跟我的家人在一起,你们这种方法让我没法跟家人在一起。他是坚决拒绝佩戴的。我在这方面我非常支持我老公。我觉得,佩戴这种定位监听的手表,对于一个人是极大的羞辱。本来把一个无辜的人秘密审判,这样硬性加上一个罪名,折磨成这个样子,还要给他加上,就像奴隶一样身上打上一个印记一样。非常让人觉得羞耻。我坚决支持我丈夫,坚决不能戴这个东西。
王峭岭和李文足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709家属将继续为李和平、王全璋、、谢阳、吴淦、江天勇等709案所有涉案人的遭遇和处境。
不久前从泰国转逃到美国避难的谢阳律师的家属陈桂秋在网络上发文表示,怀疑在法庭上否认遭受酷刑的谢阳精神上出了问题。
2017年5月12日,吴淦的代理律师燕薪发推文表示,当天下午到天津看守所会见吴淦时,看守所人员告知,办案单位通知他们,因案件需要,暂时不能会见。他表示,由于案件在审判阶段,不准会见涉案人是违法的,他将去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看法院如何作答。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