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楊天衡:新聞自由失自律等同自斃


美國總統特朗普為百日政績賣廣告,不忘狠批境內多間主流媒體炮製假新聞,遭到CNN拒播。我們來到這麼一個年代,國家主權與「第四權」的對立日趨惡化,負面報道固然令統治者不悅,關鍵是媒體能否秉持真相,有幾分證據說幾分真話,經年累月積攢公信力。然而,某些傳媒為人詬病,皆因他們沒有善用手上的權力為民發聲,反用來攻訐敵對政黨、金主的商業對手和其他媒體,無中生有,誤導結論,令民眾失望之餘,亦削弱了第四權。

留意到千禧世代後大眾對傳媒的敵意大增,不滿部分媒體以捍衞新聞自由之名去行扭曲真相之實。人們誤會自由一定是好東西,卻沒想到放縱的自由其實可鑄成大錯。德國哲學家康德說自律即自由,強調自我管理是自由意志之彰顯,反則缺乏自律的自由,便是意志萎靡的表現。

不少媒體門戶之見極深,可從字裏行間窺見背後的惡意。惡意若有證據加持,對方也無話可說,但如果惡意是信口雌黃,欠奉真憑實據,那就屬於失律的自由。台灣《自由時報》網站近日針對被國際刑警發紅色通緝令的外逃華商郭文貴的文章,其水平相形見絀,內容引述香港《東方日報》報道,但在沒有引出真憑實據的情況下,文章妄斷《東方》報道「只是捕風捉影」。在大陸官方或媒體還未開口質疑報道之前,《自由時報》憑甚麼判斷別人是捕風捉影?是不是恃着自由而為所欲為?

《自由時報》大可狡辯說那是引述評論員趙岩的意思,但評論和新聞是兩把不同的尺度,評論宜暢所欲言,高呼主觀意見,但新聞需要嚴謹,講求客觀事實。在該從嚴之處從寬實不可取,損害他者名譽隨時惹禍上身。《自由時報》撩是鬥非的心懷,可追溯至去年 11月底因誹謗《東方日報》而被台灣法院裁定敗訴,該報須於《自由時報電子報》網站首頁刊登道歉啟示及支付部分訟費,自此埋下私怨,保持敵對態度。孔子強調「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敵對者無須以德報怨,但也不能以曲報怨,無所不用其極地採非理性手段旁敲側擊,一旦越過紅線,遭到反噬亦與人無尤。

道歉當飯食的媒體難有公信力,因為民眾看出其沒有自律的意志來維護新聞自由。《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去年因在網上錯誤公開民進黨立委小孩姓名而道歉,其上司邱燕玲的一番解話可算是自打嘴巴,大可解釋了該報的生態:「即使社內長官曾多次對你當面嚴聲斥責,也無助於你從中得到教訓,學習進步成長,你的言行依舊,卻也代表了報社的縱容,這是無可迴避的,也是報社現今必須承擔、面對的。記者可以就事論事,可以分析、批 判,但記者不是上帝,以為自己可以審判別人。媒體監督別人,自己也受到監督。最好的監督不是外在的法律規範,而是來自於自己。」

不要因人廢言,這番教晦放諸所有新聞工作者皆準,尤其適合《自由時報》內部自思己過。

文章来源:东网